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24章 机会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4:58
  • 字数:11962

“在你心里我就那么幼稚吗?买买东西就能哄好?”聂榆阳不悦地说。

聂榆阳侧过身躺着,闭上眼睛养神。她的脑子还是懵懵的,而且也并不想看见纪景的脸,但是他柔柔的声音还是传了过来:“是不是开车又想事儿了?刚接着警察电话的时候真的吓死我……”

他还没说完,聂榆阳便不耐烦地打断他:“别装关心我。你恨不得死了才干净,这样就没人碍你的眼了!”

聂榆阳轻轻点头,疲惫地:“嗯。这事儿就交给你了,我想睡一会儿。”

纪景扶着聂榆阳躺下,给她盖好被子,拎起床头的水壶走出病房,便看到了匆匆赶来的林维夏。四目相对,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别扭,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纪景见她眼睛微睁,似乎是醒过来了,欣喜万分地按下床头呼叫器。医生护士们纷纷跑来,给聂榆阳进行了详细检查,最终告知纪景她暂时无碍,只是有轻微脑震荡,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

“不买东西……那我们去度假?去海岛还是去景点?要不就去南半球……”纪景认真地想着,因为聂榆阳平时的生活确实只有玩和买,他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开心。这一次他真的十分自责,嘴里说着爱,说着要照顾,可是现在才发现,他竟然对自己的妻子这么不了解。

“旅行太累了,我没兴趣。出院之后我就去上班,好好管管我们那个公司。”聂榆阳看向纪景:“但是我有个想法,你能不能收童飞做学生,帮她提高提高?”

聂榆阳心中一动,躲开他的眼睛。她已决心放弃纪景,就不想再被他的柔情所牵绊。她知道自己必须狠下心来,才能将这个她爱了五年的人从心口挖掉。可是她不会跟纪景闹翻的,这对她没有任何好处。之前她在想培养自己手下的一个人,车祸发生的时候刚刚想到,她要留着纪景,让他帮自己把这个人培养出来,到时候再将他赶走!她想让他尝尝被人背叛的滋味!

纪景见聂榆阳没说话,又试图去握着她的手。这一次她没有躲,他心里暗暗高兴起来。看来这次她不过是跟以前一样发脾气,好好哄哄就没事了。于是他说:“这次是我错了,你想怎么罚我都行。等你伤好之后,我陪你去欧洲shopping,怎么样?”

“童飞?”纪景十分疑惑,他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对人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他努力从脑海里搜索着她的样貌。

聂榆阳不满地说:“就是我爸老同学,赵阿姨的女儿,你忘了吗?不久之前才到咱们公司工作的,现在是小夏的助理。”

童飞那张圆滚滚的脸终于出现在了纪景的脑海里,他皱起眉毛:“我记起来了,是那个土里土气的女孩。她适合做设计师吗?为什么要我收她做学生?公司里有更好的设计师啊!”

“我知道公司有更好的设计师,但是童飞是一张白纸,好培养嘛!”聂榆阳白了纪景一眼,嫌弃他连这一点都想不通:“现在设计部的那些设计师都有自己的风格了,不好硬让他们掉头,按你的路子来。”

聂榆阳额头包着纱布,双眼紧闭躺在病床上,黑色的长卷发铺满整个枕头,更衬出了她的面孔比纸还苍白。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于是费力地睁开眼,便看到了纪景焦急的神色。

林维夏先开了口:“童飞打电话告诉我嫂子出了车祸,她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刚刚睡下。”纪景淡淡地说,垂着眼睛看向别处。

林维夏松了口气:“那就好。”

“对了,你回去之后通知人事,把童飞调到设计部。你自己再选一个助理,没有合适的人,那就再招一个。”

“把童飞调到设计部?为什么?”

“榆阳希望我收童飞做学生。”

“童飞资质并不好,她不适合做设计师,现在这条路对她来说很合适,硬让她去做设计,对你对她都不负责任……”

不等林维夏说完,纪景便打断了她:“这件事我跟榆阳已经决定了,你也别管了。难不成你还想让童飞一直做你助理?你不是很不喜欢她吗?”

“这是两回事!”林维夏皱起眉毛:“难道你觉得我是因为不喜欢她,故意不让她去设计部?”

“我没那么说,你别胡思乱想。”

林维夏不想因为童飞的事情跟纪景吵架,这个女孩原本便跟她毫无关系,她也没有立场为她争执。她看到纪景手里提着的水壶,便道:“你要去打水吗?我进去看着嫂子。”

“不用了。”纪景说:“她睡了,不用人看。你回去吧。”

纪景提着水壶向走廊尽头走去,只留林维夏一个人呆呆地站着。她并不知道那天她跟纪景吵完之后,他跟聂榆阳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猜想,应该是聂榆阳不想见到她,那她自然也不想讨嫌。

当她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纪景突然又叫住她:“小夏。”

小夏?纪景从来没这么叫过自己,只有聂榆阳这么称呼她。林维夏不解地看向他:“还有什么事吗?”

纪景望着她,面无表情,缓缓地说:“你很久没放过假了,董墨礼服的事已经告一段落,最近大家又都不太开心,你不如趁这个时候出去旅行放松一下。”

林维夏望着纪景,迟疑了几秒钟,嘴角露出讥讽的笑容:“好啊,哥哥嫂子的命令,我敢不听吗?你们不想见到我,我一定会消失!”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脚步坚定。怪的是她并没有觉得又多么难过,反而感觉一身轻松。

纪景望着她的背影,咬了咬嘴唇,也毅然决然地转过身去。

同一条长长的走廊,两个人背对背向相反的方向走去,仿佛迫不及待地想要走出对方的生命。

自从出了骆马毛事件之后,童飞对林维夏的态度更是战战兢兢,生怕她一个不高兴就把自己开除了。不过她更害怕的是聂榆阳,除了怕她的冷嘲热讽和看自己时嫌弃到骨子里的眼神,还怕她会跟母亲告状。

童飞的母亲赵慧欣十分好强,一个人养大女儿,什么苦都吃过,但从不轻易求人帮忙。直到童飞大学毕业却迟迟找不到工作,赵慧欣为了女儿的前途,才找到老同学聂长生开了口。

做这个决定对赵慧欣来说非常为难,除了会丢面子之外,主要原因是当年赵慧欣对聂长生的态度很不好。那是他们是高中同学,赵慧欣漂亮、聪明,追求者众多,而聂长生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村娃,平时不言不语,毫无存在感。

所以当聂长生向赵慧欣表白爱慕之意的时候,赵慧欣在惊讶之余还有一丝厌恶,她觉得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侮辱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竟敢向她示爱,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赵慧欣不仅拒绝了聂长生,还狠狠羞辱了他,从此两人再无交集。只是风水轮流转,聂长生考上了大学,赵慧欣只上了中专,毕业以后进了工厂做会计,嫁给了同厂一个技术员。

高中同学再聚会时,她再见到聂长生,才知他现在已经白手起家创办了一个小公司,娶了漂亮的妻子,还生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是高中同班同学中混得最好的。那一天,要面子的赵慧欣在聂长生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然而聂长生似乎早就放下以前的事情,对赵慧欣依然友好。赵慧欣心里五味杂陈,整个同学聚会过程中她一直低头不语,只顾喝酒,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免得被人问东问西颜面尽失。

从那次后,赵慧欣再也没参加过同学聚会,只是在老同学的口中偶尔听说过聂长生的事情。童飞出生没几年,丈夫因病去世,赵慧欣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孩子拉扯大,但是她并没有动再婚的念头,深究原因,也不过是自尊心太强,不想被人挑来挑去,或者再随便找个人嫁了。她觉得一个人生活也很好,何况女儿已经长大,她终于有盼头了。

可是由于赵慧欣这个人太好强、好面子,又极其具有控制欲,童飞从小到大都听她的,久而久之,变得窝窝囊囊、毫无自信,各方面都十分平庸。上学的时候这个弱点并不明显,但是在找工作面试的关键时刻,这个缺点根本无法遮掩。

简历投了一箩筐,没有一家公司愿意录取童飞,赵慧欣十分着急,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女儿找一个好工作。偶然间她听说聂长生的女儿聂榆阳开了一家服装品牌公司,便托同学打听到了聂长生的联系方式,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帮童飞。

这件事对聂长生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让聂榆阳给童飞一个工作。赵慧欣十分开心,三天两头打电话问童飞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卖力工作,有没有给妈妈脸上争光。童飞自然不敢说实话,赵慧欣不太相信自己的女儿,经常给聂榆阳打电话询问情况,搞得聂榆阳烦不胜烦,自然没什么好话,导致童飞每天回家都要听赵慧欣的紧箍咒,她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

当她看到林维夏走进公司,径直向自己的工位走来时,童飞的手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这位副总虽然不像聂榆阳那样常常对她恶语相向,但是她也知道她对她是不满意的。从别的同事那里,童飞也知道安桥有多么能干,自己连她的一根小脚趾头都比不上,于是越发自卑。她明白林维夏应该比聂榆阳更讨厌她,讨厌到直接无视的地步。

上一次林维夏主动走向她是因为漏定了骆马毛,这次是因为什么?童飞心里不由自主地开始检索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事,然而越想心越乱,林维夏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她慌忙地站起来,用力过猛导致电脑椅砸在后面的桌子上反弹回来,击中她的腿窝,害得她差点摔倒。

林维夏看着童飞这笨拙的样子皱起了眉,让纪景收童飞做学生一定是聂榆阳的意思,可是聂榆阳一向很讨厌她,为什么突然对她转变了态度?这一点让林维夏百思不得其解。

童飞知道自己又出了丑,垂着头,怯生生地问:“林……林总,有什么吩咐?”

“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林维夏淡淡地说。

听到这话童飞的脸突然变得惨白,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这是要……是要开除我吗?”

周围的员工都向童飞投来关切的目光,林维夏对这种目光十分反感,仿佛是她欺负了童飞似的,她冷冷地说:“你没做错事,为什么要开除你。现在给你调部门,以后你到设计部去上班!”

“设计部”三个字让其他人的眼光由同情变为艳羡,对一家服装公司来说,设计部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能去设计部工作,将来成为设计师,明显要比在下面当行政人员要好得多。童飞听了整个人傻在当场,不可置信地看着林维夏,嘴唇嚅动着,却说不出话来。

林维夏有些不耐烦,她很不喜欢这样被众人注视的场合,便催促道:“行了,东西一会儿再收拾吧,我先带你过去。”

说完她转身便走,童飞仍然傻站着,旁边的人戳了她一下,她才反应过来,一路小跑赶上林维夏,忙不迭地说:“谢谢林总,您不用带我过去了,我知道设计部的办公室,自己去就行……”

“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够不够资格当设计师。你自己去的话,设计部的人不会让你好过。”林维夏面无表情地说:“那几个设计师一个比一个有个性,嘴也毒得很,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原来她是在关心自己,童飞突然间满心感激:“林总,您考虑得太周全了,谢谢……”

“不用谢我。以后你就是纪总的学生了,我自然应该高看你一眼。”林维夏瞟了一眼童飞那红扑扑的脸颊:“希望你别给纪总丢脸。”

童飞诧异地睁大眼睛,能到设计部工作已经是意外惊喜了,能做纪景的学生,那真是天上掉馅饼了。她不由地使劲儿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挺疼的,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这时她们已经走到了设计部的门口,林维夏停住脚,看着童飞怅然若失的样子,皱了皱眉:“你这是什么表情?”

童飞低着头,嗫嚅着:“我……我不配……”

“如果你自己都这么看自己,别人会更看不起你。”听了她的话,林维夏觉得心口堵得慌,她迅速检讨了一下自己对童飞的态度,或许稍微严厉了一些,但如果连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有的话,这孩子将来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好的设计师。

“我知道,其实根本没人看得起我。林总,你是个好人,如果你知道什么内幕,求你帮帮我。我虽然不够有才华,但是我不蠢,我不想被人耍……”童飞哀求地看着林维夏,两只眼睛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眼看就要流下来了。

“没有人要耍你。这次的人事变动是聂总的意思,即便她想改主意,纪总已经答应了收你做学生,就不会反悔。倒是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林维夏拍了拍她的肩膀:“设计师这条路不好走,如果你没有信心的话,很快就会被击垮的。”

童飞茫然地说:“信心?我什么都不会,凭什么有信心?”

“即便装,也得装出来!因为大家都在装,装自信、装个性、装不可一世。如果没有这种气场,别人根本不会把你当回事!”林维夏认真地说道:“何况你是纪总的学生,单凭这一点,你就应该有自信,否则你不止会丢你的脸,也丢了纪总的脸。”

“可是……”童飞不解地看着林维夏:“聂总她……为什么要提拔我?纪总又为什么会收我?”

林维夏淡淡地说:“机会就是机会,别管怎么来的,既然已经摆在了你面前,就要死死抓住不撒手。”

童飞看向落地玻璃后面的设计部大办公室,几个设计师有的正在画图,有的正在对比面料,有的正在亲手制作配饰。他们每个人都那么投入,仿佛这个世界上其他事情都与他们无关。他们的神色各有不同,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满满的自信和孤傲。

那是自己将来奋斗的地方啊!这个时候童飞的心中才忽然燃起了满满的斗志,她决定了,即便牺牲一切,她也要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她也要整个世界为自己侧目!

望着设计部办公室的大门,童飞喃喃地说:“对,机会已经是我的了,我绝对不会撒手!”

纪景站直身子,无奈地看着她:“你别胡思乱想,我怎么可能不爱你。这几天你没回家,我到处找你。你都去哪儿了?”

聂榆阳不悦地回头瞪了他一眼,扶着床边试图要坐起来,纪景连忙上去扶她。她坐好之后,恨恨地说:“怎么?现在就开始审我?”

纪景犹豫着:“你让我带学生,我自然是愿意的,自己调教出来的,会比较可心。但是我就怕童飞她不是一块好材料。”

聂榆阳没好气地:“有你这个好老师不就行了?她基础差,审美不好,你就从头教她欣赏。没有教不出来的学生,再说了,我又没指望你把她教成世界顶级设计师。你认真带一带,我也好跟她妈交代。”

“好好好,你别生气,我答应你。”纪景连忙说:“一会儿回去我就让她到设计部去实习。”

“自然不是,我只是担心,以后你想去哪就去哪,我不拦你,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一声,免得我牵挂。”纪景坐在床边,担心地看着聂榆阳。他的眼神无比温柔,如同她第一次遇见他那时一样。

纪景绕到聂榆阳跟前,蹲下来,想要握住她的手,却被她抽了回去。他内疚地说:“你是不是还在怪我?”

“不敢!我有什么可怪你的,不过就是自己命不好,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聂榆阳转过身去背对着纪景:“我就是个贱骨头,这么丢脸,还敢怪你?”

纪景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可为什么是童飞?做设计师也需要天赋,她的审美如果有问题的话,是很难成长的。而且你不是已经安排她做副总经理助理了吗?如果一开始她就想做设计师,你应该把她放到设计部去。”

“你自己都说了,她的审美有问题,怎么可能直接让她去设计部?”聂榆阳看起来有点不耐烦:“前几天赵阿姨打电话找我,说童飞还是想当设计师,让我帮帮忙。我想来想去,只能这样了。怎么,你不愿意?”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