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7章 “骗”局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4:53
  • 字数:7600

叶瀚城扭头看了一眼林维夏,她脸上挂着惊喜的笑容,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眼睛中闪着亮光,痴痴地等着叶瀚城的回答,这副模样像极了看见糖果的小女孩,十分可爱。他不由得笑了:“怎么?你很喜欢香水?”

叶瀚城见林维夏出门,便冲她挥了挥手。林维夏向他点点头,冲他走去。她今天穿了一件飘逸的白色裤裙,配上坡跟鱼嘴鞋,走起路来婷婷袅袅,显得婀娜多姿。叶瀚城欣赏地赞叹了一句:“你今天真美!”

林维夏笑笑,客套地回复:“叶先生也很帅气嘛!”

“不过……”叶瀚城笑眯眯地看了看林维夏:“你是想打听我的情史吗?想问的话就直接问吧,我一定毫无保留!”

林维夏没好气地说:“算了,我可没那个兴趣!”

林维夏忐忑不安地走到大厅,透过玻璃窗,远远就看到了叶瀚城。她到现在这一刻仍旧十分抗拒跟叶瀚城回家吃饭这回事,毕竟她跟他们一家人一点也不熟,一下子登堂入室,心中觉得十分别扭。但事已至此也不可能反悔,为了做好这次的设计,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林维夏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不好意思地笑着点点头。

“我朋友不是调香师,他是化学工程师,他调香水是为了前女友,我只是沾沾光而已。”

“哦,是这样。”叶瀚城放了心,发动汽车:“这不是什么品牌香水,是一个朋友帮我调的。”

“您的朋友是调香师?”

“为了前女友?”

“嗯。他的前女友很喜欢各种香水,他就想方设法调她喜欢的味道给她。”

林维夏不由得感叹道:“哇,那个女孩一定很幸福。”

“那倒未必。”叶瀚城笑笑:“我这个朋友性格有些自私,曾经不打一声招呼就消失了三年。这件事给那女孩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好久才走出阴影,慢慢才接受了另一个追求她的男人。不过他们刚刚在一起,我朋友就回来了。”

下午五点五十分,叶瀚城已经把车子停在了E&Y所在的写字楼路边。他下了车,站在一边,整整衣服,满怀期待地望着门口。

“不开玩笑,你要是喜欢这个香水的味道,改天我拿一瓶给你。”

“那就先谢谢叶先生了。”

“别再叫我叶先生。”叶瀚城不悦地说,“回家会穿帮的。”

林维夏愕然:“穿什么帮?”

叶瀚城若无其事地轻轻转着方向盘:“我跟父亲母亲说今天要带女朋友回家。”

“什么?!”林维夏吃惊地张大嘴巴,愣了好几秒种,不敢相信地问:“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今天要做我的女朋友,跟我回家见父母。”

这句话林维夏听得清清楚楚,气不打一处来:“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要拉着我跟你一起欺骗你的父母?停车!我要下车!”

汽车停在路边,林维夏气愤地解开安全带下车。叶瀚城也匆匆下了车,拉住她的手腕,急切地:“对不起,没有跟你商量就擅自做了决定,我向你道歉。但是我希望你能听我解释。”

一阵风吹过来,林维夏穿得单薄,她不由得缩了缩身子。叶瀚城劝道:“到车里说吧,你这样会着凉的。”

“不必了。”林维夏冷冷地说。

叶瀚城无奈地开始解西装的扣子:“你这是逼我脱外套给你吗……”

“停!”林维夏按住叶瀚城的手腕,犹豫片刻:“好吧,到车里说。”

说完她转身走向汽车,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叶瀚城松了口气,也上了车。

林维夏没好气地看着叶瀚城:“你说吧,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叶瀚城诚恳地说:“因为聂总和纪总已经见过我父母,各方面都进行了深入交谈,我再因为同一件事、在设计图和礼服都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带同一公司的另一位设计师见母亲,她一定会觉得你们公司很不专业,说不定会终止合作。”

林维夏听着,思考着,脸上的表情渐渐缓和,不再那么僵硬。

“而且,”叶瀚城继续说:“母亲的脾气比较固执,如果她对你们留下了坏印象,也许之后都不会再跟你们合作了。你也知道我母亲在社交界的地位,我不希望因为这一点小事,给你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件事的确是我们的失误。”林维夏蹙起眉头:“如果我跟董墨女士好好解释一下呢?欺骗这种行为不是更可耻么?”

叶瀚城凝视着林维夏,认真地说:“如果你真的做我女朋友,不就算不上欺骗了吗?”

林维夏震惊地看着叶瀚城,大脑飞速旋转着,不明白叶瀚城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叶先生……你不是在说笑吧?”

“当然不是,我是认真的。”叶瀚城表情严肃,无论林维夏怎么仔细打量他的面孔,都搜寻不出一丝恶作剧的神色。他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喜欢你,所以追求你,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林维夏嗔目结舌:“可是……可是我们昨天才见过啊……”

叶瀚城凑近林维夏,仔细地看着她的眼睛:“你不相信,世界上有一见钟情吗?”

一见钟情?当然相信啊!林维夏望着叶瀚城的面孔,脑中却又回忆起当年第一眼看到纪景时的情形,白衣的少年,绚丽的画板,和煦的阳光以及轻轻飘动的窗帘,她立刻就爱上了他,以及他的一切。

“可是叶先生,我……”林维夏感觉自己喉咙发干,生涩地说道:“我对你并没有这种感觉。”

她尴尬地低下头,不敢看叶瀚城的眼睛。叶瀚城只能看到她的睫毛像蝴蝶翅膀一样不停扇动,似乎很紧张。他笑道:“你放轻松,我并没有想着借礼服这件事强抢民女。母亲总说要我带女朋友回家,再不济,就算名分没定,也带个有意向的姑娘回家让父母安安心。你就是我有意向的姑娘。”

林维夏迟疑地:“可是我……”

“不用再可是了。”叶瀚城翘起嘴角,细长的眼睛中充满笑意:“从理论上讲,你没有欺骗我母亲,又能见到她,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对我来说,还能顺便对你表白心意,算是一举三得。”

“等会儿,等会儿,你说得头头是道,可是我还是有点晕。”林维夏疑惑地:“你跟父母说,要带喜欢的姑娘回去,所以这一点并没有说谎,这里没有我的责任,是这个意思吗?”

叶瀚城点点头:“是的。”

“而我也并没有答应你的追求,这一点你清楚吗?”

“目前看来是的。”

林维夏继续说:“所以我既不用担心公司名誉受损,又不用以身相许,还能见到董墨女士跟她交谈,获得我想要的资料……看来我是今天最大的赢家啊!”

叶瀚城得意地:“算你聪明,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吧?”

林维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叶瀚城便发动汽车,重新上路,不多久就到了董墨与叶龙溪的住所。叶瀚城下了车,绕到副驾驶这边,帮林维夏开了门。

林维夏下了车,脸上还挂着疑惑的表情,她突然问道:“你不会是为了让我安心,编出这个说法吧?关于你喜欢我的这件事。”

“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她结结巴巴地说:“如果是真的话……正常人被人拒绝了,应该多少都有些沮丧。我看你并没有什么反应,所以推断……这是你编出的借口。”

“嘭”地一声,叶瀚城一掌拍在林维夏背后的车上,给她来了个“车咚”。他靠近她,脸上挂着顽皮的笑意,仔细望着她。

林维夏有些局促不安,可惜车门没关,另一边又被叶瀚城堵住,她整个人被叶瀚城的双手圈在他怀中,无处可逃,只得怯生生地看着叶瀚城的眼睛,欲言又止。

“你的逻辑能力还真是让人担心啊!”叶瀚城笑着,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这么近的距离,让林维夏觉得别扭,她整个身体变得十分僵硬,深深地低下头去。

“如果我对你毫无感觉,为什么要帮你?”

“可是……可是……”

叶瀚城一手托起林维夏的下巴,收起笑意,认真地说道:“我之所以不沮丧,是因为我有信心,在不远的将来,我会让你爱上我。”

两个人离得那么近,呼吸相闻,林维夏觉得身边的空气都凝固了,天地万物不复存在,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不,还有另一个有力的心跳,那应该是叶瀚城的,两个心跳就这么相和着,忽然如雷声般轰鸣,响彻大地。她迎着他的目光,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他吸走,膝盖一软,向前栽去。

叶瀚城及时抱住她,她本想立刻挣脱,可是他的双手十分有力,她根本动弹不得。他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轻说:“做戏做全套,妈妈在窗里看着呢。”

林维夏瞟向窗户,果然看到窗帘动了动,也便配合地没有再挣扎,只是之前叶瀚城的那番话在她的头脑里一直萦绕,久久挥散不去。

叶瀚城替林维夏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等她坐好之后,才关上门,然后绕到驾驶座一侧上车。他一坐进车里,林维夏又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忍不住问道:“叶先生,方不方便告诉我,您用的是什么香水?”

“很难闻吗?”叶瀚城有些意外。

林维夏想了想,忽然扭头看着叶瀚城,试探地问:“你说的那个朋友……不是你自己吧?”

叶瀚城气得直翻白眼,没好气地说:“我看起来像化学工程师吗?真是神逻辑!”

“哎,我就是问问,你干嘛这么大反应。”林维夏讪讪地说。

“不不不,我觉得很好闻。只是这种香氛从来没有闻到过,有些好奇。”

“我们男人万年不变的西装领带,哪有女装这么鲜艳多彩?”叶瀚城挑挑眉,不无遗憾地说。

“难不成叶先生想尝试一下女装?”林维夏促狭地笑道:“男装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永不过时。”

“啊?这样啊……后来呢?”

“后来……反正折腾了一段时间,大家都累得够呛,那个女孩最终选择了身边的那个男人,我朋友也就放手了。再后来他每年调都会调两种香水寄给她,作为对她的祝福。”叶瀚城开着车,眼睛望着前方,淡淡地说。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