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30章 脆弱的窗户纸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4:59
  • 字数:8438

他就像一个小孩子被人抢走了心爱的糖果那样沮丧,这一刻简直可爱极了。林维夏忍不住捏捏他的脸颊:“回头给你补上。”

只听得叶瀚城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会出什么事呢?”

“我会强吻你哦,像上次那样。”

别人不明白纪景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叶瀚城和林维夏顿时明白了,原来刚刚在天台上看到他们接吻的人竟是他!

林维夏的心中一阵慌乱,她频频看向纪景,可是这一次,纪景再也没有看向她。会议全程,纪景要么低头看自己的电脑,要么在速写本上写写画画,偶尔抬起头,也不过是看了几眼正在讲述PPT内容的安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林维夏不敢回头,她低声说:“你不要靠过来了,不然会出事的。”

“真的?”叶瀚城两眼放光。

“嗯,真的。”林维夏这才发现,手里一直夹着的香烟几乎要烫到手指了,于是走到垃圾桶处灭掉。这时她才想起来,刚刚叶瀚城手里也是有烟的,于是回来问他:“你的烟呢?”

林维夏有些担心:“是不是被人看到了?”

叶瀚城一脸郁闷,嘟囔道:“喂,明明我的损失更大……”

“烟?”叶瀚城这才想起来,有些尴尬:“之前关键时刻,一时情急没地方扔,就用手攥灭放到口袋里了。”

林维夏立刻拉过他的右手,看到他的掌心里果然有一块皮肤红红的:“疼么?”

“不疼,而且那会儿也没觉得疼……”

林维夏松开他的手,突然间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轻轻一点:“傻瓜。”

“鸦片?”林维夏握着栏杆的手突然出了很多汗,黏糊糊的。她装作不在意地向远方望去,心却“扑通”“扑通”地跳得越来越快。然而这时她感觉到叶瀚城突然靠了过来,他身的古龙水味混合了淡淡的烟草味,变得十分诱人,她的脑海中又闪过刚刚在会议室里他那副光芒万丈的样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叶瀚城注意力很集中,一直看着安桥,并没发觉林维夏不停往纪景方向望去。林维夏心神不宁,陷入了“哥哥会怎么想”、“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以及“管他怎么想,现在我们俩也没什么关系”这种逻辑死循环中。

全场掌声将林维夏唤回现实,安桥已经讲述完毕,微笑向大家致意。聂榆阳对叶瀚城此次所提供的策略十分满意,会议结束后,兴冲冲地要拉叶瀚城一起去吃午饭。

叶瀚城还没来得及回应,这时纪景经过他们身边,听到聂榆阳的话,冷冷地说:“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聂榆阳顿时不高兴:“为什么不去啊?”

“我想去工厂看看。”纪景看了一眼叶瀚城和林维夏,眼神中闪过一丝埋怨:“早点查清楚为什么会质检不合格,比任何危机公关都管用。”

“你这个人……”聂榆阳正想发作,叶瀚城却说:“纪总说得对,这顿饭可以以后再吃,我也正打算去工厂调查一下情况,一起吧。”

听到这话,林维夏脑海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阻止。纪景一直对叶瀚城态度不好,刚刚又目睹那一幕,如果两人同行,牙尖嘴利的纪景不知道又要说什么让叶瀚城难受。

“瀚城,你对工厂不熟悉,还是我去吧。”林维夏下意识地碰了碰叶瀚城的手臂。

叶瀚城望着林维夏,温柔地笑:“就是因为不熟悉,才更要去看看啊。”

“不实地调查,怎么能想出最佳应对方案呢?”纪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林维夏:“夏夏,不是我说你,你对叶兄是不是有点过分保护了?”

林维夏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句话才更合适,或者说,才不会让她和纪景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化。这时聂榆阳开口了,毕竟她也不希望纪景再和林维夏单独接触:“那就小夏也一起去,等回来我再补请叶总。”

“聂总你实在太客气了,我作为您的乙方,做这些事情是应该的,您要是再这么热情,我该不好意思了。”

“是呀,叶兄也不是免费为我们工作,榆阳你可别弄得人家这么尴尬。”纪景笑了笑,看向叶瀚城:“有句话我实在不吐不快。以后大家别‘总’来‘总’去地称呼了,实在太俗气。你可以叫我Eli,或者直接叫我纪景。”

叶瀚城点点头:“好,纪景,你也可以称呼我为瀚城。”

“哦,是吗?”纪景瞥了林维夏一眼,眼睛中有促狭的笑意:“我还以为要喊你妹夫呢。”

“哥!”林维夏很不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纪景真的要把事情都挑明了,让大家都尴尬吗?

纪景似乎完全没有get到林维夏的意思,反而打趣地反问:“怎么夏夏,好歹我也长兄为父,你们俩的事,不该跟我和榆阳说一声吗?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林维夏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全是汗,她此刻很想把纪景从会议室里拖出去,当面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刚刚因为跟叶瀚城接吻而对他所产生的愧疚之心此刻全都烟消云散,她心中只有气愤和无助,难道她真的没有权利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吗?

聂榆阳闻到了纪景和林维夏之间的火药味,虽然说当着外人面这样不好,但她乐于见到这对相爱相杀的兄妹矛盾重重,而她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于是她只是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林维夏和叶瀚城,并没有出来打圆场的意思。

叶瀚城此刻轻轻捏了捏林维夏的手,他笑咪咪地望着纪景和聂榆阳:“毕竟今天是因为公事而来,不太方便说私事。对于阿夏,我还在努力,但是进展不算大。如果真的能获得阿夏的认可,我一定会正式请两位吃饭,以期得到你们的首肯。”

他的话说得滴水不漏,纪景也无心再多加讽刺,否则就太没完没了了。于是他表示时间有限,大家还是赶紧出发去工厂的好,几个人便坐上了公司的商务车,一路向位于本市下属县级市远郊区的服装厂奔去。

其实事情并不算很复杂,是最新一批服装验出甲醛不合格。但要命的是,这批服装是公司第一次推出的一款oversized双面绒长款外套,并且在广告推广上刻意宣传了孕中期的准妈妈们穿上可以完美遮挡身材。这被嗅觉敏锐的媒体抓住了小辫子,他们在各种网络平台上大做文章,一些自媒体、网络主播也加入了谴责大军的行列,所以事情瞬间被放大了很多倍。

目前所能掌握的情况是,工厂所采购的原材料和同批次其他外套都没有问题,只有被抽检的那一箱外套出现甲醛超标的情况。林维夏一度觉得事情太过凑巧,怎么就恰好那一箱有问题,又恰好被抽检到?

厂长李福光早早站在工厂大门口迎接他们,现年已经六十五岁的他本应在家安享晚年,但他跟林维夏的父亲相交甚深,见林维夏创业不易,愿意为她守着工厂。而林维夏也希望有信得过的人把控产品关,对他的留任十分感激。

林维夏下了车便快步走到李福光身边:“李叔叔,这么热的天,您站在这儿干什么,万一中暑了怎么办?”

“我这身子骨硬朗得很,你不用替我担心。”李福光注意到站在林维夏身后的叶瀚城,好奇地问:“这位是……”

还没等林维夏介绍,叶瀚城友好地向李福光伸出手:“李老您好,我是叶瀚城。”

听到叶瀚城的名字,李福光似乎知道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看了林维夏一眼,笑眯眯地跟他握手:“原来是叶总,久闻大名,之前公司为令堂定制的礼服,令堂可还满意?”

叶瀚城连忙道:“非常满意,母亲对阿夏的设计一直赞不绝口呢。”

“我也听说了公司这次危机公关交由叶总的公司来帮忙处理,没想到叶总居然亲自驾临,没做好接待准备,还请您海涵。”

“您太客气了,千万别这么说。”叶瀚城诚恳地:“李老,您是前辈,就叫我瀚城吧。”

在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纪景冷冷开口:“寒暄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早点进去谈一谈正事。”

说罢他便带头往工厂里走去。李福光礼貌地示意叶瀚城先走,叶瀚城便紧跟在纪景后面。林维夏和李福光并排走在最后。

李福光悄么声地对林维夏说:“小夏,眼光不错。”

林维夏怔了怔,一脸无奈:“李叔叔,想不到你也爱听八卦。”

“厂子上下就这么几个人,来回议论的不是家长里短就是总公司那点事儿,想听不见都难。”李福光关心地看着林维夏:“你年纪也不小了,能有个着落我也安心。”

“就算没有另一半,我也会好好照顾我自己的。您就放心吧。”

李福光笑了笑:“你呀,还是这么倔。”

工厂的生产区很大,各条生产线上的员工们也都在各自忙活着,有几个好奇的时不时打量着纪景他们一行人。叶瀚城从没有到过服装加工厂,也极有兴趣地四下张望着。

纪景看到叶瀚城一副新奇的模样,冷冷一笑:“叶兄从没有到过工厂吧?”

“去过一些冶金锻造的工厂,服装加工厂是第一次来。”叶瀚城的声音中难掩兴奋之情:“我对机械工业有种难以言表的热爱,总觉得这种机械之美是人类的智慧之光。这种美感很特殊,跟艺术品所带来的美感是不一样的,”

“哦,是吗?”纪景也不自禁地去打量那些机器:“机械之美,跟几何图形的美感有异曲同工之妙,换言之,是规则之美。看来叶兄是喜欢循规蹈矩的人,跟我和夏夏这些做设计的人不同,我们就是要突破规则,展现自我。”

“所以我是成不了像你们这样的艺术家了。”叶瀚城似乎没听出纪景话里有话,简单结束了这场对话。

李福光将他们三人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秘书给大家上了解暑的凉茶。大家刚坐定,待秘书出门,将门关好,李福光便开口:“废话我也不多说了,这次的事情,我觉得是有内鬼。”

“看是看清了,只不过我越来越喜欢。”叶瀚城认认真真地看着林维夏的眼睛:“上次是你主动,这次该我了。”

正说着,他突然捧起林维夏的脸庞,轻轻地吻在她的嘴唇上。林维夏不由地闭上眼睛,她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再也站不住了,只能双手环住叶瀚城的腰,将他拥得更紧一些……

说罢她便转头向天台大门走去,叶瀚城却还不依不舍地追在后面说:“这个可不能算数啊,我要正式的,正式的!”

所有的人都回到会议室,只有纪景还没回来。会议室里空调开得很足,聂榆阳就让人给叶瀚城买了热美式。叶瀚城接过来,连声说谢谢,小口小口地喝着。

这时纪景才一脸失魂落魄地回来,他两鬓和前额的头发都湿了,脸上还有未擦干的水渍。他看到叶瀚城在喝热的美式咖啡,语带讥讽地说:“叶总应该喝冰咖啡,降降火。”说罢便径直走向自己的位子。

这时突然传来“砰”的一声,两个人赶紧分开,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是天台的门。

“哦,这可不行。”

林维夏诧异地看着叶瀚城,突然间有些懊恼,觉得自己还是过分了:“这下你看清我的真面目了吧?”

叶瀚城怔了怔,反应过来,开心地笑了,随即他又想起什么来,急切地问道:“你说要补上那一吻,不是这个吧?”

林维夏坏笑:“快回去吧,休息时间要过了,你可是来工作的。”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