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38章 恋人未满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2
  • 字数:11168

林维夏这才想起来他们刚刚撞到了路边的石头路障上,赶紧跳下车看了一眼。所幸车头损毁得不算厉害。看来这G500丑归丑,还是挺抗造的。

服了药之后,叶瀚城渐渐平静下来,他扭头看着林维夏,脸上挤出一丝笑意,但说话声音仍旧虚弱:“有没有de javu?”

“什么de javu?”林维夏愕然。

林维夏在后视镜里对他莞尔一笑,随后目视前方专心开车。刚刚叶瀚城突然心绞痛,她虽然第一反应是帮他找药,但是当他逐渐缓过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心里既害怕又心疼。此刻的叶瀚城面孔苍白,双眼无神,她只希望他快点好起来,变回那个神采奕奕的他,所以并无暇判断自己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什么。

叶瀚城坐在后座,痴痴地望着林维夏的背影。从后视镜里,他还能看到她的眉眼。他看到她双眉轻蹙,看到她眼睛里的担忧,他的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似的突然疼了起来。

叶瀚城抬手指指杂物箱,林维夏赶忙打开一同翻找,找到硝酸甘油,倒出一粒塞进他的嘴巴里,接着又帮他放倒座椅。见他头上疼得直冒汗,她抽了几张纸巾轻轻给他擦拭着。

“不用了,我朋友心脏有点不好,我要赶紧送他去医院。这事故不是我们的问题,你们可以查监控。”

工作人员透过车窗看了看叶瀚城苍白的面孔,点点头:“嗯,还是赶快去医院吧。”

外面突然有人敲车窗,把里面两人又惊了一下。叶瀚城捂着胸口皱了皱眉。林维夏摇下车窗,见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怎么了?”

工作人员指了指他们的车头:“你们没事吧?要不要帮你们报警?”

林维夏从车里拿了一张名片递给他:“这是我的名片,等回头你联系我赔偿。”

工作人员点点头,转身离开。林维夏拉开驾驶座的门,对叶瀚城说:“来,你到后座躺着去。”

叶瀚城艰难地坐起来:“没事,我就坐在副驾驶陪你。”

“别逞强了,你再有什么事的话,我可承受不起。”

林维夏一下子急了,解开两人的安全带,扑到叶瀚城身边:“心脏不舒服是吗?你的药呢?”

到了市区医院,林维夏帮叶瀚城挂了急诊,在他做检查的同时,办好了各种手续。等她回到诊室,叶瀚城已经做完检查出来了,在门口的长椅上坐着等她。

林维夏诧异地:“完事儿了?”

“对啊。”叶瀚城笑道:“你以为需要多久?”

“不得进行详细检查吗?”林维夏一脸茫然:“哪能这么快。”

叶瀚城把她拉到身边坐下:“这样就行了。我有自己的心脏科医生,改天有时间,我跟他预约,上门好好做个检查。现在我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真的没事了?”林维夏仔细观察着他的脸色。

“没事啦,我还能骗你不成。”叶瀚城笑道:“你不是说要请我吃大餐吗?那能不能到你家去吃你做的家常菜呀?我饿坏了。”

听他说起肚子饿,林维夏才反应过来自己也饿得咕咕叫:“那好,咱们走吧。”

两个人刚踏进林维夏的家门,便有外卖小哥送上了她之前订的新鲜蔬菜。叶瀚城挑了挑眉:“过得很现代嘛!”

“那当然了,我们现代单身女青年,就要学会利用一些方便可靠的工具让自己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过去嫁个男人过日子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恨嫁?不存在的。男朋友是什么,可以吃么?”林维夏一边从袋子里取出各种肉和菜,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所有你需要的东西,手机app全搞定了。”

叶瀚城靠在厨房的门边,脸上挂着笑意,看着她为自己洗手作羹汤,心中暖暖的,忍不住跟她打趣:“你呀,话说得真让人心寒。我一个大男人站在这里,却被你谴责没有存在价值。真是暴殄天物。”

林维夏连连往外推他:“确实确实,还有点碍事。你出去待着吧,在沙发上躺会儿。我尽快做好。”

叶瀚城在客厅处理了几份邮件,就听到林维夏在厨房大喊:“可以吃饭啦!”还没等他走到厨房,就看到她用一个大托盘端了三菜一汤出来。

“还真是个女汉子啊!”叶瀚城忙不迭去接,却被林维夏避过去:“你是病人,需要我照顾。快躲开!”

叶瀚城只好侧身,看着她手脚麻利地把托盘端到饭厅的桌上,迅速摆好了碗盘和筷子。

“我看你受过专业训练啊!”叶瀚城叹道。

林维夏十分得意:“那当然,我在法国念书的时候,也是打过工的。不过当时也做不了waiter,只能打杂。怎么样,大少爷,你可没吃过苦吧?”

两人在饭桌前坐下,叶瀚城很有眼力见儿地为林维夏盛汤,听到自己被质疑,自然是不能低头。

“谁说的,我虽然不是打工吃苦,但是实习也很吃苦啊。做公关项目很磨人的你知道吗?还要看甲方态度。尤其我们这些小卒子,整天被支使来支使去,也很可怜的好吗?”

叶瀚城吃了一口菜,立刻满足地闭上眼睛:“好吃,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了。阿夏你真厉害!”

林维夏忍俊不禁:“行了行了,戏过了。不过是几样家常小菜,能好吃到哪里去。”

“家常菜才最难做,技巧高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合乎食客的口味。”叶瀚城咽下嘴里的饭,认真说道:“只有食客觉得好吃,这饭菜才有意义。”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难怪你看不上米其林。”

“食物是通往食客内心的路,米其林太追求刻板规定了,执行起来就显得太程式化。而且,饭菜做出来是要给人吃的,如果食客不满意,做得再好,技艺再精湛,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众口难调,这样厨师很为难啊。”

“我只是喜欢多关心顾客要什么的厨师,而不是高傲地认为自己做的一定对的厨师。态度是第一位的。”

林维夏看到叶瀚城又盛了第二碗饭,立刻按住他的手:“好了你不能再吃了。”

叶瀚城听到这话,脸上顿时现出委屈的表情:“为什么?我又不胖。”

“你心脏和肠胃都不太好,刚刚又心绞痛。吃太多血液供胃不供心脏,我怕你一会儿不舒服。还是少食多餐。”林维夏顿时觉得自己像不让人吃饱饭的周扒皮,有点于心不忍:“炉灶上小火熬着粥,过会儿饿了可以盛一碗喝。”

“那好吧……为了你那碗可口的粥,我忍。”叶瀚城悻悻地放下碗筷,小声嘟囔道:“从哪里听来的说法,不知道是不是……quack……”

看到他一副吃瘪的样子,林维夏心里笑开了花,但仍强迫自己板起脸来:“就算原理说得不对,这个时间了,少吃点没坏处。”

眼睁睁看林维夏收走了自己的碗,叶瀚城除了叹气也只能嘴上报复:“平时都被你的温柔骗了,现在原形毕露了吧,霸道总裁呢。”

“温柔?”林维夏笑出声来:“叶大少爷,你莫不是对温柔有什么误解。且不说我本性温不温柔,我对你就没温柔过啊!难道都是你脑补出来的?”

“不温柔吗?我觉得还行啊。”叶瀚城越说越心虚,声音顿时小了很多。

林维夏一边整理着餐桌,一边说:“从小我哥就说我是女土匪,看来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

“女土匪?”叶瀚城笑道:“果然是霸道总裁的另一种说法。”

把餐具扔进洗碗机,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那是林维夏随手打开的一部美剧,看着倒挺有意思,就接着看了下去,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点多钟。可能是很久没有放松了,总算迎来无事的一夜,居然一眨眼就到了这个时间。

林维夏推推旁边的叶瀚城:“不早了,你快回家吧,我送你回去。”

这话一出口,林维夏就觉得似乎没有任何说服力。如果他想回去的话,早就提出要回去了,还会在这里陪她一起看电视么。果不其然,叶瀚城开始耍赖。

“你送我回去,我还会想着送你回来,算了吧。”他靠在林维夏的肩膀上,用他那双小狗狗般可怜的眼睛望着她:“今晚住你这里,好不好……”

林维夏一根手指抵住他的额头,把他的脑袋推开:“你盘算这事儿已经很久了吧?”

叶瀚城笑眯眯地:“谁说的,我有这么心存不轨吗?这不是水到渠成的事嘛!”

林维夏懒得跟他争,反正现在她也不能把他打出去。所以她起身帮他准备换洗的衣服。幸好家里还有几件中性风oversize的T恤,要不然叶瀚城可能要裸奔了。

找了半天,林维夏想起什么,拿起钥匙下楼,不一会儿回来,扔给叶瀚城一包一次性内裤:“喏,洗完澡换上,不知道尺寸合不合适,至少不用真空。”

叶瀚城突然做泪牛满面状:“天哪,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一次性内裤感动……”

林维夏放好了水从洗手间走出来:“好了,你别贫嘴了,快去洗洗睡了。”

叶瀚城洗完澡出来,发现林维夏并没有多拿一套枕头被子什么的放在沙发上,十分高兴,贱贱地说:“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味道呀。”

林维夏白了他一眼:“你个病号,觉得能发生什么呢?”

“我现在没事了!”叶瀚城攥起拳头敲敲胸口:“身强力壮,棒的很!”

“算了吧!你去睡床,就别管我睡哪了。”林维夏丢下一句话,就进了浴室。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叶瀚城在她的床上已经睡着了。

印象中,她好像还没有见过他的睡颜,于是悄悄走近他身边,俯身好奇地看着。叶瀚城虽然不是那种眉目如画的长相,但是五官轮廓鲜明,剑眉星目,颇具男子魅力。他睫毛又长又浓,简直犯规,令人好不羡慕。

“口水快滴下来喽!”叶瀚城闭着眼,忽然开口说话,把林维夏吓了一跳。林维夏一气,低头咬住他的耳垂,轻轻用了力。

叶瀚城哀嚎一声,突然起身将林维夏扑倒在床上,鼻尖抵住她的鼻尖,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盯住她,轻声说:“你这样犯规的知道吗?”

林维夏微微一笑,突然拉着叶瀚城用力翻滚,翻身压在了他的身上。叶瀚城原本没有用力,怕压到她,没想到现在却被她轻易地控制了主动权。林维夏得意地低下头,在他耳边低声说:“那又怎样,反正今晚什么都不会发生。看谁会比较难受。”

她声音低沉,吐出的气息喷在叶瀚城的耳朵里,撩拨着他所有的感官,令他无比心猿意马。他望着她如花的笑颜,吞了吞口水,喉结颤动,气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领略到了我的另一面了吧?”林维夏歪着头,得意地看着他。

叶瀚城声音干涩:“还真是个女土匪。”

林维夏见目的达到,十分开心,放开叶瀚城。正当她刚从他身上“转移”到床上时,叶瀚城的手臂突然箍住她的腰,将她紧靠着自己抱住。两个人身体和脸都紧紧贴着对方,呼吸相闻。

“这个样子,如果不接吻的话,会变成斗鸡眼。”林维夏盯着他,轻轻笑着,学他上次说的话。

叶瀚城看着她,却没有吻过去,表情越来越严肃。最终他松开她,身体向后挪了几寸,安静地看着她。

林维夏不解:“怎么了?”

“我们之间……到底什么情况?”叶瀚城迟疑了一下问道。

林维夏也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发现自己很喜欢撩拨叶瀚城,心底里也似乎并不介意跟他有进一步的发展。她也知道叶瀚城想要的回答,可是这个答案她必须要深思熟虑百般确认后才敢给出,否则她怕自己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可叶瀚城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我不喜欢名不正言不顺,阿夏。可能在你看来这样很矫情,但这对我很重要。”

“男未婚女未嫁,睡一睡没什么大不了。我也不是食古不化的人。可我不喜欢。更不喜欢这种事情发生在你我之间。而且,我很担心,你会因为我对你好,不愿伤害我,而委身于我。”

“呵,委身于你?你们现代人都这么说话吗?”林维夏讥讽地说:“那我如果那样的话算什么?为了报恩以身相许?”

叶瀚城拉住她的手,似乎怕她跑掉:“可能是我词不达意,但我希望你是因为爱我,而和我这样亲密。”

“既然你没有把握,又不喜欢糊里糊涂,那你为什么硬要留下来?”

叶瀚城转身平躺着,望着天花板,但是他并没有松开拉着林维夏的手。“有时候人的心理很复杂,我说不清楚。我想亲近你,想试探你,想知道你对我的感情究竟到了怎样的程度。我以为我主动,你就会回避,这样的挑逗可能对我来说,就是仅有的甜蜜。但我真的没想到,你不但没有回避,反而掌握了主动权。如此我便迷惑了,所以很想弄清楚,你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肉送到你嘴边,能吃的话就吃嘛,何必要管这肉为什么主动送上门来?”林维夏有些疲惫,也扭头平躺,和他一起望着天花板。

“不行,”叶瀚城摇摇头:“不能这样。你也不要把自己比喻成肉,这不一样。你在我心里很珍贵,我不允许你自轻自贱。”

林维夏抬了抬被叶瀚城拉住的手,苦笑了一下,闭上眼睛,缓缓地说:“好了好了,是我不对。其实我没有想跟你怎么样的,毕竟你今天身体状况也不太合适。可能就是我土匪本性发作吧,想逗逗你。但是这一切举动,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如果不是喜欢你,我不会给你半分暧昧。”

听到这话,叶瀚城微微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我。”

林维夏那边没了声音,叶瀚城转头看她,发现她已经安静睡去。他拉过被子,小心翼翼地给她盖上,又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他躺在她身旁,神色却变得有些凄凉,最终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

阿夏,我觉得我可能不配拥有你。

叶瀚城想着,轻轻叹了口气。

叶瀚城摇摇头:“哪有,都是怪刚才那条大狗,我这边刚提速它就冲过来了,我还以为是个人,生怕撞着他。”

他捏了捏林维夏的手:“让你替我担心了。你又救了我一命。”

“躺着不舒服。”叶瀚城笑道:“你放心,我没事了。其实你也完全不用送我去医院,送我回家就行。”

“那可不行,你看你说话都比平时小20分贝。”林维夏冷冷地:“还是不是我的乙方了?”

“甲方大大饶命!”

林维夏反过来握紧了他的手:“瞎说什么,哪有谁救了谁。”

“就是想起当年你救我的情景啊?”

“吓都吓死了,哪还有心情回忆往事!”林维夏嗔怪地说:“你最近是不是没好好休息?”

看到林维夏态度坚决,叶瀚城也就不再逞强,在她的搀扶下到后座躺好。他闭上眼睛,只觉得心口发闷,整个人呼吸困难,其实也并睡不着。于是他又睁开眼睛,挣扎着坐起来。

林维夏从后视镜看到他:“你怎么又起来了?”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