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34章 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1
  • 字数:9204

林维夏还在思考,纪景却抢先说道:“我们没有应对过这类型事件,缺乏经验。既然有时间预演,那就多练习一下吧。”

但是当她赶到公司,却在前台看到纪景一张忧心忡忡的脸。“发生什么事了?”林维夏以为公司的事情又严重了。

“榆阳说她头疼得厉害,实在去不了发布会。”纪景有些着急,白皙的面庞微微泛红:“我刚把她送去医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车祸的伤还没好利索。”

快到郊区工厂的时候,两个小时已经过去了。罗平开着车,扭头看着副驾驶上坐着的聂榆阳,后者眉头紧锁,望着窗外。

“见了那个李厂长,你就说我是你一个朋友,不用解释太多。”罗平试图让聂榆阳宽心。

这倒是让林维夏松了口气,要是以后天天让叶瀚城送她上班,她也受不了,仿佛自己瘫痪了似的。虽然跟纪景多年相依为命,但是他并不是个会照顾人的人,大多时候比较自我,反倒是林维夏一直要照顾着他的习惯。也许这也是纪景无法放开她的缘故。依赖也是一种致命的习惯吧。

叶瀚城微笑:“没问题。需要咖啡吗?我去买。”

“好啊,冰拿铁,多加一份浓缩。夏夏喝美式,不加糖不加奶,别太烫。我们在会议室等你。”

“嗯,但愿她没有大碍。”叶瀚城点点头,看着林维夏和纪景:“你们也别担心,一个人缺席不会影响什么。但是你们两个要熟悉一下Yuliana的发言稿,到时候有记者提问你们方便应对。”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腕看了看手表:“那我再给你们半小时时间去熟悉她的讲稿,半小时之后我们在会议室做一个预演。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没有必要,也可以跳过这个环节。”

林维夏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纪景,他说话的样子很自然,不像是故意刁难,叶瀚城也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两个男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堆相交多年的好友。他们看着林维夏瞠目结舌的样子反而觉得奇怪,异口同声地说:“怎么了?”

“啊?哦……没什么,起太早精力不集中,有点走神。”林维夏扶额:“那就赶紧各忙各的吧。”

与此同时,聂榆阳走出医生诊室,在走廊尽头等着她的是罗平。聂榆阳的神情有一点点焦虑,罗平不禁担心起来:“怎么了?难道真有问题?”

“那倒不是,我就是担心,我这么缺席发布会真的好么?”聂榆阳忧心忡忡:“昨天跟我爸打电话,我还说让他看看我的能力。万一搞砸了怎么办……”

这一夜好像很漫长,又好像很短暂。林维夏睁开眼的时候,天还蒙蒙亮,拿起手机一看,才五点多。手机里还有一条叶瀚城发来的信息,他说忙得晚了点,早上就不去接她了,大家公司见。

聂榆阳头都没回:“放心,我能连这个都不懂吗,解释越多越露马脚。”

罗平继续说:“到了之后你不用说太多话,一切都让我来。就算将来出了什么问题,你也不用担责任。”

这下聂榆阳警觉地看向他:“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得,我也不想瞒你。今天我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把这个内鬼给抓出来。”罗平得意洋洋,聂榆阳的脸上却变了色:“抓内鬼?你可别胡来?一会儿就开新闻发布会,这个关键时候可不能再出什么乱子。”

罗平胸有成竹地说:“你就相信我一次吧。没把握的事我也不敢干,难道我还不怕你大小姐从此以后不理我吗?”

“那你刚才干嘛说什么担不但责任的话?”

“凡事不能把话说得太满,我有百分之九十八的把握,也不代表那百分之二的意外不会发生。”罗平遥遥看到前方工厂门口李福光已经在等候,轻轻拍了拍聂榆阳的手:“放心,真捅了大篓子,我以死谢罪。”

聂榆阳见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无可奈何,她倒是也想看看,这个罗平到底怎么抓住那个内鬼。

李福光看到聂榆阳的车越来越近,内心其实也很疑惑。昨天林维夏和纪景刚来过,今天要开发布会了,聂榆阳怎么跑到他这儿来了。更何况,聂榆阳除了一开始考察工厂的时候来过一次,之后再没出现过,今天她避开别人自己过来,究竟是什么用意。

由于跟林维夏和纪景两人比较熟悉,在情感上李福光自然是站在他们那边多一点,对聂榆阳这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没有多大好感。但聂榆阳毕竟是总经理,他就是再不喜欢她,也得对她恭恭敬敬。

聂榆阳下了车,李福光就迎了过去,并且招呼秘书把车帮他们停到厂房后面的停车场去。看到罗平,李福光有些意外,问聂榆阳:“这位是……”

“李厂长是吧?”罗平倒是很主动,把手伸了过去,跟李福光握了握手,自报家门:“我是榆阳的朋友,叫刘东,是名私家侦探。”

听到“私家侦探”这四个字,李福光的嘴角不禁抽抽了一下,恍惚感觉自己走错了片场。聂榆阳顿时觉得自己丢人丢得祖宗八辈都面上无光,偷偷在罗平背后狠狠拧了一下。

罗平笑得合不拢嘴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赶紧解释:“开个玩笑,让李厂长见笑了哈哈。我其实就是个开小额贷款公司的,别的本事没有,就是会打听消息。这次来也就是看看能不能帮到榆阳。咱们要不进去谈?”

李福光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快请进,快请进!”

罗平跟着李福光往厂房里走去,聂榆阳在他身边轻声问:“干嘛用假名?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假名安全。至于我葫芦里的药,嘿嘿,你说,人为什么要干坏事?”罗平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聂榆阳双眉一蹙:“你知道我不吃这套,赶紧说!”

“干坏事不就为了钱、权和女人。”罗平四下打量着厂房:“在这里工作的人,后两样也算够不着,那只有为了钱了。查查谁有经济上的问题不就知道了么?”

听到这里,聂榆阳眼珠转了转,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谁了?”

罗平笑而不语。走在前面的李福光回头看到他俩窃窃私语的样子,不禁有些疑惑。

蒙泰酒店的80层的休息室里,纪景站在落地窗边向外看着。窗外蓝天白云,能见度很高,能够俯瞰整座城市的宏伟景象,但此刻他内心却紧张得无心欣赏。他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林维夏和叶瀚城坐在沙发上低语,看起来他们好像很冷静。

林维夏的心理素质向来比他好,关键时刻能撑住场的永远是她。倒是自己,从那次事故之后,由于失忆,反而变得没什么自信,遇事会莫名慌乱。岳父总以为他性子稳,其实都是他装出来的。

手机震了一下,纪景看到是安桥在群里发了消息,说会场已经准备好,各家媒体也已经开始陆续进场。情况比他们预想得要好,答应出席的记者都到了,还有一些自媒体、时尚界的网红达人。安桥派人探了探他们的口风,好像大家的态度也都相对正面。

看到这里,三个人也都安了心。叶瀚城在群里回复安桥,说他们准备去会场。林维夏走到纪景身边:“哥,走吧?”

纪景向她微笑:“嗯。”

“这次一定没事,你放心吧。”林维夏安慰他:“最近瀚城给我找了很多企业危机公关的案例看,看完之后我也轻松了。只要我们态度好,公众总会理解的。”

纪景拉着林维夏的手,他突然安心了很多,轻轻点点头。叶瀚城已经拉开了大门等着他俩,三个人一起出了休息室,向会场走去。

饶是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林维夏还是差点被现场此起彼伏的闪光灯闪瞎了眼。之前也不是没开过发布会,但那都是为新品做宣传,和这次的心态完全不一样。这次感觉完全不像是开记者招待会,倒像是要当众签什么认罪协议。

叶瀚城在她耳边低声说:“阿夏,别紧张,按我们排练的来,跟我走,先到你的位置上坐好。”

林维夏机械地执行着叶瀚城的指令,看到长条桌上纪景和自己的姓名牌挨在一起,两个人走过去,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坐好。

叶瀚城坐在林维夏身边,纪景旁边则坐了公司的销售总监。安桥担任本次发布会的主持人,坐在最外侧。

丁雅美把自己的脸用深色粉底涂黑了好几个色度,戴了一顶假发,长长的斜刘海挡住了她三分之一的面孔,并且穿着一件黑色的运动服,混在众记者中。她用单反相机拉近焦距,捕捉着林维夏的脸。

“小林子,看来这次你真紧张了。”丁雅美心想:“虽然我答应你不来的,可是你落难,我怎么可能不管呢。但是我不能当众提有利于你们的问题了,万一被人发现我们是好朋友的关系,你就更说不清楚了。”

安桥见时间差不多,该来的人也都已经到场,便宣布发布会开始。下面的记者争先恐后地举手,提的问题大多都在叶瀚城为他们准备的问题列表里。

听到这些记得烂熟于心的问题,林维夏松了一口气,礼貌地一一进行作答。提问的记者们看来也都很满意,没有人进行更尖锐地追问。

童飞躲在会议室门外,扒着门缝往里看,心里十分忐忑不安。原本她现在应该坐在设计室角落自己的位子上使劲学习,但是中午她突然接到聂榆阳的电话,这位大老板让她务必赶到新闻发布会的会场,等候指挥。

这本来也没什么,反正聂榆阳想一出是一出她也习惯了。但是这次聂榆阳竟然要她不要告诉纪景,而且不能让纪景、林维夏、安桥和叶瀚城任何一个人发现她的存在。

童飞满脑子都是问号,但是她也不敢多问,只能按吩咐办事。避开聂榆阳指定的那四个人倒也容易,他们一早就去了休息室做准备。童飞拿着自己的工牌给保安看,保安见她是E&Y的职员,也就放她进了会议室所在的酒店大堂西翼。

现在发布会已经开了一会儿,看着风轻云淡,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聂榆阳的指示迟迟没有下达,童飞就像等待着另一只靴子掉下来的那个人一样,焦躁不安。

就在她觉得好像有点想上厕所,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她那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嗡嗡”地震动起来,把她吓了一大跳。童飞赶紧掏出手机,看到是聂榆阳的来电,弓着腰做贼似地溜到不远处的墙角,才颤抖着按下接听键。

“喂,Yuli……”童飞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聂榆阳的大嗓门给打断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很不满意。

“你怎么才接电话?现在发布会怎么样了?开完了吗?”

“还开着呢,听着一切正常,没什么大问题。”

“好,你听着,接下来一切按我说的做!”

聂榆阳吧啦吧啦说了很多话,童飞只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她没想到这样烫手的山芋会落到自己手里。聂榆阳说完,恶狠狠地警告她这件事如果出任何一点差错,她就立刻卷铺盖滚蛋。挂了电话,童飞在会议室门口焦虑地来回踱步,最后她一咬牙一跺脚,跑去酒店大厅。

童飞找到服务员,拿着自己的工牌对她说:“麻烦找你们的大堂经理,我们总经理刚刚打电话过来,有重要事情需要你们的帮助。”

“Yuliana头疼得厉害,现在在医院。下午的发布会恐怕她参加不了了,我们等你来重新安排一下。”林维夏简短地说。

叶瀚城关心地问:“那她现在严重吗?”

“去工厂看看,说不定能抓到背后搞鬼的那个。”

聂榆阳表情迟疑:“你有谱没谱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走吧,平时那么干脆利落,这个时候怎么婆婆妈妈的。”电梯开了,罗平不由分说地拉着聂榆阳进了电梯。

“医生还在检查,榆阳让我先回公司来。”纪景很自然地回答,他不像昨天那样对叶瀚城针锋相对,神情和语气都正常了许多。

林维夏松了一口气,不是舆论又出什么幺蛾子就好:“既然送去医院了,就别担心了,一会儿听听瀚城怎么安排。”

说曹操,曹操就到。她话音刚落,叶瀚城就从电梯里出来,他看见林维夏和纪景都在前台站着,一时有些疑惑:“这么巧?”

罗平松了一口气:“嗨,你可吓死我了。我说让你装病,刚才差点以为你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我能有什么问题,你也不盼我点好。反正检查也做了,有没有问题回头就能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