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42章 转变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3
  • 字数:9490

“至于颜色……你觉得自己适合什么颜色呢?毕竟这件衣服你要自己穿上身的。”林维夏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哦,我觉得……我进公司这么久,也没能怎么提高,实在有点不像话,辜负了你们对我的培养。所以我也想再挑战一下自己。”童飞努力组织着语言,脸色再度泛红:“大家都说我穿得不像一个设计师,没有个性,Eli说我的设计图也没有任何提高。我就想着,把自己的设计做成衣服,自己穿,找找感觉。就算出丑,也能体会得更深刻一点,这样说不定能提高得快一些。”

林维夏听了她的想法,愕然:“你……你这想法确实够别致。”

童飞本来就因为自己总犯错而头疼,现在焕云一说,她更加难堪,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林维夏赶忙给焕云使眼色,让她别再说了。查理瞟了一眼童飞手里的布料以及旁边堆成一堆的废料,冷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

想想自己确实有点反应过度了,林维夏缓和了语气:“哦,没什么,我就是不太习惯有人在我背后看我画图。找我有事吗?”

童飞迟疑了一下:“黑……黑色?我知道自己还有点胖,所以……”

林维夏不禁笑了起来,笑得眼睛弯弯:“为了让自己显瘦,就只穿黑色吗?你可是个设计师啊!显瘦也不用只从颜色上入手嘛!再说了,现在大夏天的,你穿一身黑,视觉上看起来多闷。”

童飞点点头:“嗯,大家都这么说。可我总是配不好,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做不好,就多加练习。在设计上,你可以先从纯色入手。就比如这件裙子,宜简不宜繁,去掉让你减分的颜色搭配,也去掉这些奇怪的点缀。”林维夏认真地看着她画的效果图:“其实你的想法很大胆,将来也许会是你的风格。但是现在,不要轻易尝试。”

“那我该怎么办……”童飞的脸又红了起来。

林维夏仔细端详着她:“你的皮肤是不是有些敏感?所以总是红?建议用一些敏感肌专用的护肤品。除去这一点,其实你的皮肤底子还蛮好的,够干净,偏白皙。其实你可以大胆尝试一些其他的颜色。”

想到这里,她起身走到物料柜旁,从一堆衣料中拿出一卷宝蓝色雪纺面料。童飞赶紧跟过去,林维夏便拿着衣料在她身上比划着。

“瞧,这个颜色很适合你。显白,人也显精神。”林维夏说完,拿着料子回到她的桌前,看着童飞的设计图,又看看童飞:“其实你没有很胖啦,别这么不自信。也可以通过改变设计,在视觉上显得瘦一些。比如腰线这个位置的处理,稍微加高一点,把视觉重心转移开。”

童飞没想到林维夏的反应这么大,本能地退后了一步:“啊,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焕云很无奈,把背好的包又放下:“要不要我帮你啊?算我日行一善了。”

童飞一时之间竟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神色慌张地看看林维夏。林维夏没看她,倒是冲着焕云笑了笑:“这可是你说的。正好我这儿也需要你指点迷津呢。”

焕云得意地仰着头:“一顿日料,没商量!要很高级的那种!”

“成交!”

“哎哎哎,吃日料不能缺了我啊!”查理走到门口又返回来:“这样吧,焕云帮Estella,我来帮小童飞,忙完咱们一起去吃日料怎么样?”

还没等林维夏说话,焕云便大叫道:“就这么愉快地说定啦!”

童飞一直木木呆呆,不清楚现在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林维夏冲她笑笑,眨了一只眼睛。到公司来这么久,童飞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满满的善意,帮她的人还是她曾经连累的人。想到这里她不禁鼻子发酸,赶紧扭过脸去,悄悄擦掉滑出眼眶的泪水。

第二天童飞来公司上班的时候,她的出现令所有的人侧目。那个土气的圆脸的女孩似乎在一夜之间脱胎换骨,一身宝蓝色雪纺不规则下摆长裙配上黑色罗马高跟鞋让她的身材看起来高挑完美,亚麻色的长卷发随意地披落在肩膀上,与宝蓝色的衣服一起更衬得她肌肤似雪。

Sophie看到她差点惊掉下巴:“童飞?真的是你吗?”

童飞摘掉大墨镜,露出一张熟悉的笑脸:“是我呀Sophie姐,真的变化那么大吗?”

“你要不摘墨镜,我还真不敢认你。”Sophie上下打量着童飞:“你一夜暴富了?从哪里搞来这一身行头?你不是说自己没钱吗?”

童飞笑嘻嘻地说:“这些都不贵的,就鞋子贵了点,但是Estella说高跟鞋一定要买质量过硬的,不然脚受了伤会很麻烦。”

Sophie狐疑地看着她:“Estella?她帮你选的这些吗?”

“还有查理和焕云。”童飞十分开心:“一开始我还以为他们很难接触,其实他们都是特别善良的人,很愿意帮助我。”

“你昨天一天都泡在成衣室?”

“对啊,我特意向Eli请求,希望他能允许我用公司做样衣剩余的衣料做我设计的衣服,这样既能练手,又能改进我自己的问题,还能弥补我买不起大牌的缺陷。”童飞兴致勃勃地说道:“这件裙子就是昨天做的,Eatella帮我调整了颜色和款式,查理和焕云帮我打版、缝纫,他们两个的手工真好啊。”

“那当然了,他们俩都是高级成衣师。”Sophie脸色有点难看,嘟囔道:“两个人平时都高冷得很,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居然帮你。”

童飞似乎没有注意到Sophie的脸色,继续开心地说道:“昨天我做了好久都没能做出来,查理一上手,两个小时搞定。然后Estella带我们去吃了日料,接着就逛商场,他们三个帮我挑了这双鞋,花了我半个多月的工资呢,但我觉得值了!墨镜是Estella送我的,她说自己墨镜太多了,在家里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送人。对了,他们还帮我取了个英文名,叫Mia,说这个简单好记……”

“好了好了,看出你高兴来了,啰啰嗦嗦说这么多话。”Sophie返回自己的座位,整理桌面上的效果图,她忽然想起什么来似地看向童飞:“哎,你可别以为人家真的是日行一善。在他们眼里,你是Eli的学生,跟你搞好关系有百利而无一害。”

说罢她抱着图纸离开,高跟鞋踩在瓷砖的地面上发出快速而又清脆的响声。童飞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却想着:“你还不是一样。”

进了设计室这么久,大多数设计师都不怎么搭理她,就Sophie因为跟童飞的工作台挨着,才偶然跟她聊两句。上次Sophie“教育”她那些,算是一个多月来两人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了。童飞虽然反应迟钝一点,胆小窝囊一点,但她并不傻,她知道谁是真的对自己好。

Eli和Estella都是特别好的人,虽然他俩对她偶尔也会很严厉,但也是真心实意帮她。查理和焕云也一样,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但是,童飞心里也清楚,他们虽然帮她,对她好,但并未是真的把她当自己人看。他们对她好,只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好人罢了。

一天的好心情就这样被破坏了,童飞丧气地坐在座位上。她拉开抽屉,拿出林维夏的那本速写本,翻看着上面的各种设计草图,昨天林维夏帮她改设计的场景又浮现在她的脑海。

设计这种事,真的还是看天赋的吧,有的人好像掌握起来就那么容易。童飞不禁想,而她就算站在设计之神的面前,可能都会见面不相识。

她的眼睛停留在一张衬衫裙的设计草图上,这条衬衫裙只是草草勾勒了几笔,并没有上色,但是已经足够表达出这条裙子灵动活泼的神韵。童飞盯着这张图,心里暗暗想:“Eatella,你人这么好,就多帮帮我吧。”

童飞下定决心今天就交十条衬衫裙的设计给纪景,于是她把林维夏的速写本放回抽屉。抽屉里还有那天她从纪景的办公室捡回来的几个纸团,现在她才想起一直还没有来得及拆开看。趁四周无人,她把纸团拿了出来,悄悄拆开,发现上面是几款女装的设计草图。

这些草图并没有画完整,只是用笔简单描绘了一下,看得出设计者并不满意,于是到此为止,将这些图揉成了团。童飞仔细盯着这些草图,她根本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正当她还在思考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把这几张图纸一把抢了过去。童飞惊恐地抬头,发现是聂榆阳。

“这是谁画的?”聂榆阳看着图纸,皱起眉毛,随即冷笑着看着童飞:“肯定不是你。”

童飞心跳加速,一时之间,她想不到任何好的借口,只好哆哆嗦嗦地说出实情:“是Eli……我在他办公室捡的……”

“你捡他的设计图干什么?”

“我……我就是想学学……”

“公司档案室有他以前完成的设计,你不去找,为什么要找这些被他废了的?”聂榆阳打量了一下这几张图,紧紧盯着童飞:“你不是想泄露商业机密吧?这些看起来像是明年早春系列的主款设计。”

童飞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是不是,我真的只是好奇。我不敢做那种事!”

聂榆阳脸上闪过一丝刻薄的表情:“料你也不敢!但是以后这种瓜田李下的事儿你少干!”

她拿着设计图转身离去,童飞目送她的身影,才发现她今天穿的是一双平底鞋,难怪走路没声音呢。童飞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抽出纸巾擦着额头上的汗。她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

林维夏依旧泡在成衣室,昨天精力都用在童飞身上,她手里的活儿进展缓慢,现在才把版打好,准备开始裁剪布料。才刚下一剪子,就听见聂榆阳的声音飘了过来:“忙着呢?”

真是不想什么偏来什么,林维夏郁闷坏了,只好放下剪子,回头跟聂榆阳打招呼。查理和焕云冲聂榆阳笑了笑,算是意思过了。

聂榆阳走到工作台边,看了看旁边摆着的设计效果图,又看到林维夏拿的是高端的西装材料,微微一笑:“怎么?打算送给叶瀚城?”

“嗯,聊表谢意吧。”林维夏又补充道:“料子的钱我自己掏钱补上。”

“别说这么见外的话呀,这公司你也有股份,用点布料这不理所应当吗?”

“可别,公事公办,要不然财务的帐不好做。”

“那随你便吧,真是跟你哥一样死心眼。”聂榆阳无声地笑了笑,这笑容让林维夏觉得不妙。她这个时候跑来跟自己提纪景,一定没什么好事。

聂榆阳不是拐弯抹角的人,她直接把从童飞那里“缴获”的设计草图递给了林维夏:“这次主款设计看来不太妙,都这个时候了,效果图没出来不说,还在草图上来回改。要不你去跟他聊聊,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这已经是他说勉强还可以的了。”童飞垂头丧气地说。

林维夏打开设计图,这是一条中规中矩的腰间系带长裙,确实没有什么设计特色,配色也很拙劣,装饰又太过花哨。

按照林维夏指示的方向,童飞拿着设计图到工作台旁忙活了起来。林维夏也继续开始画她的效果图。等西装效果图画好,她仔细看看没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也开始打版。

她和童飞在工作台的两侧,各自忙活着。童飞的每一步都很迟疑,常常抬头看林维夏想请求帮助。可是转念一想,她又放弃了求助。如果总是要别人来帮,自己也没办法进步。所以不管错与对,还是自己来尝试吧。

两个人从早上忙到晚上下班,查理和焕云收拾收拾东西也准备离开了。临走之前,焕云到工作台瞟了童飞一眼,不禁笑道:“大小姐,您这再错下去,咱们这卷料子可就不够用的了。Estella那件是西装,本来就会精细点,所以进度慢很正常,可你这条裙子,换我都做出三条了。你到底行不行啊?”

“你的弱点在配色,你知道吗?”林维夏认真地看着她。

“但是……真正到了这一步,我还是觉得没勇气。”童飞挠了挠头,尴尬地说道:“所以想麻烦你帮我看一下设计图,看看能不能帮我调整一下,免得我太丢脸。”

童飞把设计图递到林维夏面前,林维夏接了过去:“你该去找Eli,不该来找我。”

林维夏拿起笔,在设计图上改动了一下,递给童飞看。童飞接过图纸,赞叹地说:“Estella,你真厉害,简单改几笔,我的设计图就完全变了个样。”

“这些都是基本功呀,你的基础确实差了一点。我能做出这样的修改,只不过因为知道要穿这件衣服的人是谁,所以才能对症下药。”林维夏笑盈盈地:“好了,你可以去打版了。工作台在那边,打版需要的东西那边也都有。”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