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27章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4:58
  • 字数:7848

如果不能回避,那就大胆拥抱。不知怎么,林维夏的脑海里突然浮出这句话,她忽然觉得,摆在她面前的一切,或许不是危险,而是机遇,改变她一生的机遇。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林维夏觉得脸发烫,想必自己的表情也十分窘迫。

“这有什么,你别往心里去。”叶瀚城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其实心里十分窃喜。整个行程并不长,只有三个多钟头,但是期间林维夏几乎像只树袋熊一样攀在他身上熟睡着,这让他无比兴奋。不管怎样,能让戒备心极强的林维夏对他这样依赖,已经充分说明她已经充分信任他了。

“我从公司直接过来,钥匙不在身上,怕错过你,就没回去拿。”纪景坐在沙发上,四下打量着:“许久没来了,还是老样子啊。”

“你知道我不喜欢改变。”林维夏递给纪景一瓶功能饮料:“一定没吃饭吧,先补充点能量。我去煮个泡面。”

发觉林维夏松了手,正在单手看杂志的叶瀚城回头看她,翘起嘴角微笑着:“你醒了?”

下了飞机之后,叶瀚城开车将林维夏送回家。在楼下停稳之后,他照样绅士地先下车,到副驾驶座位打开车门,伸手将林维夏领出来。

“回去泡个热水澡,睡个好觉,明天等我电话。”叶瀚城握紧了林维夏的手:“记住,别担心,一切都有我。”

叶瀚城笑眯眯地望着她无奈的面孔,眨了眨眼睛:“没关系,想虐的话也别忍着,我们这一行有一条座右铭,甲方虐我千百遍,我待甲方如初恋。从今往后,你可就是我的初恋喽!”

林维夏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却并未像之前那样觉得别扭,仿佛这句话于她来说已经稀松平常,甚至还有一丝小甜蜜。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习惯了他的没正经和奇怪的幽默感,他的一切从未让她厌烦过,反而越发让她恋恋不舍。

林维夏感激地望着他,忍不住踮起脚,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她实在不知道如何表达对他的感谢,或许只有这个动作才够直接。

叶瀚城着实被惊着了,他捂着脸上被林维夏亲过的地方,两眼发直,喃喃地:“这下该怎么办,我头晕了,开不了车了……”

林维夏被他逗乐了,微笑起来。两人就这样道了别,她目送叶瀚城开车渐渐远去,仍旧发出一声叹息,转身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里走去。叶瀚城说得对,的确是需要泡个热水澡,才能打起精神来。

然而当她从电梯出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自己家的门边,顿时喉头发紧,心跳也“咚咚咚”地加快了。

叶瀚城的手是那么温暖,林维夏渐渐觉得自己浑身不再冰冷,仿佛有股生命力注入她的身体。她不忍放开这股暖流,直到在飞机上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还牢牢地握着握着他的手,顿时觉得十分不好意思,连忙松开,尴尬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手汗。

纪景喝了几口饮料,感觉血液慢慢又供到大脑里去,浑身也热乎了起来。他望着厨房里忙活着的林维夏,觉得自己真是没脸没皮,之前那样伤害过她,现在需要她,又这样回过头来装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地来找她。可也只是对她吧,在他对她的那份依赖面前,自尊什么的,一切都不重要。

面煮好了,泛红的汤底,热腾腾的面,上面还卧着一个荷包蛋。两个人坐在饭厅里,埋头吃着,一时没人说话。

终于,林维夏打破了沉默:“公司这次事故,究竟什么原因?”

“暂时还不知道。”纪景顿了顿:“榆阳正在查。”

“媒体说的那些,有多少是真的?”

“全部都是真的。”

林维夏诧异地看着纪景:“全部?这怎么可能?我们的质量不会那么差!”

纪景拿起纸巾,擦了擦鼻尖上的汗,说道:“被抽检的那批服装,我们自己也立刻做了检验,确实不合格。李叔叔也是一头雾水,现在也在彻查这件事。”

李叔叔是林维夏生父的下属,一生都在跟纺织业打交道。他的为人十分正直,对自己的产品要求也很高,绝对不会以次充好。林维夏很信任他,所以公司的产品一直都交由李叔叔的厂子生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了这种事情,她第一直觉是有人在从中搞鬼。

“你给我打电话的事,嫂子知道吗?”林维夏没来由地问出这句话,话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这明显是在挑事,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意气用事。

果然,听了林维夏的话,纪景有些不高兴地抿起嘴唇。这明显是在讽刺他凡事都被聂榆阳管制。只是之前刚把林维夏气走,现在又把她“请回来”,还是别在这个节骨眼上再闹什么不愉快。

纪景认真地说:“她当然知道,也是她希望你回来。这是公司的事情,跟我们之间的问题没有关系。我也知道你没那么任性,不然你不会这么快回来。”

说着说着,纪景伸手握住了林维夏的手:“夏夏,公司第一次遇上这么大的危机,我们一起挺过去,好吗?”

即便是刚刚吃完一碗热腾腾的面,纪景的手还是那么凉,凉得林维夏的心不由地颤了一下,让她忍不住挣脱。而她正要回答的时候,纪景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来电人头像是聂榆阳最不浓妆艳抹的一张照片。

纪景伸手将电话静音,聂榆阳那边也很快挂了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三十多个未接电话。见林维夏盯着手机发愣,纪景将手机反过来扣着。

他这是怕什么呢?怕让聂榆阳知道他跟自己在一起?林维夏心中不禁犯了嘀咕,可随后她又为自己这种小心思而懊恼。刚刚还在谴责自己不该意气用事,现在怎么又小心眼了。

纪景看她一直不说话,还以为她生气了,连忙道:“榆阳沉不住气,出了这种事她一直在发脾气,我也不想触她的霉头。”

林维夏淡淡笑道:“这种事谁不着急,你也别怪嫂子。时间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明天我到公司,咱们好好商量一下。”

这明显是下了逐客令,纪景也不好再多停留。其实他也觉得自己有点犯蠢,事情一出,第一时间想到要把林维夏叫回来,然后自己还巴巴地上门来找她。可是她也刚回来,什么情况都还没了解清楚,又能给出什么解决办法呢?

于是他站了起来,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说完这句,似乎也没有别的话好说,纪景便向门边走去,每走一步他的心都疼一下,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夏夏之间没话好说了呢?以前他们也发生过无数次的争吵,却从未像这次这般,令他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破洞似乎永远都无法修补了。

正当他要打开门时,林维夏忽然喊了他一声,这让他无比欣喜,心里想着要问她需不需要自己留下来陪她,或者两个人像小时候那样出去吹吹夜风散散心,只是这千言万语都没能说出来,他回过头,望着她,应了句:“嗯?”

“我已经跟叶瀚城谈妥了合作的事。”林维夏平静地说:“这次他的讴歌传媒会帮我们进行危机公关,尽量帮公司把损失减到最低。提前跟你说一声,你也跟嫂子通个气,明天让法务出个合同。虽然我和他是朋友,但也该公事公办。”

她说得那么轻松自然,纪景却觉得后背像被热火在炙烤着:“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什么时候找你谈的?”

叶瀚城在传媒行业工作,信息灵通自然是看家本领,可是他怎么这么快跟林维夏达成了合作,难道……纪景的心猛地一沉:“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和你在一起?”

“嗯,巧了,度假的时候遇到他。我们都没有应对这种危机的经验,专业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做吧。”林维夏莞尔一笑:“相信嫂子也不会不同意,她一直都很喜欢瀚城。就这点小事,没别的了。”

纪景走出林维夏的公寓楼时,一颗心已经凉得无以复加。无论他多少次地告诫自己,夏夏终究是会跟别人在一起的,事到如今他仍然不能接受。把她留在自己身边似乎已经成了他的生理本能,毫无道理可言,他既难过,又痛恨这样的自己。

口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仍旧是聂榆阳的电话。纪景刚刚接通,她那洪亮的声音不用免提都有些震耳欲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去哪儿了?知不知道公司现在一团乱?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生意!”

纪景忍无可忍,将电话挂断。片刻后他又后悔了,于是给聂榆阳发了一条短信:手机出了问题,电话里听不到声音。我马上回公司,一会儿见。

夜空漆黑,只有几颗星星在闪烁,月亮躲进层层云彩中,面孔变得模糊不清,只能看到浅浅的轮廓。纪景忽然想到小时候,跟林维夏一起看月亮做游戏,每当纪景输了耍赖的时候,林维夏就会指着躲进云层的月亮,嘲笑他连月亮都看不下去他的无赖,躲起来了。

而此情此景,纪景在心里狠狠嘲笑着自己:“活该倒霉王八蛋!”

林维夏回头看着叶瀚城,眼神十分诚恳:“谢谢你,瀚城,有你在身边我真的安心多了。”

“但是我开始紧张啰!”叶瀚城脸上挂着笑意:“从现在起,你可就变成我的甲方了,万一你对我不满意,那可怎么办?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求林总手下留情,虐我的时候使五成力就好。”

纪景看到林维夏,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坐了太久,他的腿已经麻得没有知觉了。

“想尽快见到你,又不知道你坐哪个航班,只能在这儿等你”。纪景疲惫地说。

林维夏拿出钥匙开门:“你有我家钥匙,怎么不进来等。”

“怎么会!你肯帮我我都求之不得,怎么可能虐你!”林维夏啼笑皆非,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才好。

林维夏望向窗外,从高空俯瞰下去,地面上点点灯火,仿佛万千繁星。她喃喃地说:“就快落地了,我也该上战场了。”

听到她说这话的语气透着一丝哀怨,叶瀚城又开始心疼。他看着她望向窗外的侧脸,恨不得立刻将她揽入怀中。可现在的他也只能轻轻地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平静:“下飞机之后我先送你回家,你关上手机,好好休息,不管什么仗,明天起来我陪你一起打。”

“哥,”林维夏声音发颤,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你怎么在这儿?”

原本以为度假时的好心情让她已经放下了对纪景的怨恨,即便是接到他的电话,想到的也是如何面对公司的危机,没顾上想其他的事情。但是现在看到他一脸困倦地坐在那里,心里的某个地方又疼了起来。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