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43章 牵肠挂肚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3
  • 字数:6610

“一定会的,我正打算跟安桥沟通这件事。”林维夏拿起手机,做准备打电话状。

“那我们俩一定会吵起来,我现在不想跟他吵架,万一影响到他情绪,导致设计出问题,这就得不偿失了。”聂榆阳凑近林维夏:“毕竟有关公司声誉的事,你还得多担待点,帮他兜兜底。这话不用我再说得更明白了吧?”

意思就是如果纪景拿不出好的设计,就让她林维夏做B角,到时候迎风顶上呗!这样一来纪景心里肯定不爽,可聂榆阳算准了他不会跟林维夏计较,才来捏她这个软柿子。

快下班的时候林维夏收到了安桥发过来的邮件,她看了一眼商业演出活动请来的嘉宾,竟然是赫赫有名的演员乔鸿嘉。

乔鸿嘉是这几年冉冉升起的新星,势头非常火,热度几年不退,堪称娱乐圈的奇迹。林维夏不禁有些担心,这么大牌的明星到时候是否真的有档期参加他们的活动。

之前在工厂的直播,还有这次的反应,聂榆阳简直像变了一个人。林维夏十分奇怪,可她也不愿触纪景的霉头,于是打算把球踢回去:“前两天我已经问过他一次,他说没问题,现在再问他该恼火了。要不你去问问?”

聂榆阳见状,也就不再多问,点了下头转身离去。

林维夏是想打电话,但是她想打给的是叶瀚城。说来也怪,这个整天在她跟前转悠的家伙突然人间蒸发似的,还真让人觉得不适应。可是她拨通了叶瀚城的电话号码,却听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醒。无奈之下,她只好还是打给安桥。

“对,这的确是下一步的安排。”

“有了详细的计划书别忘了发给我一份。”

“老板去意大利了,上午的班机,估计现在还在飞机上。”安桥疑惑地问:“他没跟你说吗?”

“没说,我好几天都没有他的消息了,可能他比较忙吧。”林维夏心里略有点失望。说起来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到互相要报备行程的那种地步,但是听到他没跟自己说个再见就跑去出远差,她居然莫名沮丧。

电话里安桥的声音也有些疲惫:“确实忙,这几天都没怎么回公司。但是他吩咐我尽快做出EY商业演出活动的计划书,把时间定下来,赶紧给你发过去。我听他的意思,他一定会出席这个活动。”

林维夏忽然想到什么:“安桥,按你现在的计划,活动大概会什么时候举行?”

聂榆阳的这个举动令林维夏有些意外。要换了以前的她,早就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把这废掉的图纸甩在纪景脸上了,现在她竟然跑过来找林维夏曲线救国,这简直得体得太不像她了。

聂榆阳和纪景那边对商演活动的计划整体没有疑问,只是也跟林维夏有同样的担心。毕竟乔鸿嘉太火了,万一中间有什么差错,那EY这商业演出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带着满腹疑问,林维夏又拨通了安桥的电话,安桥的回答令林维夏意外。她说乔鸿嘉是叶瀚城的好朋友,叶瀚城已经亲自开口要求乔鸿嘉务必到场,乔鸿嘉也已经答应了。如果EY没有问题,他们可以迅速走合同。

既然这样,林维夏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乔鸿嘉的带货能力在整个娱乐圈都是超一流的,他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这样一来她也不用担心EY的各家门店门庭冷落了。如果事情进行得顺利的话,她还想请乔鸿嘉做EY的品牌代言人。

她越想越多,突然发现自己真是想入非非,还是赶紧把眼前这一关过去再说。叶瀚城帮了她这么大一个忙,她至少也得直接跟他说声谢谢。于是林维夏抱着手机开始编辑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给叶瀚城发消息好像特别难,她有些把握不准该以什么样的语气跟他说话。太客套的话,显得生疏,太亲密的话,似乎两人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毕竟人家连出国都不跟你说一声呢!

想到这里,林维夏还是有些许怨念,叶瀚城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耍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她万万不能上他的当!所以想来想去,她只写了简单一句话:“谢谢你帮公司请到乔鸿嘉。祝旅途安全,一切平安。”

为了告诉自己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在乎叶瀚城什么时候回信息,她把手机远远扔到了身后的办公桌上,然后继续埋头缝纫。可是她的耳朵一直支棱着,关注手机的每一个动向。她的手机的确是滴滴滴响个不停,可都是工作相关的邮件和短信,叶瀚城那边毫无动静。

林维夏不得不调出罗马时间,心里犯了嘀咕。明明那边是白天啊,为什么他不回自己的信息?一旦有这样的想法,她又会在心里责怪自己不懂事。人家是去工作的呀,怎么可能这么及时回她这样没什么急事的消息。唉,幸亏查理和焕云早下班了,要不然一定会被他们嘲笑。

晚上十一点,林维夏身心疲惫回到家,刚躺进浴缸,手机便响了。不知道是不是叶瀚城发来的,她有些好奇,可惜手机在客厅里。于是她匆忙从浴缸里出来,裹上浴巾,光着脚匆匆忙忙跑到客厅茶几上拿手机。

脚上有肥皂泡沫,客厅地板又是瓷砖,再加上她走得心太急,一不小心滑到在地。幸亏大半个身子都跌在旁边的地毯上,要不然她恐怕今夜就要去急诊了。

林维夏“爬”到茶几边,拿起手机,心里一阵狂跳。这果然是叶瀚城发来的信息:阿夏,抱歉走的时候太匆忙,没能跟你说一声。乔鸿嘉是我哥们,恰好那天他也有空档,所以能帮我。你也不必太挂心。最近可能会比较忙,所以没办法给你回信息,见谅。

这仍是他一贯温柔的语气,就算听不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文字,林维夏也莫名安心。于是她迅速回复:“没关系,公事要紧,你多保重。”

回完消息,林维夏整个悬着的心都放下了。她抱着手机傻笑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是光溜溜只裹了个浴袍,坐在地毯上,靠在茶几边,活脱脱一个为爱痴狂的怀春少女。没想到,还真被安桥说着了!

她对叶瀚城是爱吗?林维夏有点迷茫。她只爱过一个人,可是那种爱的感觉,跟现在又完全不一样。她和纪景在一起那么多年,从来没有分开过。平时也都是纪景依赖她多一点,她并未从他那里感受过如今天这般牵肠挂肚的感觉。

如此回忆起来,她和纪景的感情,大多是年少时情窦初开的那种感觉,由于两人的特殊关系,很快变成了一半家人一般爱人的状态。只是这种甜蜜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件事情就发生了。

纪景因此失去了部分记忆,对林维夏,他的脑海里似乎只留下了家人那部分情感。他只是知道自己爱过林维夏,可是那种爱的感觉已经不复存在。可他又放不开她,这种记不起却又不能甘心放手的纠结状态,才是他们两个后来多年痛苦的根源。

林维夏知道自己也有错,她如果能早早放手,寻找自己的生活,想必也不会是今天这种状态。也是她自己总抱着侥幸心理,期待哪天清晨纪景一醒来,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记起来。就是这样贪心,才会一步步走进泥潭,无力挣脱。而叶瀚城,就是拉她出泥潭的那只手。

让我爱上他吧,她这样想。

聂榆阳把眼光挪开:“你看,我也不怎么懂设计,做不来设计师的工作,公司里我能信任的设计师,也就是你和纪景了。可纪景呢,是个艺术家脾气,冷不得热不得,我还真怕他关键时候掉链子。所以只能巴巴地过来求你帮帮忙,多上点心。这毕竟是咱们三个人的公司,你说对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维夏也不好置身事外,只好认倒霉:“好,我找个恰当的机会问问他。”

“大概一个多星期。”

林维夏盘算了一下,如果紧紧手,再有查理和焕云的帮助,差不多那个时候西装可以做完,这样叶瀚城就能穿着她做的西装出席活动,简直完美。

想到这里她开心极了,跟安桥结束了通话,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西装的制作中。

“那真是辛苦啦!”聂榆阳满意地点头:“对了,按照叶瀚城给我们做的计划,咱们是不是可以进行一些商业演出活动了?”

林维夏心底蹭蹭冒着愤怒的小火苗,但是她也并不想跟聂榆阳在这里吵架。跟她吵就像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她想了想,陪着笑道:“你可别拿我开玩笑,我的设计水平能帮创意总监兜底吗?要是公司用我的设计做主款,那咱们公司可得关张大吉了。”

“你可别谦虚,上次给董墨设计的礼服得到那么多好评,明显你的实力不在纪景之下。”聂榆阳再次瞟了瞟林维夏手边西装和礼服裙的效果图,林维夏注意到,把两张图纸往纸板下推了推。

“估计要在两周后吧。计划晚上就能发给你看,如果不需要做太多修改的话,接下来就可以进行宣传预热,到两周后正式举行。”

“你们老板这趟意大利之行什么时候结束?”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