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44章 兔子变狐狸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4
  • 字数:7964

林维夏笑而不语,也不多做争辩。她不想在纪景面前提叶瀚城的事,免得吵无谓的架。

说是小礼服裙,但实际还是偏日常风格。为了上班也能穿,她把这套衣服设计成了两件套,外面是稍偏商务风的高腰外套,内搭则是一条一字领无袖背心裙,下摆略大,可以显得更俏皮一些。这样一套衣服就可以适应不同场合,大大提高了实用性。

由于想设计成情侣款,这套礼服裙的面料也选用了羊毛羊绒混纺的面料。受那晚看到的水雾的启发,她特意选了一款在混纺中加入了银丝的料子,在阳光或者灯光的照耀下,这件衣服会闪闪发光,仿佛自带柔光效果。

他说话的语气很平缓,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可是林维夏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那个人是谁?是做什么的?”林维夏小心翼翼地问,怕触动纪景的神经,让他无法维持现在的冷静。但是她也没想到,平时对人没有半分心机的纪景,居然也会雇人跟踪聂榆阳。嫉妒真是一味能令人迷失心智的毒药,能让温顺的白兔变成狡猾的狐狸。

等西装差不多快完成的时候,林维夏便开始做她的那件小礼服裙。她想等礼服裙也做得差不多的时候,同时对这两套衣服做微调,以达到真正能在细节上相互契合的效果。

可能纪景也不愿意再就这个问题多说什么,自己调转了话头:“你是来问主款设计的吧?是榆阳让你问的?”

“你知道就好,反正我是不敢催你的。”林维夏用茶夹夹了些茶叶放进壶中:“是她自己找我,说怕压不住火,跟你吵架,影响你灵感,才让我来。说起来也奇怪,你不觉得她就像变了个人吗?突然长大成熟了,考虑事情也周全了。”

“我还不是关心你嘛!”林维夏坐在沙发上,主动开始烧水,帮他沏茶。

纪景也起身到沙发坐下:“少来,你这些天过得这么充实,还有闲心关心我吗?”

纪景沉默不语,脸色却变得阴沉难看。

林维夏瞥见他的神色,有些疑惑。自己还没说什么呢,这就惹到他了?

“怎么了?设计图进展不顺利吗?”水烧到指定温度,林维夏赶紧拎起壶,开始注水。

“榆阳她……不是变了个人,而是身边有了别人。我猜就是那个人,在背后教她该怎么做事。”纪景垂着头,似乎很艰难才说出这些话。

接下来的时间林维夏都泡在成衣室度过。眼看着那套西装从草图到实物一点点成型,她又在细节部分反复打磨,用尽自己的小心思,心里满满的全是满足感,脑海中不断想象着叶瀚城穿上它的样子。

纪景深呼吸一口气,从手机里调出几张照片,递给林维夏。林维夏接过去,看到聂榆阳和一个高瘦的男人站在一起谈笑风生,眉眼中流露着快乐。这是她在纪景身边从不曾露出过的笑容。

林维夏心中一沉,难怪纪景这么担心,就像当初他觉得叶瀚城会带走自己一样,聂榆阳也会被照片上的这个男人紧紧拴住。这个男人如此聪明,聂榆阳在他的调教下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如果这个人对公司打什么鬼主意的话,大家将防不胜防。

“这人叫罗平,是个小混混,靠放高利贷为生,手底下有一群小弟。”纪景淡淡地说:“他和榆阳算是从小认识,两人在同一条街上长大,只不过没太有交集。”

林维夏仔细看着罗平的样子,论才华、论人品、论样貌,他没有一点能比过纪景。聂榆阳原本也偏爱纪景这样外表的人,可她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小混混?

“榆阳怎么会跟他在一起……”林维夏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声儿,赶紧闭嘴。

纪景冷笑:“这你不会不知道吧,榆阳什么都不缺,独缺一样。罗平能给她的,不过就是那一样罢了。”

林维夏有些迷惘:“可她爱的是你,缺的,是你给她的爱。罗平就是对她再好,他也不是你啊,难道真能代替得了?”

纪景紧紧抿住嘴不再说话,脸色更加阴暗。林维夏心里一紧,坏了,难道聂榆阳真的爱上了罗平?

也许在别人看来,聂榆阳不该是个缺爱的孩子,她要什么有什么,父亲还把她视为掌上明珠。可是在她最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父母却都不在身边。所以她才养成了任性、乱发脾气的火爆性格,这不过都是她想要让人关心、刷存在感的手段。

账户里突然打进来的几万块、早上醒来床头突然出现的爱马仕包包或者以她名字命名的游艇都比不过父母的陪伴,也填不满她心里的空洞,只会让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孤单的人。

所以当初纪景对她百般好,会被她认为是爱,她才会义无反顾地和他在一起。直到被纪景伤透了心,她才发现,她一直想要得到的爱再一次落空了。这种挫败感可以完全摧毁她的自信心和对外界的信任感。

也许这个罗平就是这个时候趁虚而入,他给了聂榆阳最想要的东西,那就是对她独一无二的宠爱。聂榆阳就算是铁石心肠,也会渐渐被他打动罢。再加上她本来其实毫无心机,如果罗平真正对她用些手段,那聂榆阳一定会被他耍得团团转。

一个从小在街头长大的混混,能混到现在这个程度,除了武力,也只有靠心机了。

这时候的林维夏手脚冰凉,她暂且不愿去想,一旦聂榆阳要跟纪景离婚大家会闹得多么难堪,她最害怕的却是聂榆阳会被罗平欺骗。

这个嫂子一向对她有敌意,一向爱针对她。可是她知道聂榆阳本性不坏,爱而不得的痛苦会让人发疯,这个滋味林维夏自己也知道。

所以这一刹那,林维夏突然非常心疼她。她看向纪景,不禁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我还没有想好。”纪景把林维夏刚刚冲好、却没有来得及喝的茶全部倒掉,重新烧水、添茶叶:“之前一直生气,还没有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但是有一点我很明确,这个公司,还有你我的职位,我要保住。她愿不愿意留公司,由她自己决定。但如果这个脸真的撕破了,我不太想再见到她。”

听着纪景一席话,林维夏心里一阵发紧:“哥,你现在想到的,只有这些吗?你不担心罗平接近她的动机?你不怕她受伤害吗?”

“我担心又有什么用?跟她说罗平是个人渣你别跟他来往?”纪景一脸讥讽的笑:“你觉得这个时候她会听我的吗?”

“我担心也好,不担心也好,根本没用,还不如实际一点,把最坏的打算做好。”

纪景挑眉,冷冷地看了林维夏一眼:“觉得我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吗?”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林维夏觉得匪夷所思,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根本不像她认识了二十年的哥哥。

“我真的不想看你们走到那一步,真的。”林维夏只觉得喉咙发干,她甚至有点说不出话来。

纪景倒了一杯茶给她:“可是几个月之前,你还希望我能离开她,跟你在一起。这么短的时间,一切都变了。你说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可靠吗?可靠的,只有利益。”

林维夏捧着茶杯的手微微发抖:“你不用故意说这样的话来刺我。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爽,想找个人出气,OK,我乐意奉陪,这是我做妹妹的责任。”

她把那杯茶放回茶几:“但这终究是你的事,我觉得你还是好好想想清楚到底该怎么处理。你们两个之间,不应该只剩下对彼此的怨恨。”

说罢,林维夏起身准备离开。她走到门口,被纪景喊住。

“夏夏!”

林维夏不想回头,背对着他站着:“还有什么事吗?”

“如果我失去了这个公司,你还会像以前那样一直在我身边吗?”

“哥,你放心。”林维夏叹了口气:“不管你拥不拥有这家公司,我都不会像以前那样在你身边了。”

说完这话,她径直拉开门出去,难过得不想再看纪景一眼。

然而刚出了门,林维夏就看见聂榆阳恰好也从办公室里出来。她没有心情跟她打招呼,转身自顾自地走着。

聂榆阳以为她跟纪景打探完消息,于是快步上前:“哎,你问得怎么样了?他做完设计了吗?”

她和罗平在一起的时候那灿烂的笑容再一次浮现在林维夏的眼前,林维夏觉得自己的心乱成一团,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她。

林维夏也不想当面质问聂榆阳为什么跟罗平在一起、罗平到底安的什么心,她觉得这不是自己该问的问题。她甚至觉得纪景不该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这样她就不会觉得困惑,也不会发现纪景冷漠的那一面。那让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好像在崩塌,而她却无能为力。

“我哥想保密,他连我都不愿意说。我跟他拌了几句嘴,逃出来了。”林维夏躲着聂榆阳的眼神:“如果你实在没把握,不如自己去问他吧。”

说完她加快脚步,逃一般地离开。聂榆阳望着林维夏的身影,皱起眉毛:“古里古怪的,搞什么鬼?”

她敲门的时候纪景正在看童飞交上来的设计图,最近一段时间童飞进步非常明显,就像脑子开窍了一样,每天做的作业虽然没有什么惊艳之处,但至少看着令人舒服多了。

林维夏进门的时候看到纪景正在看设计图,也饶有兴趣地凑上去看了一眼:“哟,童飞画的?有进步呀!果然名师出高徒。”

“你怎么知道的?亲眼看见的吗?”

纪景叹了一口气:“董墨慈善晚宴前,我曾经在这栋楼外被人袭击。那个人就是为了榆阳而来的。当时我被打懵了,事后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个疯子,随便乱攻击人。”

“但是前阵子,榆阳在新闻发布会上做直播的时候,镜头最后一角带到了那个人的身影,我觉得很熟悉,立刻就想起来了。回家之后我问榆阳是不是跟那个人有关系,她不承认,也不否认,但并没有给我确切的答案。我不甘心,所以找人跟踪榆阳,查她和那个人的关系,以及那个人的身份。”

纪景轻轻拍了拍她的脑门,笑道:“嘴这么甜,有什么事吧?听说你最近忙得很,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

可能女孩子都喜欢bling bling的感觉吧,林维夏这么安慰自己。

聂榆阳很挂念纪景的主款设计,见到林维夏的时候,总会不经意地提醒她这件事。林维夏被逼无奈,也觉得确实不能再拖了,只能硬着头皮去找纪景。

林维夏愣住了:“什么意思?身边有了别人?”

“难道还用我明说吗?”纪景的声音夹杂着愠怒和隐忍:“一开始我谁都不想说,这毕竟是我的耻辱。但我需要有人跟我商量,毕竟我和她之间,不仅仅是感情的问题。一旦我们两个婚姻出事,会连累到这家公司。”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