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39章 饥饿感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2
  • 字数:10420

林维夏开心地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就喜欢你这样干脆的人儿,晚上见!”

一大早就被人这样当公主对待,林维夏的心情好到飞起。匆匆洗漱完之后,她一边吃早餐,一边浏览手机上的各种新闻,尤其是关于EY公司的公关反应。大多报道都很正面,公司发来的各种数据也证明门店顾客人数有所增加,看样子顾客信心也在慢慢恢复。看样子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做一些商演和促销活动,拉近跟顾客之间的距离。

想到这里,她翻出叶瀚城的号码,但是想到他可能正在忙,自己又没什么急事,还是稍后给他发消息。她最终接通的是安桥的电话。

这件事迫在眉睫,必须尽快解决。时装周还有半个多月就要开幕了,现在需要尽早把邀请函和秀票寄出去,便于参加者安排时间。再说,如果寄得太晚,很难不让人联想到这次的危机公关事件,好不容易消除负面影响,如果再产生什么影子效应,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经过一番讨论与妥协,邀请函和秀票的设计稿及文案终于定了下来,一上午的好时光就这么消耗掉了。林维夏看看手机,很意外叶瀚城并没有回她的信息。她犹豫了一下,给他拨了电话过去。

林维夏看着他的字条,脸上不由地露出笑容。她起身去洗漱,路过饭厅,看到桌上摆了几个扣起来的盘子,打开看都是做好的早餐,不免感叹自己是遇到了怎样的神仙。

到了公司,聂榆阳没来上班,她跟前台打过电话,说是出去考察市场。看样子应该是去逛街了,林维夏心想,她不在倒也好,至少公司不会是低气压。

她顺口又问了一句纪景来没来,前台小妹说他也请了半天假,要下午才过来。公司危机解除,大家也都放松了警惕,慢慢变回原来的样子。

“啊不是,我本来就是想找你。你晚上有空吗?想约你吃饭。”林维夏笑道:

安桥的声音略有迟疑,应该是在思考,她很快回答说:“有时间。我来订座位吧,就去你喜欢的那家餐厅。晚上七点钟怎么样?”

走进办公室,一摞信件摆在她的桌上,大多是参与时装周的品牌发来的邀请函及秀票,制作得十分精美。这让林维夏突然想起来,最近忙得有点晕头转向,都忘了问自家品牌时装周活动的邀请函发没发出去。

突然接到她电话的市场总监明显底气不足:“呃,最近看你们太忙,也没敢打扰,邀请函和秀票的设计样稿都出来了,就等你们拿主意呢。”

林维夏气不打一处来:“工作就是工作,都一样重要,什么叫不敢打扰?”

“我这就把电子版发送到你邮箱。”

第二天醒来,叶瀚城已经不见了。床头柜上有一张便签,上面是他龙飞凤舞的笔迹:我去修车,你多睡会儿,回头联系。瀚城。

电话响了很多声,在她想挂掉的时候叶瀚城才接起来,声音似乎有些疲惫:“喂,阿夏。”

“你没事吧?声音听起来很累。”林维夏想起昨天他突发的心绞痛,有些担心。

叶瀚城清了清嗓子,恢复了一点力气:“是有点,开了一上午的会。”

“我也是呢。”林维夏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嘴角微扬:“谢谢你的早餐。帮我加了很多血。”

“那就算我没白忙活。”他的声音也隐藏着笑意。

“对了,晚上我约了安桥吃饭,你可不要临时扣下她加班。我和她好久没有正经吃过一次饭了。”

“本来没什么的,但是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一点事来。”叶瀚城打趣道。

林维夏忍俊不禁:“少来,刀山火海我也会去你们公司把她救出来。”

“女土匪要来的话,我只能乖乖放人了。放心吧,我怎么敢影响你们两个人约饭,这也算维护客户关系。”

“真是工作狂,三句离不开工作。”林维夏嗔怪道:“你这么勤奋,我也不能偷懒。先不聊了。”

“嗯,你先挂。”

挂上电话,叶瀚城的声音柔柔地缠绕在心头,林维夏只觉得全身的疲倦一扫而光,满电一般充满干劲。

童飞坐在设计室的角落里,对着今日份要交的设计稿发愁。她不经意抬头,便看到了林维夏走进来,赶紧向旁边的Sophie使眼色。

Sophie顺着童飞的目光看到了林维夏,赶紧迎了过去:“Estalla,有事吗?”

“哦,没什么要紧事,我就是想来看看时装周的设计准备得怎么样了。”林维夏并不想摆出一副监工的样子,说话语气尽可能婉转。

Sophie笑了笑:“这个你尽管放心,我们设计室上下齐心,并没有受到那件事的影响。早春系列的男装、女装、童装样衣都在制作当中,但是最重要的主款设计还在Eli那里,设计图他还没有公布。可能是为了保密吧,我们都非常期待。”

“你也知道他的性格了,自己还没有满意一定不会轻易拿出手。”林维夏替纪景打着圆场,但自己心里也犯嘀咕。

“话虽如此,但是时装周也近在眼前了,我们做设计师的,对别的事都不感兴趣,只想知道Eli今年的设计是怎样的。虽然主题是他带着我们一起定的,但如果主款总是不公布,我们也不放心。”Sophie话里有话,但脸上仍旧笑盈盈的:“这直接关系到Eli的脸面,也是我们这些设计师的脸面。更何况,还关系到公司下一季的订货量,相信你一定比我们还要重视。”

林维夏笑了笑:“那是当然。你们放心,我相信Eli一定能拿出让人满意的设计。”

“部分样衣都在陈列室里了,我让小周带你过去看。”Sophie正要招呼她的助理,被林维夏阻止。

“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去就可以。”林维夏笑笑:“我又不是不认识去陈列室的路。你们忙吧,我不打扰了。”

她向Sophie点头致意,向陈列室方向走去。

童飞呆呆地看着Sophie和林维夏的对话,就像是在旁观一场战役,不知不觉她额头冒了许多汗。

Sophie返回桌边整理着样布,童飞钦佩地对她说:“Sophie姐,你真厉害,敢跟Estalla这么说话,句句都是刀子。”

“不错嘛,能听出有刀子,说明你进步了。”Sophie冷笑了一声:“我那都是大实话,有什么不敢说的。不过,说话也分人,要是Yuliana,我才懒得招惹她。”

“我呢,不怕吵架,但是怕遇到吵不明白的人,那简直是浪费时间。”Sophie举起手里的样布,冲着阳光对比着。

“Eli到现在还没有对内公布主款设计,是很严重的事吗?”童飞怯生生地问。

Sophie叹了口气:“倒也算不上严重,稍微晚了点。只不过大家都有点担心。他近段时间状态这么不好,能拿出过硬的设计吗?如果主款设计不吸引人的话,我们其他人做得再多,别人也看不上眼。”

童飞若有所思,Sophie突然凑到她身旁:“哎,你最近常常去他办公室,有没有看见什么?”

“我?”童飞怔了怔,随即摇摇头:“没有。我在他面前头都不敢抬,还敢看什么别的东西。”

“唉,就知道问你也白问。”Sophie失望地返回她的座位:“你呀,当Eli学生也一段时间了,怎么看着一点变化都没有。”

童飞抠着手,一脸惶恐:“我能有什么变化?”

Sophie扭头打量了她一眼:“至少打扮上得变一变,你看你穿的,实在不像样。”

童飞低头看自己的连衣裙:“这……这不好吗?”

“完全没有自己的风格,也不知道怎么扬长避短。”Sophie手里拿着笔,对她比划道:“你一点也不像个时装设计师。顶多……算是个中规中矩的OL。”

“气质上也不行。”Sophie撇撇嘴摇摇头,继续甩刀子:“你太胖了,至少还得再瘦二十斤,要不然一点不精神。你可是创意总监的学生,能不能多点自信?”

童飞被她说得无地自容,低着头嗫嚅着:“我已经瘦了很多了……我现在连晚饭都不敢吃了……我妈也不让我吃……”

Sophie无奈地看着她:“如果不舍得一身剐,谁能走上那个万众瞩目的最高位?作为一个时装设计师,你不想走出去,到国外看看?你不想别人因为你的作品而尊重你?可是即便当你的作品已经知名海外,别人争先恐后想见你的时候,你愿意被人看到这么不完美的自己吗?还有,你连你自己,都穿不上你设计的衣服,你能忍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比划着童飞的身材,眉宇中已经掩盖不了嫌弃的神情:“你要能忍,那就继续放纵自己。反正我是不能忍。”

童飞尴尬地点点头:“那我继续努力。”

Sophie整理着桌上的各种配饰,继续絮絮叨叨地说:“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很努力,却一直不能进步吗?”

“为什么?”童飞愕然。

“因为你审美太差。我看得出Eli也看出了你这方面的问题,所以让你从各种经典设计中汲取营养,提高审美情趣。”Sophie手里的水晶配饰在阳光的照耀下闪亮着耀眼的光芒,她像欣赏至宝那样望着它们:“而你这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就代表着你的审美。”

“你觉得真正懂时尚的顾客,看到你这个人,会信任你的设计吗?”Sophie细长的丹凤眼瞟了童飞一眼,眼神中多了一丝嘲弄。

童飞难堪至极,脸涨得通红,但她还是做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看着Sophie:“谢谢你,Sophie姐……”

“不用谢我,我只是说出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毛病。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跟你说。”Sophie突然挑出一条水晶项链戴在童飞的脖子上,这个举动让童飞惶恐不已。

Sophie调整着项链在童飞脖子上的位置:“你最缺的,是huger,饥饿感。”

“饥饿感?”

“对,很想要一样东西、想到可以为它付出一切的饥饿感。说白了,就是你的欲望。你向来自卑,不敢有野心。但是亲爱的,相信我,野心和欲望,才是让你进步的阶梯,你会为了实现它们,不择手段。”

Sophie拿过自己桌上的镜子,放在童飞面前。童飞看着自己圆圆的、涨红的脸,和脖子上那条与自己格格不入、显得过于华丽的水晶项链,两者实在太不相称。

“不配对吧?”Sophie轻笑着,整理着童飞的头发,用它遮住了她圆圆的两颊,让她的脸看起来瘦了很多,镜子里的人似乎也好看了一些。

Sophie在童飞耳边低语:“项链是不会变的,但人,可以改变。”

童飞望着镜子里,看起来似乎不一样的自己,目光突然坚定起来。

林维夏在陈列室里转了一圈,看完了用来准备走秀的样衣,也没挑出什么毛病,便打算返回办公室,正好在走廊里看到了纪景。

“哥?你回来了?上午去哪儿了?”

纪景皱着眉,看着满腹心事,但是一见到林维夏,便有意识地舒展双眉:“哦,处理点小事,没什么。你在做什么?”

林维夏和他并肩向办公室走去:“刚看完我们时装周主秀的样衣。”

“哦,是吗?怎么样?”纪景随口问道。

“都挺好的,看来大家没因为这次事故而放松。”

“嗯,那就好。”

林维夏没看纪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很随意:“听Sophie说你的主款设计还没出来,这次这么保密呀?能不能给我看看,我还挺好奇的。”

纪景果然犹豫了一下,他想了想,才迟疑地回答:“我还有几个地方没有修改好,等调整完了,我先拿给你看。”

听他这么说,林维夏的心沉了沉。纪景很少会这样,他虽然非常随性,但是从来不拖稿,尤其是这么关键的设计。前几年时装周的时候,他都会早早把设计拿出来和林维夏讨论该怎么修改,这次居然拖到现在。

“不会很久的,一定来得及。”纪景看出来林维夏有些担心,赶忙说道:“就是最近事情太多,我没有事件去思考。”

林维夏点点头:“嗯,我明白。不是催你,时间你自己把握好就行。而且……尽量别让榆阳知道,要不然,她又要冲你发脾气。我不想这些无聊的争吵影响你的灵感。”

纪景走到办公室门口,停下脚步:“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他冲林维夏笑笑,推门进去,又关上门,并没有邀请她进去坐坐。林维夏觉得他有些奇怪,但并没有细想。今天好不容易有个好心情,晚上还要跟安桥一起吃饭,她不想胡思乱想害得自己瞎担心。

纪景坐在办公桌前,无比烦躁地看着自己所画的几张设计图,越看越恼火,他把这些设计图全部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真的完了吗?他呆呆地想。

安桥极力大声说:“我替老板来修车。”

“他不是说自己去修吗?”林维夏一愣。

放下电话,不到一分钟,林维夏就收到了邮件。设计稿中规中矩,主题不可谓不鲜明,但她总觉得哪里缺少了点什么。

这会儿纪景和聂榆阳也都在系统里回复了邮件,跟林维夏的想法一样,让市场部根据这次时装周主秀的主题再加强一下设计感。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在邮件里提到,要市场部跟林维夏多多沟通,最终定稿由她拍板。

这对真是神仙眷侣啊!林维夏摇摇头,十分无奈,只好召集市场部开会,设计部派人列席会议。

“他说他跟别人有约,让我帮他盯着修车。”安桥耐心解释道:“你找不到他吗?有急事?”

“喂,Estalla。”安桥的背景音很嘈杂,听起来像是在外面。

林维夏好奇:“这一大早的你去哪了?”

“发给Eli和Yuliana,抄送我。”林维夏赶忙补充道。

“明白明白!”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