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15章 小小心意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4:55
  • 字数:7818

跟丁雅美聊起这些事儿来的时候她俩正在做SPA,一个是因为在海岛辛苦多日声称自己骨架子都散了,另一个自然是因为近日伏案做袋巾搞得颈椎十分疼痛。礼服已经顺利制作完成,林维夏终于肯给自己休息的机会,出来喘口气。

焕云见林维夏着急,偷偷直乐,对查理使了个眼色。查理看了看林维夏,笑道:“Estella,不管有意无意,叶总总算是帮了我们大忙。听说他也要参加慈善晚宴的,你要不要给他表示一下?”

“表示?怎么表示?”林维夏一脸茫然:“现在给他定制西装也来不及了吧?”

“算了算了,这很正常,我一点都不意外。随便她吧。”丁雅美挥挥手,又趴了下去:“后背再用点劲儿啊!”

林维夏逃离了丁雅美的话痨八卦阵,但是这个小丫头说的话,她也七七八八听得差不多,也知道她说的都对。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林维夏天天泡在制作室里,“监督”查理和焕云工作,恨不能亲自上手。但是论缝纫技巧,她自知肯定不如焕云,于是只好站在一边看着。

丁雅美被做SPA的妹子按得甚是舒服,不由地发出了不可描述的呻吟声。林维夏扭头看着她不禁一脸黑线:“哎,你能不能静音啊?免得回头有执法人员以为咱们在这儿干什么坏事儿了呢!”

“你们这种人,本性邪恶,就只会想到邪恶的事儿。”丁雅美闭着眼睛,十分舒服地说:“我倒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跟叶瀚城之间关系怎么样了?”

林维夏心知纪景不愿意她跟叶瀚城走得太近,但是向来对他千依百顺的她偏偏拧着劲儿,就喜欢在这件事上跟他作对。纪景没说话,负手离开制作室,再见到林维夏也没有提出不满,像上次那样要求林维夏不要跟叶瀚城来往,也许他也不想再因为这件事再跟她起争执。

聂榆阳得知林维夏给叶瀚城做了袋巾倒是喜笑颜开,连夸她终于开窍,懂得讨好客户。林维夏对此不予置评,心想能让她高兴也好,免得家无宁日。

“什么怎么样?我们俩哪有什么关系。”林维夏的脸伏在按摩床的洞洞里,神色坦然:“他说要做朋友,那就做朋友呗。反正我又不讨厌他。”

丁雅美一阵见血:“我看你利用他倒是利用得心安理得,应该已经把他当自己人了吧?”

林维夏不悦地:“什么叫利用,怎么说得这么难听。”

“你可别说你不是故意接近叶瀚城来气纪景。”丁雅美撇撇嘴:“打死我都不信。就算你主观上没想这么干,潜意识里一定有这个原因。”

林维夏把叶瀚城的要求转告给聂榆阳,既然是客户的要求,聂榆阳也说不出什么来,只得任由她更改面料。

曾经一次次告诉自己应该从那个泥团里走出来,找个人重新开始,可是林维夏从来都做不到。她跟纪景之间有太多的羁绊、太多的回忆,这些过往已经融入她的骨血,如果要剥离,那必须要经历抽筋剥骨般的痛楚。她不是没有挣扎过,也去结识不同的男人,也去积极相亲,可是都没有用,那些男人在她心里甚至无法留下一个清晰的姓名。

然而叶瀚城却是特殊的,他性格开朗大胆、感情热烈真挚,这种路边话不能形容他的魅力,但确实是他的真实写照。即便上一次带林维夏回家去见他父母的事情显得十分莽撞,可说实在的,林维夏心中并没有特别不舒服,相反,在叶家待的那短短几个小时,让她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那是一种家的感觉,是……是她十三岁时跟纪景成为兄妹后才拥有的感觉。

正是那种亲切感让她想起了纪景,她才感觉像是背叛了他,所以才急急地将叶瀚城推得远远的。但是每一次对叶瀚城板起脸来说话,或者故意找茬,都会让她觉得有些内疚。也许在他看来,自己是个情绪极其不稳定的女神经病吧,林维夏苦笑着想。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他做朋友,那就跟他好好做朋友。

林维夏带着查理和焕云亲自将礼服送到了叶龙溪家里,董墨试穿之后,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大为赞叹:“难怪上次这位姑娘给我量尺寸的时候这么细致,做出来的礼服果然很合身。”

董墨夸的是焕云,焕云的仔细在公司里可是出了名的,一般按照她量的尺寸制作的服装,基本不用再次修改大小。此刻焕云也只是微微笑着:“您觉得还有哪里不舒服尽管说,还有时间,我们可以再做微调。”

“不用了,我觉得很满意。这款礼服简洁大方,是我喜欢的样子。”董墨看向林维夏,赞赏地:“我的眼光果然没错。”。

“当然了,我妈的眼光是世界上第一棒的!”叶瀚城按住董墨的肩膀,笑眯眯地看向镜子里:“妈妈的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皮肤也白,配上这款驼色的立领长袖礼服,更显气质。”

董墨拍拍他的手,慈爱地笑着:“就你最会夸人了。”

林维夏望着他们母子俩,一个长身玉立、风度翩翩,一个气质雍容、姿态优雅,简直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她甚至忍不住想要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

旁边的查理用胳膊捣了捣她,用眼神示意她别忘了还有别的礼物要拿出来。林维夏这才反应过来,对叶瀚城:“叶……瀚城,麻烦借一步说话。”

叶瀚城走到林维夏身边:“真是辛苦你了,为了给我母亲做这件只穿一晚上的礼服,感觉你好像瘦了一圈。”

“瘦了更好,那才是我要追求的结果。”林维夏莞尔一笑,拿出一个绒面的盒子,递到叶瀚城面前:“这是送你的小礼物,希望你能满意。”

叶瀚城顿时眼睛里冒出了光,惊喜地:“我也有礼物?!”他接过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看到里面折叠得整整齐齐、扇面般一水儿码开的袋巾,诧异地睁大了眼睛:“这些是……”

“是为你定做的口袋巾,”林维夏取出一条,找到绣有字母的一角给他看:“这里有你姓名的缩写。”

叶瀚城捧着这口袋巾,感激、幸福、开心的表情全都写在脸上:“这是你亲手做的吗?”

林维夏有些尴尬,轻轻点了点头:“我也只能做这样的小配件了,手工不算太好,还请你多多包涵。”

叶瀚城突然将林维夏拥入怀中,在她耳边呢喃:“从来没有人送我亲手做的礼物,我很喜欢,谢谢。”

林维夏看到董墨、查理和焕云都向他们投来微笑的目光,尤其是查理,眼神中还有一丝狡黠,她觉得有点别扭,将叶瀚城推开:“不过一点小心意,你千万别太客气。”

叶瀚城看看林维夏的脸,回头看到母亲的眼神,知道自己又冲动了,他在国外学的那套并不适合用在眼前这个每天生活得小心翼翼的女孩身上,于是他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看到叶瀚城充满歉意的表情,林维夏忍俊不禁:“是不是我之前把你吓坏了?真的没关系。我们不是朋友吗?”

“嗯!是朋友!”叶瀚城放下心来,他想了想,问道:“如果是朋友的话,能不能做我的女伴,一起参加那场慈善晚宴?我也会给聂总和纪总发邀请函的。”

“慈善晚宴?”林维夏怔了怔,有些犹豫。

叶瀚城半带着央求的语气说道:“你陪我一起去吧,我没有女伴,多丢脸。要是放在以前,可以找我助理Tina顶班,可是现在她快要生产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她。”

林维夏望着他的眼睛,不忍拒绝,只好说:“我其实很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尤其是这样的活动。你让我考虑一下吧,好吗?”

“好,我不勉强你。”叶瀚城点头道:“你要是真的很抗拒就算了。不过你要来的话,有人问起我母亲的礼服,也方便把你介绍给他们。虽然聂总夫妻在,但你这个设计师本人在场,会更合适。”

叶瀚城跟丁雅美一样,真是会说话,一下便戳到了林维夏的心窝里。

“那好吧……”林维夏喃喃地:“我做几条袋巾给他。不过他名字的缩写……叶瀚城,YHC,得好好选个字体。”

脑子里有了事儿,林维夏坐在制作室角落的办公桌上写写画画了起来。没人盯着,焕云和查理倍感轻松,手下速度也快了起来。几天下来,礼服已经基本成型,林维夏也开动缝纫机,开始制作袋巾。她心思细腻,设计了不同场合使用的款式,纯色的、暗纹的、方格的,由于出席晚宴时男士西装袋巾最好能跟女伴礼服颜色相配,所以她根据女士晚礼服的主流配色分别做了白、红、蓝等几种颜色,选择的面料也有很多种,粗粗算下来竟然有十条。

“不过看你这样我真的挺开心的,你真应该放下纪景,试着去接受别人。就算没有聂榆阳的存在,纪景也不是最适合你的男人。你表面看起来很开朗,但是内心其实很悲观,需要的是一个阳光的人陪在你身边。叶瀚城,虽然我还没见过他,但是听你的描述,觉得他是一个理性又客观的人,蛮不错的。你就听我的,多跟他交往试试。”

丁雅美啰里啰嗦地说了一大段话,之后等着听林维夏的反应,然而身边并没有动静,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发现身边的床已经空了,不由十分郁闷,问自己的按摩小妹:“她什么时候走的?”

按摩小妹一脸尴尬:“就刚刚。她做手势不让我跟你说,所以……”

就在大家都埋头赶工的时候,纪景来了制作室。作为创意总监,他关心礼服进程也是应当,但是当他看见林维夏手中袋巾上的三个字母时,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碍于查理和焕云在场,他不好发作,只得咬着牙忍了下来。

“定制西装有点过,等以后他帮了你更大的忙再说吧。你可以亲手做点小东西什么的。”查理想了想:“不如做几条袋巾给他,绣上他名字的缩写。这种程度的手工你完全hold得住,既不会太隆重,又能表示心意。怎么样?”

林维夏还在犹豫,焕云则赶紧附和:“对对对,做袋巾吧,叶总肯定经常出席一些正式场合,应该能用得上。上次做样衣还剩了几块下脚料,棉、麻、丝绸都有,任你挑选。”

“行了行了,别装心理学家了。”林维夏想了想:“叶瀚城人很好,他对我……也不错。我不想利用他,至少我没有恶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愿意跟他做朋友。”

“哟哟哟,看来这个叶瀚城不错哟,这么多年你对别的男人看都不看一眼,偏偏对他搞特殊。没准儿纪景的第六感是对的。”丁雅美坏笑着说,可惜她的脸也埋在按摩床的洞洞里,林维夏并看不到。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