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我靠穿书拯救世界

第17章:西幻魔法文

  • 作者:若是花开伴叶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11-25 08:17:34
  • 字数:2045

“已经触摸到门槛了。”帕步森点头,赞许地看着布依。

第三次攻击的时候,却是布依贯穿金钱豹喉咙的时候了,而这一切只耗费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

“小妹妹你太厉害了。”玛丽安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崇拜的看着布依,这能力真的是太强大了。

而在她彻底领悟风之法则后,也终于可以突破风神谷外面的那一层层风,进入风神谷中心,取得了那块风之神格。

只是在拿到风之神格的一瞬间,她拥有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那是一种被盯上的感觉,“那是当然了,这可是祂专门安排在这里的。”

风,是元素,也不是元素,也因此,那些人才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元素能量波动,同样的,金钱豹也感觉不到,所以它对布依的攻击根本没法预判,无法防御。

布依懒得理他,拿出锄头开始挖草药,在森林里待了十天,收集了不少的魔植和草药,还有一些魔兽,回家后,她将高阶魔**给托马斯,让他处理,自己就去炼制魔药了。

她炼制魔药也不是完全一帆风顺的,因为她现在炼药全凭感觉,还会根据药性自己调整配方,就有失败的可能,于是,她的炼药房就时不时地出现爆炸的声音。

离开几人后,帕步森才开口:“你刚刚是不是有什么感悟?”

“嗯,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就是风。”布依点头。

刚开始玛莎还有些担心,但是看到她完全无恙就放心了,后来就习惯了,就是刚开始还会被吓到的哇哇大哭的小丽莎后来都习惯了。

给丽莎准备了一到两岁都可以用上的魔药,还留下了几个自己用炼金术炼制的空间袋,布依就准备再次去风神谷了。

帕步森自然也跟着,他已经开始了第三阶段的治疗,每天都要泡药浴,布依这些日子除了给丽莎配制适合小孩成长的魔药,就是为了治疗他经脉配置的。

而除了外敷内服的魔药之外,她还用上了针灸进行辅助,初见成效。

布依施展的的确不是瞬移,而是风姿,至于为什么没有任何元素能量反应,那是因为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顺着风行动的。

听到了布依的担心,帕步森笑道,布依看着他:“你之前可没说过。”

“我以为你和我签订契约就明白了,你已经站在了它的对立面。”帕步森上前抱住她,轻笑道。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布依当然知道自己当初做了什么决定,刚刚也只是说说而已,推开男人,布依皱眉看着他。

“你不对劲。”布依说道。

“我有什么不对劲?”帕步森挑眉,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你不是帕步森。”布依沉下脸,突然拿出长剑架在他的颈上:“说,你到底是谁?”

然后,帕步森就在布依面前褪色了,褪去了金色的头发和眼眸,变成了漆黑如墨的颜色,原本的利索短发生长了一些,变成了中长发。

如果说之前的帕步森看着就是光明之子,那么现在的他,看起来却仿佛黑暗的化身,布依看着眼前的人:“黑暗神!”

语气斩钉截铁,她瞬间就想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光明神和黑暗神,光明与黑暗本身就是一体两面,没有黑暗就不会有光明,而相对的,没有光明也不会有黑暗。

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黑暗神,光明神就是黑暗神,而且,两人的状态就像是双重人格一样。

“你很聪明,我是黑暗神米纳德。”这个容貌和帕步森差不多黑发少年收敛了笑容,看着高不可攀。

“米纳德?”布依重复了一下,看着少年,感觉这是和帕步森完全不同的人。

帕步森不管内心如何的不将人放在眼里,至少外表上,他表现得都是很温和的,就像是太阳一样,明明灼热的可以烧毁一切,却因为高高在上而只留下温暖。

米纳德脸上没有笑,看起来很是冷漠,有种疏离感,但是布依却感觉不到和帕步森同样的那种高高在上之感,反而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真是矛盾,代表光明的光明神本质上是个不将任何人事物放在眼中的真神,代表黑暗的黑暗神却是个外冷内热的存在。

“我觉得你还是快点回去比较好。”米纳德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为什么?”布依皱眉,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兽潮开始了。”米纳德说道,却让布依脸色一变,不再管黑暗光明的那些事情,立刻往外面冲去。

风神谷是一个独立空间,艾达森林的魔兽根本不会进入里面,她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10个金币。”布依拿出一些疗伤药,开口。

“谢谢。”玛丽安爽利地付了钱,然后拿了魔药给几个受伤的同伴服下,几人顿时都好了起来,他们之前就是魔药喝完了才只能由同伴带着。

“没事,等找到木之本的木系神格就可以了。”帕步森也不在意。

“嗯。”布依也没有说那干嘛不干脆直接等找到木系神格一起修复好了,反正她也当帕步森就是个试验品。

之后,她就继续去感悟风之法则了,之前一帆风顺,但是之后却没有那么容易,断断续续地花了五年的时间,布依才彻底掌握了风姿这套斗技,并且成功感悟风之法则,凝结出一枚神络。

“多谢。”几人道谢,布依摆摆手,准备离开,玛丽安想开口,最终还是没有说话,看着两人离开。

将金钱豹收了起来,看着几人:“你们可以走了。”几个学生也没有说什么他们也出力了要分赃的话。

“那个,小妹妹,你身上有没有什么高级疗伤药?”玛丽安有些扭捏地询问。

“你这身体的经脉应该快好了,只是魔力海不知道要如何修复。”做完一个疗程,布依拔出了插在少年修长挺拔身躯上的银针,然后说道。

她原本是用修复丹田的方法修复魔力海的,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位置不一样还是因为性质不一样,根本没用。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