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4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4:52
  • 字数:7796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讥讽,只是林维夏和纪景都面无表情地垂着头,没有任何反应。聂榆阳见他们两个这副样子,冷冷地笑了一声,嘟囔了一句“一丘之貉”,转身走出办公室,狠狠甩上大门。

这三个“你说啊”一声比一声尖锐,扎得人耳朵生疼,纪景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脑浆像被煮沸了一样,整个头都要爆裂开了。他咬着牙不理聂榆阳,视线依旧望着窗外,只是拳头已经攥了起来,因为用力过猛而指节发白,只差一点,他可能就会挥拳打向聂榆阳,这一拳,也许会毁掉他辛辛苦苦换来的一切。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林维夏推门而入,聂榆阳的声音戛然而止,纪景本能地扭过头去,看到是林维夏,紧蹙的眉毛微微松了一松。

“你以为我会理解成什么意思?”

纪景为难地看着林维夏,迟疑了几秒钟,艰难地说:“我不想你以为我会跟榆阳分开——如果你指的大团圆结局是这个的话——这不可能。”

纪景坐在办公室的飘窗边,这是他最喜欢的位置,反而那张宽阔的大班椅并不讨他欢心。此时他一动不动地望着外面,面无表情,聂榆阳就站在他的身边,十分激动,漂亮五官挤到一起,变得丑陋异常,她歇斯底里地叫嚷着:“你到底还想什么样?你说啊!你说啊!你说啊!”

办公室里变得死一般寂静,静得林维夏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抬头看向纪景,后者也正抬起头来看她,面色苍白。

林维夏轻轻走向纪景,担心地问:“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她伸出手轻触纪景的额头:“又头疼了?”

林维夏深深地望了纪景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对聂榆阳道:“嫂子,你别太生气,叶总也没说要终止合同,这个事儿我盯着,你放心吧。”

聂榆阳怒气未消:“也多亏叶总宽宏大量!行了,你好好劝劝你哥,小姐身子丫鬟命,别这么不识抬举!”

纪景痛苦地望着林维夏,握住她抬起的手,林维夏才发现他的手心里全是汗,粘粘的,触手冰凉。

“我没事。”

林维夏不放心地问:“可是你今天……”

纪景打断她的话,只是问:“你还生我的气吗?”

林维夏一回到公司,就看到一层员工们都坐在座位上,集体仰着头,在认真地听着什么,楼上隐隐约约传来聂榆阳的咒骂声,林维夏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有员工看到林维夏,赶紧干咳几声提醒大家,其他人反应过来,立刻低下头,正襟危坐,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林维夏无心兴师问罪,而是不紧不慢地向楼上走去。

林维夏心里像被针扎了一样刺痛,从这些年纪景的态度中她已经推测出了这个结局,只是听他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无法承受。

“你……你真的那么爱她吗?”林维夏呆呆地望着纪景。

听到她这么问,纪景不由得苦笑了起来:“爱?我当然是爱过她的,要不然我怎么会娶她。难道你以为我是为了开公司才跟她在一起的吗?难道在你眼里,我真的就那么不堪吗?”

纪景松开林维夏的手,转过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低低地说:“可是你知道,爱与不爱都是没办法控制的。我越是那么急切地想像当初一般爱她,越是觉得她渐渐离我远去。但是我不会离开她,她是我的妻子,她给了我实现梦想的能力,我要尊重她。”

林维夏望着纪景瘦削的身影,眼神绝望。纪景说着说着,忽然顿了顿,脸上挂起自嘲的微笑:“哈!骗谁呢?其实我现在就是为了公司才跟她在一起。我还真的是这种不堪的人啊!”

“所以,”纪景转过身来,他脸上忧伤的表情一扫而光,坦然地望着林维夏,“夏夏,我给不了你想要的大团圆结局。我希望你跟我一样,为了梦想去忍耐。”

林维夏啼笑皆非:“梦想?什么梦想?”

纪景伸开双臂,指着这办公室:“当然是这时装公司了!从我们学设计的那天开始,不就盼望着有属于自己的品牌吗?难道你忘了?”

“不,我没忘。只是在我心里,梦想没有你重要。”林维夏望着纪景,一字一句地说:“如果非要在你们中间选一个,我选你。”

纪景无力地放下双臂,叹了口气:“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你所说的那段感情,我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吗?我不能假装爱你,这对你不公平!”

公平?什么是公平?你说你记不得了,就当这件事不存在,难道就公平吗?听着这话,林维夏更加绝望。“既然这样,我辞职好了。”她别过头不看他。

纪景走上前来拉住林维夏的手,温柔地劝道:“夏夏,别耍小孩子脾气,你知道我离不开你。”

林维夏委屈地流下眼泪:“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你如果真的不爱我,为什么又说离不开我这样的话?”

纪景握住林维夏的肩膀,认真地看着她:“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完全信任的人,是我的精神支柱,如果你离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剩了,还不如在那次事故中永远都不醒过来。我知道是我自私,但请你留在我身边,除了爱情,你想要的一切我都给你。”

虽然额头上微微冒着汗,但是林维夏的心中却如数九寒天那般冰凉,只是她没有再流泪,而是换上一副戏谑的笑容:“你倒真的是一丝希望都不留给我啊!话说得那么清楚,你不怕我哪天崩溃,真的忽然消失?”

见林维夏终于露出笑容,纪景也轻松了一些:“你不会的,你比我强,有责任感,有感情,不会不顾一切玩消失。”

“这就是传说中的好人卡吧,”林维夏的脸上仍旧挂着笑:“是个好东西,能让人心甘情愿地犯贱。”

“别这么说!”纪景听了不乐意,眉头又皱了起来。

“既然你这么看重公司,为什么又胡乱发脾气得罪客户?”林维夏走到纪景的大班椅上坐下,换了个话题:“别跟我说是因为叶总提的问题太外行,他本身就不是内行,我们也见过很多这样的客户,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离谱。”

纪景靠在办公桌边,脸上浮现愠色:“他根本就不是诚心来谈设计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从头到尾,他的眼神都在你身上打转!”

“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林维夏有些愕然。她回想之前的情形,只记得叶瀚城很有礼貌,也很有修养,就算她错把他当成变态跟踪狂也没有跟他计较。

“当然!”纪景恨恨地说:“我可是什么都看见了!第一次跟他见面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君子,没想到竟是这种小人!”

林维夏没想到纪景今天大发雷霆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心里竟然有一些窃喜,毕竟他还是在乎她的,不管是把她当妹妹还是什么。她与纪景这种暧昧不清的感情于她来说就像是毒品,忍无可忍的时候想戒戒不掉,但凡纪景稍微给她一丝温暖与呵护,也足够她支撑着继续留在他身边。

“也许是你误会他了”,林维夏笑笑,“我跟那个叶总在地下停车场见过一面,我还把他当成跟踪狂了,可能因为这个他才总打量我吧。”

纪景恍然大悟:“是这样啊?不过……他真的跟踪你了?”

林维夏笑吟吟地摇摇头:“没有,起初不知道我俩是同路,所以误会了。”

纪景不屑地“哼”了一声:“一定是他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要不是签了约,我真的不想再跟他合作了!”

“为什么啊?我不是都已经解释过了吗?我们两个之间就是误会。”林维夏不解地看着纪景。

“人跟人合作是要看气场的,气场不合,合作也不会顺利。”纪景冷冷地说道,“他看起来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其实骨子里高傲至极,优越感爆棚。我讨厌这种人。”

林维夏十分为难:“可是聂榆阳很看重这个客户,你要是不认真对待,她不会善罢甘休。”

“她不是已经说了吗?公司并不是只有我一个设计师!”纪景恨恨地说道,“就让别人去做好了。”

“哥,这么赌气有用吗?”

纪景脸上又浮现他惯有的那种固执的神色:“这不是赌气,这叫让贤。你还是安排其他设计师来跟进这个项目吧。”

林维夏望着纪景,他的腮边隐隐可见咬牙的痕迹,她知道他现在对这个项目是抵触至极,再逼他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所以她也不打算再劝,只是要想到换设计师又会带来一大堆的麻烦事,心里烦不胜烦。

“再说一遍?行啊?!纪景,你别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要是没有我爸,你能有这家公司?现在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喝西北风呢!”

林维夏看到纪景的脸色变得惨白,赶紧拉住聂榆阳:“好了,嫂子,别说了!现在我们主要目标是解决问题,一味谴责有什么用?!”

听他这么说,林维夏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大颗大颗地从眼中滴落。纪景轻轻为她擦着眼泪,继续说道:“为了我们的梦想,忍一忍好吗?”

林维夏痛苦地望着纪景:“要忍到什么时候呢?会是大团圆结局吗?你告诉我,我也好有个盼头!”

纪景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夏夏,我希望你别跟榆阳计较,她的性格就是那样,有时候连我都受不了,可是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不希望你理解成别的意思。”

聂榆阳愤愤不平地甩开她的手,恨恨地看了一眼纪景,转而对林维夏说:“小夏,今天的事儿你可都看在眼里了,这不是我没事儿找事吧?”

聂榆阳生气地迎上去,冲着林维夏大喊:“小夏,你说,你哥是不是故意的?啊?这个客户是我辛辛苦苦拉来的,他倒好,轻轻松松给我毁了!”聂榆阳说着,又转向纪景:“纪景,你要是不想干这单,你说啊!公司不是只有你一个设计师!挂着创意总监的头衔,什么活儿都不用干,你还不知足?!你还别以为自己的设计有多好,那么自命清高,别人还不是一样看不上!”

这话一下刺中了纪景的心窝,他像被针扎似地站起来,紧紧攥着拳头,怒气冲冲地瞪着聂榆阳:“你再说一遍!”

听到他这样柔软的声音,只是一瞬间,林维夏所有的委屈都浮现在心头,她的眼圈立刻红了,强忍住泪,低着头不发一言。

纪景紧紧拉着她的手,用一种低低的、温柔的、略带忏悔的语气在她耳边说道:“夏夏,别生我气好吗?你知道我有多无能为力。看着你受委屈,我的心里比你还难受,可是我能怎么办呢?”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