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35章 所谓真相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1
  • 字数:12658

底下已经有记者等不及,大喊道:“哎,怎么回事?要跟我们看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两名工作人员推着一辆推车进来,上面放着一台60寸的超薄平板电视,童飞怯生生地跟在后面,她垂着头一直不敢抬起来。

观众席上坐着的记者们不明所以,开始骚动。林维夏和纪景面面相觑,都看向叶瀚城。叶瀚城起身走到安桥身边,在她耳边低语几句。安桥点点头,快步向童飞走去。

刘志刚几次欲言又止,似乎面对镜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好不容易他组织好语言,才继续说:“这件事其实怪我。那天送货的时候,是我用公司的车放了点自己家的装修材料,可能有点粘结剂漏出来了,沾在装货的箱子上,所以……所以……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事,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他简短地陈述了事实,接下来就是喃喃地重复着“我不知道”这几个字,看上去非常自责。直播页面上的留言大致分成了两拨,一拨相信刘志刚的回答,一拨则主要是质疑的声音。

林维夏靠向椅背,不经意回头,看到叶瀚城也靠在椅背上。两个人的目光相触,叶瀚城向她轻轻微笑了一下,她觉得浑身重担全都卸了下来。

叶瀚城冲安桥使了个眼色,安桥点点头,拿起话筒:“各位请稍安勿躁,今天我们的总经理聂榆阳女士没有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但是她去了公司下属的服装制造厂,也是这次事件的发源地。现在她会在那边跟我们做连线直播,大家有问题可以跟她交流。”

坐在观众席上的丁雅美一直观察着林维夏和叶瀚城的表情,知道这件事肯定是聂榆阳自己搞出来的,她不由暗暗为林维夏捏了一把汗。

纪景立刻拿出手机拨号,可是聂榆阳的手机处于占线状态。林维夏再抬头一看,童飞正在跟人通话。

叶瀚城也看到了这一幕,他眉头轻锁:“算了,来不及了。看来Yuliana已经有了打算。我想她应该不会害自己的公司,我们静观其变。”

工作人员已经将电视调整好,推向发言台一侧的角落,这样全场人都能看到电视。他们向童飞示意,童飞便操作手机投屏,聂榆阳的脸立刻出现在了大屏幕上。这是某一个直播软件,透过镜头,大家都能看到,聂榆阳正身在工厂。

看到屏幕上童飞告诉她信号已接通之后,聂榆阳主动跟所有人打招呼:“大家好,我是E&Y的总经理聂榆阳,现在我正在公司的服装制造厂做直播,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按照房间号进来找我,向我提问。我也会把我现在掌握到的最新情况告诉大家。”

在场的媒体记者纷纷拿出手机来,按照房间号进入了直播。叶瀚城、林维夏和纪景都紧张地盯着电视,不知道聂榆阳到底要做什么。下面留言都在说,发布会已经进行得差不多,大家也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不如聂榆阳先说她所掌握的最新情况。聂榆阳看到后连连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跟大家介绍一下吧。”

“我之所以今天缺席新闻发布会,就是得到了一些内部消息,知道这次事故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说起来有些羞愧,在这里我要先向大家道个歉,这件事情完全是由于我们对员工的管理不善导致的。”

会议室里,一切采访都在有序进行,眼看发布会就要结束,林维夏心里放松了很多。她转头看着身旁的纪景,他正在回答记者有关设计方向的问题,一说到专业,他就变得滔滔不绝,再没有之前的忐忑不安。

聂榆阳的面孔再次出现在屏幕上:“我知道大家可能不太相信刘师傅的说法,但在座的都是媒体人,每个人都像福尔摩斯那样明察秋毫,我们也不敢欺骗大家。为了证实刘师傅的话,我们刚刚报了警,希望警方能介入调查,查出真相。”

这时画面里传来警笛的鸣叫声,一辆警车驶进院子,李厂长和刘志刚都恭恭敬敬地迎接。纪景看到画面一角闪过一个人影,很像是上次在写字楼前袭击他的那个人,不由得皱起眉,心想:“他怎么会在那?”

这时聂榆阳再将镜头对准自己:“接下来我就不能拍摄了,谢谢大家给我这次机会收看我的直播。我们公司将会如实向大家汇报调查结果。大家也不用担心刘志刚师傅,他是厂里的老员工,我们不会起诉他,只会按照公司制度进行定量处罚。这毕竟是个意外,谁也不想发生。谢谢各位,再见。”

说罢,聂榆阳便退出了直播。会议室里记者们开始相互议论起来。丁雅美听到自己身旁的两个记者也在小声说着什么。

“哎,他们这么弄,你信么?”

“不好说,你怎么看?”

“刚刚这场直播应该是临时的,要不你看台上那几个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所以我觉得还算可靠。再说他们不是也报了警吗,肯定不敢撒谎啊。”

“嗯,本来质量事件不算特别大的问题,要是在这上面再撒谎,那就太蠢了。”

“就是!”

丁雅美听着她们的说法,稍稍松了口气,她远远地看看台上心事重重的林维夏,犹豫了一下,猫着腰转身出了观众席,偷偷离开。

开完发布会,几个人坐在商务车里返回公司。司机开着车,童飞坐在副驾驶。叶瀚城陪着林维夏坐在中间一排,纪景和安桥坐在他们身后,大家谁都没说话。

林维夏只觉得自己累得快要瘫了,靠在椅背上。叶瀚城见她筋疲力尽,便伸出胳膊揽住她,让她能把头靠在自己肩膀。

纪景望着窗外,他的脑子里十分杂乱。偏头疼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起来,现在他感觉左边太阳穴一抽一抽地跳动着,刺激着他的神经。

安桥坐在纪景旁边,她正戴着耳机,膝盖上摊开着电脑,她一直在点击触摸板,刷新各个视频网站和社交网络的头条。

童飞悄悄转过头去,看着后面的各位领导,心情还是无法平复。刚刚发布会结束后,林维夏和纪景并没有怪她,她只是聂榆阳的工具而已,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令童飞激动到现在的,是聂榆阳的表现。她没想到平时那么骄纵、自我的女人关键时刻会想到这样的办法。她怕聂榆阳,羡慕聂榆阳,现在她对这个女人又多加了一份仰慕。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成为这样的人啊!

安桥突然响起的声音打破了车内凝固的空气:“老板,现在陆续有网站放出了今天发布会的视频,这次Yuliana的直播非常抓人眼球,成为大家讨论的热点。”

林维夏听到安桥的声音也醒了过来,回头看向她:“网友都说什么了?”

“大部分评价都是正面的。”安桥微笑道:“他们也都知道,公司出事的只有那一箱产品,其他各个产品线的产品都没有问题。所以大家也都相信刘师傅的话,是装修粘结剂渗进了包装箱。”

林维夏松了一口气:“真是吓死我了,她平时胡来也就罢了,没想到这次玩得更大。幸好没有出什么问题。”

叶瀚城莞尔一笑:“Yuliana也是个聪明的人,她应该知道怎样才是对公司好的。不过她今天这么做,确实也是在考验我们的业务能力。”

“哥,恐怕嫂子不是一时兴起吧,这事儿她应该是早有打算,不然怎么会这么顺利。”林维夏好奇地问道:“她之前没跟你提过吗?”

纪景一直眉头紧锁,发着愣。他的脑海中一直时不时地闪现出那个可疑男人的身影,林维夏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啊?哦,她没有跟我提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纪景犹豫了一下:“可能也有人在帮她吧。整个流程有很多环节都可能出问题,她一个没怎么去过工厂的人,怎么这么快能确认问题出在送货上。”

“有人帮她?谁啊?”林维夏嘟囔着,看了叶瀚城一眼。叶瀚城无奈地耸耸肩:“她朋友那么多,总有几个热心肠吧。”

纪景把目光再次移向窗外,心不在焉地说:“是啊,谁还没几个好朋友。”

“不知道她那边现在什么情况。”林维夏想跟纪景说,但欲言又止,转头望向童飞:“童飞,你跟Yuliana联系一下吧,看看现在她那边怎么样了,需不需要我们过去配合调查。再跟她说这边发布会已经结束,一切顺利。”

“哦,好,我……我发个短信问问她吧。”童飞迟疑了一下说道。

收到童飞短信的时候聂榆阳和罗平正在返程的车上。看完短信内容,聂榆阳又翻了翻社交网络,各方面得来的消息都很正面。她很是愉悦:“真是扬眉吐气的一天!出事这几天可真把我憋屈坏了。”

聂榆阳高兴得不得了,不顾罗平在开车,抱着他的脸狠狠亲了一口:“这次给你记一功!”

见她这么高兴,罗平更得意:“我就说相信我没错吧,还费什么钱请公关公司。”

“谁知道你还有这个本事啊。再说了,不还得靠公关公司笼络媒体,多发公关文嘛。”聂榆阳笑眯眯地看着罗平:“不过,你怎么这么聪明,一下子就猜出是司机有问题?你之前提过说人会为了钱做坏事,是什么意思啊?”

罗平笑了笑:“你还真的以为刘师傅说的那套是真的?”

聂榆阳十分诧异:“难道不是吗?”

想到这里,她眼睛瞪得溜圆,脸色顿时拉了下来:“罗平,我警告你,你可别坑我,要是被记者发现今天我们说的是假话,一切可就完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哎哟,姑奶奶,要讨好你可真难。”罗平冲聂榆阳眨了眨眼,你放心吧,假也不全假。事实经过确实是刘师傅说的那样,但是他家装修,难道非得用公司的车拉材料吗?即便是用公司的车,非得跟你们那些衣服一起运吗?

“你是说,这些都是设计好的?”

“对啊,有人给他钱,让他这么干的呗。”罗平脸上挂上似有似无的笑意:“也该着我帮你。这个刘师傅家里人开店,生意并不好。前两天还着了火,虽然没有造成大事故,但必须重新装修,大概几十万的缺口。我小弟本来想向他们拉贷款,刘师傅也曾经动过心。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反悔了,说自己有钱,不需要借了。”

聂榆阳一脸狐疑:“他哪来的钱?”

罗平看了聂榆阳一眼:“所以啊,你想嘛,除非他中彩票,否则他一个司机,哪来这么多钱?既然一下子拿到了这么多钱,肯定是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既然你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为什么不在直播的时候当面揭发他?这不就能证明我们公司是被陷害的吗?”

“那当然不行。你想想,换了你是旁观者,一个是普通意外事故,一个是背后阴谋,哪一个你接受起来比较容易?如果是背后阴谋,那指使刘师傅的人又是谁?这些问题你想好怎么回答了吗?你真当这是在演宫斗剧吗?”

“确实,你说的也有道理。要是真说有阴谋,又要被人说在编故事了。”聂榆阳琢磨着:“直播前你把刘师傅拉到一边,跟他说的就是这些?”

罗平翘起嘴角笑了笑:“对啊,叮嘱他几句,该配合演出就要卖力一点。”

“可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吧?都怪你,你要是早点跟我说,我就不在直播的时候说什么不追究他法律责任的话了。明明就是他害了公司,我还不能告他,多憋屈!”聂榆阳脱掉高跟鞋,抱着膝盖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嘟着嘴,像个发小姐脾气的少女。

罗平怜爱地看了她一眼:“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你揪着他不放有什么用?他只不过是一把枪而已,你要找的,是那个开枪的人。”

“另外,事实真相也不是不去揭露,而是要在适当的时候揭露,保证你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目前来看,只要你的公司脱困,你的地位能够保住,这就足够了。你所掌握的其他内部情况,就是你将来维护自己、打倒敌人的砝码!”

聂榆阳若有所思:“那你觉得背后捅刀子的那个人是谁?”

“这我可不敢随便乱说。”罗平目视前方,一脸正经。

聂榆阳一巴掌打在他胳膊上:“算了吧你,经过这件事儿我算是瞧出来了,你就是装傻充愣,其实什么都知道,脑子灵得很,难怪能混成现在这样。”

罗平哈哈笑着:“哟,聂大小姐终于看出我的优点了?我这心思可算是没白费。我也就是吃了没学历的亏,要是走正道,也不见得比那些什么精英高管差。”

“你现在也够可以了,斗心眼他们可都不是你的对手。”聂榆阳从杂物箱里拿出烟和打火机,点燃后吸了一口,又摇下车窗,将烟雾喷向窗外:“说说你怎么想的,你今天既然是有备而来,肯定已经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刘师傅在这个工厂工作超过十年了,李厂长跟他交情不错,大家对他的印象也都很好,他跟同事们相处得也像一家人一样。按理来说,他不会坑自家人,对吧?”

“对啊!”

“除非是,有人跟他说,做这件事,不会害了工厂和公司,顶多引起一场小风波。说不定这场小风波还能给公司制造话题,把你们这个一直不温不火的时尚公司品牌带进大众视野。”

“可这个谁敢保证?万一事情往相反的方向发展了呢?”

“所以人家请来了最信任的公关公司了呀!叶瀚城会害你们吗?就算是为了追那个姓林的丫头,他也会肝脑涂地不是?就像我对你一样。”

聂榆阳诧异地盯着罗平:“你是说,背后的人是林维夏?”

“或者是纪景。”罗平表情十分冷静:“再或者,像我之前猜想那样,他们两个人联手。谁受益最大,背后的人就可能是谁。”

“刘志刚、李福光、林维夏和纪景,他们几个都是认识多年的老关系,合起伙来做一个骗局不是没可能。他们演一场戏,既能把你架空,又能换得公司发展,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双赢。这就是一场苦肉计!”

“幸亏我打听到了这个消息,所以不顾一切带你过来,让你在发布会上直播,揭露真相。不管有没有用,至少向所有人证明,你聂榆阳是为这个公司在努力奔走的。不管是你父亲,还是关注这件事的其他人,都不能抹去你的功劳。这样纪景他们两个就不能架空你。”

聂榆阳听着罗平的话,忘记了抽烟,手里香烟的烟灰积得太长,掉下来洒了她一裙子,而她完全没有注意到。

罗平见聂榆阳久久不说话,扭头看她,只见她两眼含着泪水,神色失落,指间夹着的烟马上就要烧到手。于是他伸手夺下了她手里的烟头,顺便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

“我吧,也真是矛盾,知道真相残酷,犹豫着该不该告诉你。我不想看你伤心,但也只能伤你的心,才能让你看清一个人。可是不管我怎么做,心疼的都是我。你有我护着,我有谁呢?”

“不会的,纪景不会这么做。”聂榆阳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哑哑的:“他只是不爱我,我又不是他的仇人,他不会这么算计我。我了解他,他不会的……”

罗平冷笑一声:“我就知道你不信。算了,我也白费口舌,咱们慢慢走着瞧。”

酒店工作人员正在给电视接通电源并且调试,安桥在跟童飞窃窃私语。林维夏不可置信地看着童飞那张涨得通红的脸,大脑中千万条思绪飞过。“她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她是内鬼?”想到这里,她按捺不住,想要起身去阻止童飞,却被叶瀚城按住。

“你别着急,这么多媒体在这,不能轻举妄动。等安桥回来,我们顺势而为。”叶瀚城看向安桥,安桥已经结束了跟童飞的谈话,冲叶瀚城和林维夏点点头,冲他们走来。

会议室里的记者们顿时议论起来,还有人看向发言台这边,大喊:“服装出了问题,拿司机说事儿,有意思吗?”

安桥微笑道:“相信聂总这么做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我们看看这位师傅为什么这么说。”

林维夏眼睛紧紧盯着大屏幕,看着上面飞速划过的留言,也都在质疑公司推出一个员工来顶包。她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揪着那样难受,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安桥在他们几个人耳边低语:“童飞说是Yuliana让她这么做的,还说Yuliana现在在工厂。不如我们迅速跟Yuliana沟通一下。”

叶瀚城随即回到林维夏和纪景身旁:“那个女孩是你们公司的吗?”

纪景连连点头:“是,她刚来公司不久,之前做过夏夏的助理,现在是我的学生,已经调去了设计室。可我今天没让她过来。”

屏幕上留言爆棚,一条条迅速飞过,但是意思也都大致相同,追问事情真相。聂榆阳轻轻叹了口气:“是这样。这几天我们也在积极进行问题自查,才发现……算了,我还是让他本人来说吧。”

镜头转向一个四十岁左右、看上去很朴实的中年男子,他应该是从来没有做过直播,旁边聂榆阳的声音指导着他望向镜头。中年男子一脸愧疚,结结巴巴地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我叫刘志刚,是工厂的司机。被验出有问题的那箱货是我送的。”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