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36章 战士结盟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1
  • 字数:11602

“不会的,不可能。刘师傅是厂里的老员工,他会主动承认做了这样的事我已经觉得很奇怪了,更别说工厂会剥削他。李叔叔你也见过,他连让警方过来查内鬼都不愿意,顾及员工们的感情,怎么会剥削工人呢?”林维夏说得斩钉截铁。

叶瀚城拉着她,把她按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坐在旁边:“你别这么焦虑,事情虽然有点超出意料,但说实话我还挺佩服她,能想到这么一招现场直播。而且她还很聪明,表现得非常诚恳。在场记者都见多识广,虽然我们极力表现镇定,但他们也能看得出来这件事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也就没有配合演戏的嫌疑。所以目前来看,消息都是正面的。”

林维夏有点不放心:“我还是自己上网看看吧。”

“也好。我想还是两条腿走路吧,我找一个调查记者朋友,去工厂查一查。不过你别误会,我对李叔叔没有恶意,只是想让人从第三方的角度去验证这件事。”

“怎么会呢,我没有那么多心。你尽管做你该做的,别忘了你可是我的乙方,你要是光拿钱不做事,我可要问责。”林维夏莞尔一笑,冲叶瀚城挑挑眉。

一进门,林维夏就小心翼翼地问:“瀚城,你实话实说,今天聂榆阳这么一搞,会不会出更大的问题?”

“那你觉得这件事,会是假的吗?会是聂榆阳为了挽救公司,跟刘师傅达成的内部协议吗?”叶瀚城目光灼灼。

林维夏沉吟片刻:“这个我真不知道。刘师傅为了救公司,或许可能会答应当替罪羊。但是聂榆阳,我不觉得她有这么傻。再说了,当时李叔叔也在,以他的个性,不会允许聂榆阳做这样的事。”

“你觉得,什么才算重大纰漏?”林维夏不禁有些紧张。

“比如,这件事情是假的,只是拿来转移公众目光。或者这件事情背后还有其他隐情,我举个例子,狗血一点,像是这位刘师傅在工厂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他想报复。这些事情都会对公司的名誉有损,外界会说公司找替罪羊,或者根本就是血汗工厂,剥削工人。”

“那好,我心里只有一个疑点。”叶瀚城认真地说:“既然事情本身问题不大,聂榆阳为什么要装病避开你们,自己去工厂查这件事。同时她还不跟你们任何人打招呼,让童飞闯入发布会现场,直接在电视上投影进行直播。这确实造成我们的错愕,让在场记者认为这不是事先编排好的戏。可是她这么做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真的只是为了让她所披露的信息显得更真实吗?”

林维夏狐疑地看着叶瀚城:“你想表达什么?”

叶瀚城挠挠头,表情很是无奈:“我不知道。我只是说出我的怀疑。事情没有查出来之前,我不想对别人妄下论断。但是……”

他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林维夏知道他有自己的怀疑,只是可能不太方便说出口,于是便宽慰他道:“我知道你是君子,但既然有疑虑,还是说清楚的好。我也不是听风雨就是雨的人,这你应该知道。”

童飞替聂榆阳传话,说刘师傅已经录完口供,就等核实情况了,其他没什么事,让大家不用担心。现在也已经快到下班时间,所以有什么情况明天到公司再说。但是大家也都没有回家休息的打算,纪景说要看童飞的读书笔记和设计图稿,叶瀚城安排安桥回讴歌传媒,他则跟着林维夏去了她的办公室。

叶瀚城夸张地捂着胸口,做放松状:“这我可就放心了。”

林维夏掏出手机,点开微博随意看着,脸色却突然凝重起来:“坏了,雅美!”

-----------

丁雅美垂着头,站在吴睿的办公室里,旁边还有两个保安。

吴睿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正在播放办公室走廊里的监控录像。只见丁雅美偷偷摸摸地推开吴睿办公室的门,大概五分钟之后又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

吴睿推了推脸上的黑色眼镜框,冷笑地望着丁雅美:“行啊,小丁,你现在都能当特工了。偷偷跑进我的办公室,利用我的账号为你的好姐妹公司发微博,胆子真的很肥啊!”

“你只能证明我进了你了办公室,并不能证明我利用你的账号发微博……”丁雅美拒不承认,她咬着嘴唇,并不敢跟吴睿的目光接触。

吴睿挑挑眉毛:“哦,是吗?那要不要我报警,看看我的键盘上是不是有你的指纹?”

这下丁雅美无话可说,她转着眼珠着急地想着办法,看看到底怎样才能让自己脱困。这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的确是有点冲动了,应该再认真想个稳妥的办法。她只是有点着急想帮林维夏,但是公司已经明令禁止为E&Y发文,所以她即便写了文,也没办法通过编辑的审核发到自家网站上。

想来想去吴睿在业界也算有名气,她的微博关注度也高,如果利用她的微博为E&Y说好话,可能会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而且丁雅美之前做过她的助理,知道她有一个习惯,会让电脑记住她常用的登录密码,只要溜进她的办公室,一切都好解决。所以,她才趁吴睿去开例会的时候办了这件事,至于后果,她还真没想过。

不过目前看来结果有一部分是令人欣喜的,至少吴睿的那条微博带动了舆论,大家也都觉得E&Y这次的意外确实很令人可惜,甚至还有一部分顾客主动说她们之前买到的衣服都多么多么好,从没有出过问题。只是丁雅美并不太明白,吴睿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删除那条微博,难道是她想保留证据?

“怎么办怎么办?”丁雅美很是紧张,心里不停打鼓:“我知道学**是要付出代价的,可是这代价能不能不要太高……”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进来,竟然是邱子洋。

吴睿先是一脸惊诧,随即笑逐颜开:“哎呀,邱邱,真是好久不见了!”

说着她便走上前去跟邱子洋拥抱,邱子洋并没有回避,脸上挂着一丝模式化的微笑拥抱了她。丁雅美嘴角抽了抽,听到吴睿叫邱子洋“邱邱”,她抑制不住地犯恶心。

邱子洋瞟了一旁的丁雅美,并没有跟她打招呼,看着吴睿说:“听说你有个活儿要找我?”

“那个活儿你不是不想做吗?”吴睿故作天真地眨眨眼。

邱子洋笑眯眯地:“瞧你说的,我跟钱又没仇。咱俩私下聊聊?”

吴睿看看邱子洋,似乎明白了什么,便对丁雅美说:“等会儿我再跟你算账。你们都先出去吧。”

两名保安点点头,转身离开。丁雅美不解地看了看邱子洋,只是邱子洋并没有正眼看她。她也只好无奈地离开吴睿的办公室。

待丁雅美走出“危险区域”,她拿出手机,看到上面全是林维夏的未接来电,赶紧给她回了过去。

林维夏接到丁雅美的电话,立刻接通,叶瀚城也在旁边,她便按下了免提:“雅美,你怎么样了?瀚城也在,我们都很担心你。”

叶瀚城赶忙打招呼:“Hello!”

“还不太清楚呢,不过人证物证俱在,我怕是逃不了了。”丁雅美的声音很是幽怨。

“我一看那微博就知道肯定不是吴睿发的,你怎么想起来用她账号替我们发微博了呢?”林维夏气急败坏:“让我说你什么好!”

“就是觉得能帮上你呗。事已至此,你再批评我也没用啦。不过你说,她怎么没删微博呢?难不成是要逼着我跟她做交易?”

“她的段位可比你高多了,你得提防她,不管她提什么要求,你都要考虑考虑再答应她。”

叶瀚城想了想,说道:“她没删微博可能会考虑到其他影响吧。发一条只是表明态度,要是被人看见了再删掉,事情就会显得复杂了。她还得负责解释。”

“还是老叶说得有道理。”丁雅美的声音突然轻松了起来:“反正她有偶像包袱,我可没有。”

“老叶?”叶瀚城听了这个称呼,开心得像个孩子。

林维夏忽然想到:“哎,你们没有谈完吗?你怎么溜出来回我电话的?”

“别提了,邱子洋那家伙不知道怎么自己找上门来,说要跟吴睿谈谈之前她提的那个活儿。”丁雅美的声音偷着疲惫:“我也是有点看不懂他。”

听到这里,林维夏和叶瀚城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心知肚明,抿嘴而笑。林维夏对着电话说:“这样啊,那我真的是不用担心你了。你可对人家邱子洋好一点。我这边还要忙,回头联系。”

“什么好一点?你在说什么?”丁雅美十分不解,但是林维夏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她挂念着邱子洋和吴睿的谈话结果,并没有走远,只是在走廊的自动贩卖机里买了罐咖啡,边喝边等。

听到不远处有门响,丁雅美慌忙凑过头来看,见是邱子洋从吴睿办公室出来,便赶忙迎上去。她先拉着邱子洋的手腕,四下环顾,见没有人,又抬头对着摄像头做了个鬼脸,拉着邱子洋飞一般地逃跑了。

跑到楼梯口,邱子洋甩开丁雅美的手:“哎,行了吧,这里够安全的了。”

丁雅美气喘吁吁:“你怎么回事啊?干嘛突然跑过来。”

“接活儿呗,不然怎么办?等着饿死?”邱子洋一把夺过丁雅美手里的咖啡,拧开盖喝了一口。

丁雅美愣愣地看着邱子洋,傻了几秒,突然把咖啡抢过去:“这是我的,想喝你自己买去!”

邱子洋整个人都不好了:“哎,你……”

“我怎么了?”

“难怪你母胎solo!你什么都不懂!”

“喝个咖啡要懂什么?少在我面前卖弄,哼!”丁雅美挑衅似地喝了口咖啡给邱子洋看,随即侧过脸去偷笑了一下,心想:“老子看过的爱情小说比你拍过的照都多,还以为我不懂?”

邱子洋无奈做投降状:“行,你厉害,行了吧。对了,吴睿说这次她不跟你计较,下不为例,让你自己好自为之。”

说完他转身便走,突然被丁雅美从背后抱住。邱子洋挣扎了一下,放弃抵抗:“哎,松手。”

腰间那两只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圈得越来越紧。他感受到后背传来的温度,听到丁雅美“吃吃”的笑声,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丁雅美的脸贴在邱子洋的后背上,她甜蜜地笑:“刚刚,你是不是救我来了?”

“谁要救你,恰好而已。”邱子洋冷冷地:“没想到不走运,撞见你跟吴睿不知道在吵什么鬼。”

“嘿嘿,你真当我傻啊?好端端的你会向吴睿屈膝弯腰?”丁雅美抬起头,踮着脚尖,在邱子洋耳根后面,轻轻地说:“邱子洋,废话少说,想追我就快点承认。”

“呵,自以为是。”

还没等丁雅美反应过来,她已经被邱子洋按到了墙上。邱子洋双手撑着墙壁,低下头来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丁雅美瞪大双眼:“你……”

猝不及防,邱子洋突然吻上她的嘴唇,丁雅美的小心脏突然炸裂,她的大脑已经无法运转,仿佛所有的感知神经都集中在了双唇上……那是邱子洋的嘴唇,柔软而富有弹性,那是他须后水和香水混合的气味,一定含有什么该死的让人迷乱的香味,令她彻底沉沦,脑子里只有三个字无限循环,像弹幕一样飞过:“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吻了不知多久,邱子洋才松开她。丁雅美脸红红的,可那是因为激动,而不是害臊。她笑嘻嘻地问:“不是不承认吗?”

邱子洋捏着她的下巴:“我才不会任你摆布。亲你和追你是两件事。”

“癞皮狗!”丁雅美瞪他一眼,双手抱住他的脖子:“没用了,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已经盖章认证了。”

“你当我是猪肉吗?还盖章!”邱子洋突然用额头磕了磕丁雅美的额头:“没文化,都什么**喻。”

“是肉,美好的肉。”丁雅美的胳膊顺着邱子洋的后背慢慢滑下,放在他的腰际:“我早就眼馋了。”

“哼,我就知道。要不然你也不会对着我的写真流口水。”

“这对你来说是一种赞美,好吗?”丁雅美冲他挑挑眉:“你什么时候对我起了歹心?说!”

邱子洋眼神中划过一丝得意的笑意:“当你白痴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浑身散发着无穷的吸引力,实在令人难以抵挡。”

丁雅美冲他眨眨眼:“你怎么知道,那不是我为你量身定做的陷阱呢?我,最擅长守株待兔了。”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了几秒钟,谁也不服谁,最后邱子洋主动放弃:“算了,我不会跟我的女人计较。”

丁雅美听了这话乐得屁颠屁颠的,搂着他的胳膊踮脚亲了他一口:“这就对啦,我的男人才不会那么小气。”

邱子洋搂起丁雅美:“走吧,楼梯间憋得慌。”

“哎,你怎么知道这个时候跑来救我?”丁雅美一边走一边仰头望着邱子洋:“莫非你真的会神机妙算?”

“看到吴睿发那条微博,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你搞的鬼了!”邱子洋微微一笑:“要不你哪有那么好说话,昨天林维夏说不让你去新闻发布会,你就不去?我才不信。”

丁雅美十分开心:“算你了解我!”

邱子洋的眸子垂下来,看着丁雅美,里面满满全是暖意:“喜欢的就是你这份为朋友两肋插刀、一往无前的劲儿。你就像古代那种籍籍无名的小兵丁,上了战场全凭胸口一个‘勇字’一往无前地往前冲。单纯得可爱,执着得让人心醉。”

“哎呦喂,瞧你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丁雅美笑嘻嘻地:“顿时有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悲壮感。那万一我战死沙场怎么办?”

邱子洋拍拍丁雅美的脑门:“那怎么可能,你还有我。吾愿披坚执锐,护你一世周全。”

丁雅美冲邱子洋挑了挑眉毛:“那我们加油喽,战友!”

“你也别这么紧张,危机公关其实更重要的是看当事公司的态度,只要处理得当,危机就会被化解于无形。接下来要做的是恢复消费者信心,这件事情要长线作战。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可要有耐心。”

林维夏郁闷地长叹一口气:“真是倒霉,好端端却出了这种事。刘师傅我也认识,不像这样不小心的人啊。他怎么会用公司的的车拉自家的建筑材料呢?”

林维夏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她知道我哥最看重的就是公司,我对公司也没二心。不说别的,至少我们两个不会做有损公司利益的事。”

“那就好。”叶瀚城点点头:“你也别胡思乱想。”

“要不我给李叔叔打个电话,问一下今天的事情,先确认一下刘师傅这件事的真实性。”

“对,这其实是我想要跟你讨论的事情。”叶瀚城突然严肃起来:“表面上看,即便今天出了这样的意外,我们发布会还是取得了正面的效果。但是如果聂榆阳或者这个刘师傅所说的事情出现重大纰漏,被媒体知道了,可真的就万劫不复了。如果之前只是意外,那现在就是丑闻。”

“你就算啦!安桥回去会汇总数据报过来,你自己看的话,非但不能正确判断形势,还容易被网上键盘侠伤害,这又何必呢。”

“那接下来我们能干什么呢?今天好像也没什么工作可做了。但是不干点什么,我又觉得心里不踏实。”

“总归是闲谈莫论人非,我也不太习惯这样做。”叶瀚城仍旧是犹豫了一下:“但是,阿夏,聂榆阳是不是不太信任你和纪景?”

信任?这个词在林维夏的脑子里打转。她知道聂榆阳不喜欢自己,若说不信任,顶多是怀疑她和纪景之间的感情不纯粹。可是在工作上,聂榆阳向来是甩手掌柜,如果不信任他们的话,又怎么会放心让他们来负责公司具体业务呢?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