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5章 贱骨头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4:53
  • 字数:7898

“不,还是从外面招聘吧,招些新鲜血液进来。今天就让人力资源发布招聘启事。”叶瀚城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总经理助理……应该不算难招吧……”

Tina轻轻抚摸着肚子,开心地说:“下个月二十九号。”

叶瀚城若有所思地说:“还有不到两个月……你打算什么时候休假?”

电话中林维夏的声音明显有些意外:“没问题吗?”

叶瀚城问道:“是不是什么时间都可以?”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叶瀚城坐在大班椅上,打量着Tina隆起的腹部:“你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Tina看到老板又习惯性地出神了,善意地笑了笑,转身轻轻离开。

早上在“E&Y”目睹那一幕之后,叶瀚城对安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她跟林维夏的对话中不难推测出,安桥忠诚、隐忍、稳重,做事肯动脑子,她绝对具备一个完美助理的所有品质。叶瀚城不禁想,如果安桥能来给自己做助理倒是好了,只不过林维夏一定会给安桥安排更好的工作,人家未必能瞧得上咱们这个小公司呢。

叶瀚城哈哈大笑:“炒你?我会被你告到倾家荡产吧!怎么可能!你别胡思乱想,我打算等你休完产假回来之后给你升职,具体职位还没想好,到时候再另行通知。”

Tina十分开心,笑得眉眼弯弯:“那我就提前谢谢老板啦!不过……您招到合适的新助理了吗?现在招助理很麻烦的……要不从内部提升?”

正这么胡思乱想着,叶瀚城面前的座机响了,一听Tina说是林维夏找他,叶瀚城立刻让Tina把电话接进来,而他开了免提,站起来抖擞抖擞精神,兴致勃勃地等待着。

“叶总,您好,我是‘E&Y’的林维夏,我们早上见过的。”电话里林维夏的声音十分清晰,如风铃一般悦耳。

叶瀚城站在桌边,叉着手,身体向电话方向微微倾斜:“你好,Estella。”

“今天早上的会议不太顺利,我为此感到非常抱歉。目前这个项目由我全权负责,请叶总放心,我一定会全程跟进,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

叶瀚城回到公司,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助理Tina跟着他一起进来。看着叶瀚城春风满面的模样,Tina忍不住问道:“叶总,今天有什么好事吗?看上去您心情很不错。”

“是的是的,任何时间,只要董墨女士方便,我都OK。”

叶瀚城想了想:“这样吧,明天晚上你跟我回家吃晚饭,就能见到母亲了。”

“啊?”林维夏十分吃惊:“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也只有这个时间才能见到她,去不去,你自己决定吧。”叶瀚城对着电话,脸上露出促狭的笑容。

电话那端的林维夏迟疑了一下:“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的,明天下午六点,我去你公司接你。”

林维夏心事重重地放下电话,正为去叶家见面时的说辞发愁,忽然有人敲门进来。她抬头一看,是聂榆阳,身后还跟着一个女孩。

林维夏立刻站起来,堆起笑容:“嫂子,这位是……”

聂榆阳微微笑道:“小夏,我知道开除安桥让你不高兴了,不过她几次三番地违反公司规定,我作为总经理,再护着她,公司会有人说闲话的。”

听到聂榆阳提到安桥的名字,林维夏的心抖了一下,好不容易按下的火气又翻滚了起来,直涌上大脑,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和表情:“我知道你是为公司好。”

“你明白就好!”聂榆阳拉过身后的女孩:“这是我刚招进来的实习生,叫童飞,是我的校友兼学妹,也是学服装设计的。童飞,叫人啊!”

童飞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向林维夏微微鞠了一躬:“林总好。”

这个女孩相貌平平,身形壮硕,穿一件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露着大大的额头。她眼睛不大,但是一双眼珠滴溜溜地转个不停,一直在打量林维夏和她办公室的一切,这让林维夏十分不舒服,再加上她明显是聂榆阳带来替代安桥的,已经足够让林维夏对她产生反感,所以她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童飞并不傻,知道林维夏对自己没有好感,讪讪地低下头。

聂榆阳见状,笑眯眯地说:“童飞虽然是学时装设计的,但是毕竟没有经验,来公司什么都做不了,我觉得给你当个助理她还能多学点东西,就给你带过来了。你呢,就受累多教教她,怎么样?”

林维夏笑道:“我哪里会带新人,只怕耽误了她!你看安桥都被我带成什么样子,整天给你找麻烦,惹你生气!”

这话的效果立竿见影,聂榆阳脸上的笑意散去,眼神中闪过一丝愠怒。林维夏心里爽极了,就算不能帮到安桥,能这么揶揄一下聂榆阳,也算是大快人心。不过聂榆阳存心将童飞安排在林维夏身边,自然不会因为这句话就轻易动怒。

“你就别谦虚啦!”聂榆阳再次笑了起来:“那也是安桥自己不长进,怎么能怪到你头上呢!我跟你说啊,童飞身世蛮可怜的,她妈妈是我爸爸的同学,早早离了婚,一个人带着童飞生活。为了支持童飞学艺术,她拼命四处打工赚钱,特别辛苦!现在童飞终于毕业了,我爸想多照顾照顾她们,就让我给童飞安排个工作。我也是想着人家娘俩怪不容易的,能帮就帮吧,还能看人流落街头?咱既然要帮,就得好好帮不是?你是咱们公司最能干的人,我不把她交给你,还能交给谁?”

聂榆阳说得绘声绘色,她身后童飞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头埋得更深。林维夏见状,心里倒是又对这个童飞升起几分同情。聂榆阳就是这样,从来不顾别人的感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她自己以为这叫坦率爽朗,在别人看来其实这不过是幼稚自私。

童飞见林维夏表情犹豫,生怕她不肯收自己,将来自己要跟着聂榆阳,这份精神折磨她宁愿死也不肯受,于是赶紧表诚心:“林总,您放心,我虽然笨,但是勤快。我一定会好好跟您学习的!”

“不必谈跟我学习,只要你肯动脑子,做得久了,自然能学到东西。这里不是课堂,我没有责任教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林维夏望着聂榆阳,淡淡地说道:“既然聂总这么看得起我,那我也不好推辞了。”

聂榆阳喜笑颜开:“童飞,还不快谢谢林总,你可要记得,你的机会都是林总给的!”

童飞一个劲儿点头:“嗯,谢谢,谢谢林总。”

林维夏则挑起眉,假装不悦地说:“嫂子,你这是拿我说笑吧!这公司还不是你说了算!我知道你是尊重我,还过来问问我,我心里已经十分感激了!”

聂榆阳笑眯眯地说:“千万别这么说,你是公司最能干的,大家都知道。行了,咱们也不在这儿相互夸奖了,我先带童飞出去,让行政部给她安排个工位。”

林维夏点点头,目送聂榆阳带着童飞离去,当办公室的门被关上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双手冰凉。先把安桥赶走,再在她身边安插个内应,林维夏很是佩服聂榆阳,丝毫不遮掩,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来,连心机都懒得用。

她坐在办公桌后,望着空空荡荡的速写本,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关于礼服的设计,她一点头绪都没有,明天还要去董墨家吃晚饭,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都让她觉得十分不自在,不过,她也习惯了各种让她不自在的环境,多一个又何妨呢?

聂榆阳带童飞出了门,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妆容精致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童飞一溜小跑地跟在她身后,战战兢兢地问:“榆阳姐,我……”

“跟谁套近乎呢?!”聂榆阳厉声说,“这里是公司,你就叫我聂总,或者Yuliana。”

“好……好的……”童飞看起来十分紧张,“聂总……”

聂榆阳自顾自地向前走着,眼睛望着前方,看都不看童飞:“你有英文名吗?没有的话就取一个!我们这是时尚行业,你好好学学,去去你那一身土腥味儿,别给我丢人!”

童飞十分尴尬,红着脸连连点头。

“还有,我安排你给林维夏做助理,你可别以为她就是你的老板!”聂榆阳忽然停住脚,害得童飞差点撞在她的身上。聂榆阳嫌弃地看了她一一眼,童飞立刻向后退了好几步。

聂榆阳抱起手臂,看着童飞,高傲地说:“你真正的老板是我,是给你发工资的人!我希望你搞清楚情况!”

童飞低着头,浑身发抖,紧张地:“放心吧,榆……不,聂总。我知道我知道!”

“要不是看在爸爸的面子上,我才不会收你,就凭你这三脚猫的设计水平,连我们公司大门都进不了,筛简历的时候就会把你筛掉!”聂榆阳冷冷地看着童飞,眼神中充满不屑,“所以,我希望你能记着我对你的这份情义,好好替我办事。”

“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聂总您就放心吧。”童飞头也不敢抬,怯生生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好,那你以后就好好替我盯着林维夏,把她做的所有事情都记下来,向我汇报!”

“这……”童飞迟疑地抬起头,不解地望着聂榆阳。

聂榆阳柳眉倒竖,恶狠狠地瞪了童飞一眼:“这什么这?让你做你就做!少问问题多做事!”

童飞不敢看聂榆阳的眼睛,再次低下头,连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聂总您放心……”

聂榆阳望着童飞低声下气的模样,一脸鄙视,轻声地念叨了一句:“天下贱骨头都是一个样!”

童飞低着头听着,紧咬嘴唇不说话。聂榆阳轻蔑地瞟了她一眼,转身踩着高跟鞋“嗒嗒嗒嗒”地远去。

Tina释然:“这不算晚啦,还有朋友一直工作到快生才休假呢!”

叶瀚城连连摇头:“我可不想被人说是黑心资本家,你再提前一周休息好了!剩下两个星期,你交接一下工作,带带新人……”

“请讲。”

“我没有见过董墨女士本人,不知道能不能请求见她一面?我知道她最近很忙,但是为了能设计出最适合她气质的礼服,多与她见面、交流真的很重要。”

“好,没问题。”叶瀚城干脆地回答。

“带新人?”Tina愣住了:“老板你是要炒我吗?”

“从下个月一号开始休息,行吗?”Tina紧张地问道。

“这么晚?”叶瀚城吃惊地:“这样行吗?”

叶瀚城微微笑了起来:“你来负责的话,我自然是放心的。”

“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