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31章 挥别错的才能跟对的相逢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0
  • 字数:12504

看着他们三个人似乎站在了一条战线上,而自己反而像个局外人,纪景有些恼火,本来他就看叶瀚城不顺眼,顺势将矛头对准了他:“叶兄,你是来帮我们解决问题的,现在怎么办?你尽快出个方案吧。现在公司正在风口浪尖上,尽快找到背后下黑手的人,我们也好有交代。难不成,你还真希望我和夏夏公开道歉?”

李福光也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只是排除了其他可能,这个是唯一说得通的解释了。”他长叹一口气,站起身在办公室里踱着步:“这两天我把这条生产线的每一道工序都反复检查了很多遍,包括工人的操作、颜料的配比等等,都没有发现问题。回来又盯着车间的监控录像看,看得我眼都花了,也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如果说是生产事故,我不相信,只有可能是有人从中做手脚。”

李福光说的话一字一句都砸在林维夏的心尖上,之前她觉得有些事情不对劲,恐怕就是这个原因,也是最让她害怕的原因。如果真的是自己公司的生产事故都好,最起码从此严肃纪律,严加防范,还是能杜绝这类问题的出现。可真的是有人暗地想要害他们,这事情就难办了。这次危机解决,还会有下次,防不胜防。可是更令她疑惑的是,究竟是谁对他们下这样的黑手呢?

大家安静地回到公司,聂榆阳在前台等着他们。她再次提出要带叶瀚城去吃饭,被叶瀚城拒绝。他只说等将来问题解决,在一起吃饭也不迟,现在手头还有很多工作,就不耽搁时间了。

聂榆阳看着叶瀚城意兴阑珊,也就不好再多劝:“那好吧,我让公司派车送你回去吧。”

纪景双眉紧皱,一脸不可置信:“厂子里的人都是李叔您的老手下,谁会做这种事情?”

“如果是我们的问题,自然是要道歉。就算是有内鬼害我们,还是我们的问题。公司总不能召开记者发布会向消费者哭诉有人故意坑我们吧?”林维夏很生气,这话脱口而出。纪景实在太不像话了,怎么能总是针对叶瀚城。纵然叶瀚城脾气好修养好,可他是她带来的人,纪景这么不收敛,明显也是针对自己。公司大局当前,这么做实在太幼稚了。

纪景看出林维夏生气了,抿着嘴什么都不说。倒是叶瀚城温和地开口,却是反对林维夏的说法:“记者会必须开,但是不能就生产问题道歉,否则会在消费者心中坐实了这个罪名。”

叶瀚城看两个人有些争执,本能地想打圆场:“阿夏应该是跟李厂长有同样的顾虑,怕伤了工人们的感情,将来事情是查出来了,但是人心散了,可能会引发更多的事故。”

“是啊,我就是担心这个。所以这事儿难办啊,何况我们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内部人干的,这么调查起来,大家肯定背后会议论。”李福光愁的双眉拧成了麻花,眼睛里也失去了神彩。

林维夏不禁一愣:“这……”

“可以从公司管理不善、监管不力的角度道歉,转移消费者注意力。并且诚恳表示幸亏质监部门负责,没有让这箱有问题的产品流入市场。”叶瀚城一边思考一边说道。

纪景冷冷地笑了笑,看了林维夏一眼。他分明是有讥讽的话要说,但是看到林维夏的表情不妙,他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

林维夏不解地看着叶瀚城:“这……这也太狡猾了吧?总给人感觉是在惺惺作态。”

听到李福光这么说,大家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色。叶瀚城疑惑地看向林维夏,只见她也是十分意外。

叶瀚城笑笑摇摇头:“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他扭头看向林维夏:“还坐我的车吧,我带你过来的,自然也要送你回去。”

林维夏点点头,听到这话的聂榆阳则是一脸八卦的笑:“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快点走吧。”

纪景看起来有些疲惫,还没等叶瀚城两人离开,他先说了句“那就恕不远送了”,自顾自地走进了公司。聂榆阳回头看了看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叶瀚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对聂榆阳说:“安桥给我发了邮件,明天发布会的时间地点都定了,下午两点钟,在蒙泰酒店大会议室。过一会儿我把你们的发言稿审核完,也会发到你们的邮箱。今晚你们都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会过来帮你们做模拟演练。”

聂榆阳赶忙道:“辛苦您还亲自盯着,您也好好休息。”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应该的。”电梯“叮”地一声停下,叶瀚城冲聂榆阳微笑着一点头:“那我们就先走了,明天见。”

叶瀚城转头对林维夏示意,两个人一起走进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叶瀚城长出了一口气,笑眯眯地看着林维夏:“我今天表现还不错吧。”

林维夏望着他邀功般的笑脸,先是一怔,随即忍俊不禁笑了起来:“如果十分是满分的话,我给你打十一分。”

“这么高?你不是在安慰我吧?”叶瀚城十分开心,眼中似乎有星光跃动。

“怎么?对自己这么没自信?”

“那倒不是,要是放在平常,只是这样做提案的小事,我对自己百分百放心。可是今天面对的是你,还有纪景,我莫名紧张。”叶瀚城坦白地说:“看来我还是不够专业,不能把感情和工作分开。”

“人本来就是感情动物,如果真的在工作上做到纯理性的话,恐怕工作之外,你也不剩多少感情。”林维夏认真地看着叶瀚城:“在我看来,有时候感情用事,反而是一种优点,证明你胸口里跳动的是心,不是计算机。”

叶瀚城略带诧异地看着林维夏,久久没有说话。林维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反而有点不知所措:“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吗?”

“我是真没想到,你这么会安慰人,看来在我心里,你的优点清单上又要加一条了。”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叶瀚城很自然地拉起林维夏的手向外走去。

林维夏打趣道:“那能不能麻烦叶先生告诉我,我的那个优点清单上都有哪几条?恐怕这个清单并不长吧。”

这下轮到叶瀚城反问林维夏:“你对自己也这么没信心吗?”

林维夏无奈地耸耸肩:“毕竟和你相识到现在,我好像一直在欺负你。就算你戴着粉丝滤镜,也不得不实事求是吧。”

两人走到车前,叶瀚城先打开副驾驶车门,搀扶林维夏上车坐稳。

“干嘛扶我,难道我还跳不上SUV吗?”林维夏冲他眨眨眼:“显得我好像老人家。”

叶瀚城替她关好车门,自己再绕到驾驶座坐好,发动汽车:“你们女同胞那十厘米的恨天高我看着都肝儿颤,万一你一个不小心摔着了怎么办?”

“原来是怕我出事赖上你啊!亏我还以为你是真的绅士。”林维夏打趣道。

叶瀚城微微一笑:“绅士嘛,我是不敢当,窃以为还差得很远。但是你要想赖上我,那尽管赖,我敞开怀抱等着。”

林维夏看看他的侧脸,忍不住再次问道:“哎,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在你的那个清单上,我到底有什么优点呢?”

“其实上面只有三个字。”叶瀚城勾起嘴角,一脸得意:“你的名字。”

林维夏怔了怔,若有所思没有说话。叶瀚城见她没有反应,有些意外,赶忙解释道:“意思就是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别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唉……”林维夏长叹一口气,落寞地望向窗外:“原来就是我毫无优点呗!”

“不不,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你怎么会没有优点呢?你善良、漂亮、做事认真负责、独立、善解人意……”叶瀚城忙不迭地解释,一时之间竟然觉得自己词穷。他原本觉得,世间最美好的词语用来形容林维夏都不为过,可是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林维夏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好了好了,看你是个机灵鬼,怎么连我在逗你都看不出来。”

“天哪!”叶瀚城松了口气:“我真以为我又把你得罪了呢。你还真是调情界的终结者。”

“看来,你今天确实是紧张了呢,现在都还没放松下来,这么好骗。”林维夏换上一副诚恳的面孔:“不过我的确要为我哥道歉,他因为我的原因而对你一直有敌意,今天有些变本加厉了,实在对不起。你的脾气可真好,他说的话我都听不下去了,你还能彬彬有礼地对他。”

叶瀚城握着方向盘,一脸轻松:“干我们这行的,阴阳怪气的甲方见的还少吗?纪景算好的了,况且我知道他为什么故意为难我,这反而让我……怎么说呢,感觉更有优势了。”

“更有优势?”

叶瀚城沉吟几秒钟,突然把车停在一边,郑重地望着林维夏:“阿夏,你之前问过我,为什么不问问你和纪景的关系,我知道那应该不是什么开心的回忆,所以我不想问,不想让你难过。但是我也能看出来,你和纪景,有过一段感情。”

林维夏曾经想过,纪景是她越不过去的鸿沟、瞒不了的事实,如果她想跟叶瀚城做朋友,即便不是男女朋友,她也该用最简单的方法跟叶瀚城把事情大致说一下。可是一时之间,她又找不到由头来说这件事,总不能好端端地突然对他讲:“哎,瀚城,我和我哥曾经有过那么一二三四……”这样未免太太傻了。

所以她曾经盼望叶瀚城会主动问她,那样她就好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可惜叶瀚城在这方面太过于君子,连她主动提起这件事,都刻意不去问。而现在他又这样冷静理智地说出这个事实,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林维夏欲言又止。

“虽然我没有打探什么,但我也大概知道,由于你们双方父母再次组建家庭,你和纪景才以兄妹相称。由于那个时候你俩也都十四五岁,产生超出兄妹之间的感情,也很正常。但之后你们家,以及你们两个之间,一定发生了可怕的事情,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状况。纪景娶了聂榆阳,而你们两个却并未真正放开对方。”叶瀚城凝视着林维夏的眼睛:“我说的对吗?”

林维夏垂下眼睛,轻轻点点头。她低声说:“是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很可怕。”

“我知道你戒心强,缺乏安全感,一定是因为这件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不想提起它。我也知道,在与纪景的感情中,你很痛苦。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们两个永远不可能回到从前。你想挣脱,却被过往牢牢拴着,而他也不肯放手。”

听着叶瀚城的话,林维夏越来越心虚。她知道自己瞒不了他,却没有想过他竟然会了解得如此准确。她声音颤抖:“安桥不会跟你说这些,你怎么知道……”

叶瀚城:“人之所以情绪化,若非性格使然,一定是有令Ta纠结却无法解决的问题。从纪景对我的态度,从你借着酒意问我怕不怕被你利用,我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别忘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这种感觉,我也懂。”

他最后的那句话像鼓点一样重重敲在林维夏的心头,她放在膝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轻轻抖动。接下来他会说什么呢?他会觉得她跟纪景之间的关系太过混乱,而他也并不愿意介入其中,所以要跟她划清朋友的界限吗?也对,换了别人,谁都不想来趟这浑水吧。

然而叶瀚城的手却紧紧抓住了林维夏的手,他温暖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流淌:“我再引用一句被人引用滥了的话,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并非能容万事,但只因为我喜欢了你,所以懂得爱一个人的苦涩,也明白放不了手的艰难,才能站在你的立场去理解你。我知道你想逃离却逃不掉,我便愿意做那个拉你出泥潭的人。即便你最后不能同样爱我,至少看着你能解脱,能幸福,我也算求仁得仁。”

林维夏的眼泪大滴大滴落在叶瀚城的手背上,他慌忙拿了纸巾去给她擦眼泪:“我真不想弄哭你……这段话我想了很久,今天才敢说出来。其实刚刚我自己都起鸡皮疙瘩了……”

本来又感动又悲伤,被他这么一说,林维夏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接过叶瀚城为她擦眼泪的纸巾,嗔怪地轻轻打了他一拳:“你说你,本来搞得很像玛丽苏小说,现在可好,帅不过三秒。”

见她破涕为笑,叶瀚城神色也缓和了一些:“其实我不想把事情弄得好像很严重似的,因为这本来没什么,只不过一个人的感情问题而已。我希望你能轻轻松松生活,所以更不想自己给你带来沉重。”

林维夏擦干眼泪,自嘲地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把生活过成这样。”

“等你以后真正放下的时候,再说往事,就不会那么痛苦了。”叶瀚城:“但首先你要确定的是,你是真的想跟过去告别。”

叶瀚城的眼神又恢复了之前的认真,林维夏知道,只要她一点头,他会毫不犹豫地带自己离开目前这个泥潭。她望着叶瀚城的眼睛,声音有些颤抖:“我该怎么做?”

“其实……”叶瀚城表情突然有点尴尬:“不是说么,忘记上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新的恋情。但我要是真这么说,也太司马昭之心了。”

“难道你现在还不够司马昭之心吗?”林维夏又被他逗乐了。这个整天把追求她挂在嘴边上的男人,居然这个时候开始不好意思了。

叶瀚城也跟着她笑:“我现在这样只不过是想吓跑别的竞争者而已。阿夏,忘记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如同削骨割肉,没有那么容易。慢慢来,我会一直陪着你。”

“可是……如果我……如果我始终不能……”林维夏不忍心把这句话说出口,但是又怕给他虚假的希望,心里一直犹豫。但是叶瀚城明白她的担忧,坦然说道:“如果你不能爱上我,那我只好认输。可我愿意一直陪着你,不是为了得到你,是因为我爱你,想让你快乐。”

叶瀚城拉着林维夏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我不想说这样矫情的话,对我这个大直男来说实在太肉麻。可是有些话不说明确,总会让人误会。所以我干脆什么都说出来。这就是我的心,明明白白,你要不要,都是你的。我是个输得起的人,你也不用担心我。就酱,以后不许胡思乱想。”

林维夏的手心感受到他胸腔内跳动的心脏,感受到他的炽热和真诚。而他一句故意卖萌逗她开心的“就酱”也真的让她顿时嘴角上扬,情不自禁笑了出来。

叶瀚城伸开双手:“来吧,爱的抱抱。”他向林维夏探身过去,林维夏此刻看向窗外,却突然变了脸色,立刻推门下车,害叶瀚城扑了个空。他一脸纳闷,赶紧也下车跟了上去。

“依我看,报警吧,让专业人士来处理这件事。”纪景淡淡地说,但是他的右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看得出他很生气。

林维夏突然脱口而出:“不行!”但是话一出口,她看到纪景诧异的眼神,又有点恨自己太唐突。今天的事已经够让两人尴尬了,她还这么强烈地反对他,真是不给两人间的关系留退路。于是她赶紧缓和了语气:“哥,我的意思是,先别这么着急,我们再想想办法。李叔叔对厂子里的人都熟,说不定很快就能查出来。”

“接下来我们应该双线作战,李厂长您这儿就尽量多搜集证据,缩小怀疑范围,不要打草惊蛇。将来报警也能给警方提供更多的线索。而公司这边就尽快召开新闻发布会,先摆出解决问题的态度,挽回消费者对公司的信心。”叶瀚城看看纪景:“你是公司的创意总监,Yuliana是总经理,我会给你们两个人分别安排一次专访,用你们的个人魅力感动消费者。”

“个人魅力?”纪景语带讥讽地重复了这个词,表情促狭。林维夏担忧地看了看叶瀚城,后者面色一如既往地平静温和,似乎完全不受纪景的影响。

离开工厂,坐在车里,纪景靠在最后一排窗边闭目养神,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叶瀚城一直思考着什么,在手里的笔记本上又写又画,也没出声。林维夏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忍不住也拿出提包里的小本子,用中性笔勾勒起了叶瀚城的轮廓。

纪景不悦地说:“查出来还不是一样要报警?自己查太耽误时间了!”

“李厂长,依您看,这件事会是谁干的?”叶瀚城问出了林维夏马上就要问出口的问题。

李福光背着手,透过办公室门上的窗户,俯瞰着下面整个厂房:“不好说,经手过那箱货的人都有做手脚的机会,甚至连送货的司机都有可能。我也不好断定是谁,也不敢冒然去查,生怕伤了他们的感情。”

叶瀚城淡淡地笑道:“这不是狡猾,是公关策略。本来这也不是生产方面的问题,没必要将这个罪责揽上身。但这确实跟公司管理不善有关,这么道歉也无可厚非。至于是不是惺惺作态……阿夏,李厂长,你们真的关心这件事,消费者能感受得到。”

李福光连连点头:“瀚城在这方面是专业人士,你多提想法,我们积极配合。”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