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恋空城与夏日痴

第47章 珍珠汗衫

  • 作者:观讳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05:05
  • 字数:13432

叶瀚城气得一把把乔鸿嘉推出去老远:“够了啊,不带这么玩的。也不注意下身份,万一被人拍到怎么办?你又要上热搜了。”

“滚!”叶瀚城也没看他,把西装小心翼翼地挂在椅背上。

男子抬起头来,英俊白皙的面庞上一双好看的眼睛,带着捉弄的笑意望向叶瀚城:“好久不见了,就给我这一个字的问候?”

安桥面无表情地走进休息室,冲乔鸿嘉露出职业微笑。乔鸿嘉报以同样的标准笑容,露出雪白的八颗牙齿。

叶瀚城递给安桥一杯水:“怎么样?一切都还顺利吧?”

叶瀚城拎着套着着防尘罩的西装进了休息室,沙发上坐着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低头看手机。知道叶瀚城进来,他头也不抬地说了句:“叶萌萌,还是这么准时啊!”

乔鸿嘉悠闲地摸摸下巴:“上热搜不好吗?热度没那么好维持,你懂的。”他回头望了一下窗外:“不过刚才确实该把窗帘拉好。”

“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叶瀚城郁闷地脱下西装外套,松了松领带结:“你的那些工作人员呢?什么时候落得这么清净?”

“来啊,都忘了你属狗的了。”乔鸿嘉把叉在腰上的手也扶在墙上,把叶瀚城圈在怀里,好整以暇地低头看着他,一脸调戏良家妇女的满足感。

这个时候安桥推门进来,两人瞬间同时望向门口。看到自家老板和巨星乔鸿嘉保持着这样一个令人尴尬的姿势,安桥调动起所有的专业细胞,尽量保持面无表情,冷静了一秒钟,退出门去,将门无声地关好。

乔鸿嘉坐在沙发上,长腿一甩,翘起了二郎腿:“他们在隔壁房间,我让他们别过来打扰我们。”

听了这话叶瀚城气结:“你这是要干什么?我不要面子的?”

看着一向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叶瀚城气得脸变成猪肝色,乔鸿嘉心里暗爽到了极点。他就喜欢捉弄叶瀚城,看老实人抓狂简直是天底下最爽的事情。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撩就火,真是屡试不爽。这多好玩。”乔鸿嘉慢悠悠地说:“我帮你这么大的忙,你让我过把瘾还不行?”

半个小时前。

“嗯,现在没什么问题。乔先生的粉丝已经在楼外大路边上等着了,相信中午的互动环节一定人声鼎沸,场面可观。”

“唉,那么多小姑娘,在光秃秃的路边上站着,不太好吧?”乔鸿嘉一边说,一边转着手指上的戒指:“萌萌,要不给搭个凉亭什么的?”

叶瀚城双目向乔鸿嘉射出两道冰冷的寒光,乔鸿嘉假装知错地轻轻打了一下嘴,这动作丝毫不走心。安桥装着什么都没听见,垂下头去看手机。

实在拿这个家伙没办法,叶瀚城郁闷得不行,但是这话确实也有道理,于是他吩咐安桥:“去联系一下商场,看看能不能多搭几个凉亭,派人买矿泉水送过去,来人都发一瓶。”

“好的。我们还特意定制了带有乔先生卡通头像的小扇子,要不要提前发放?准备了不少,应该会有富余。”

叶瀚城点点头,坐在椅子上:“好,你看着安排。”

“行,我先出去了,Estella快到了,我去地下停车场接她。”安桥迅速地瞥了一眼乔鸿嘉和叶瀚城:“你们继续。”

听到这话,叶瀚城刚喝进嘴里的水差点喷了出来,安桥已经飞快地出门,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乔鸿嘉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你这是从哪里请来的宝贝助理?我可是惦记上了!”

叶瀚城赶忙抓了两张抽纸擦擦嘴角的水,气愤地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扣工资,扣奖金!”

“那你别怪我横刀夺爱,我最喜欢这样有幽默感的人。”

“省省吧你!你们这哪是有幽默感,尤其是你,简直就是玩世不恭!”

“所以才说你是叶萌萌啊,看起来二了吧唧,实际上循规蹈矩,简直就是内心清明、芳华满腹的纯白少年,简直萌出天际。”乔鸿嘉已经是第三次提到“萌萌”两个字,叶瀚城现在已经有了想把他徒手撕开两段的冲动。

“我跟你说过,别再提这个名字!”叶瀚城咬牙切齿:“尤其一会儿客户来了,你这样我很难做人……”

乔鸿嘉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承诺,将来绝不在外人前提起你这个名字。不过,Eatella是谁?”

“品牌方的副总,中文名林维夏。”叶瀚城说出这个名字,内心轻轻颤动了一下。他这一点轻微的变化立刻被人精乔鸿嘉捕捉到,后者的眼中闪过一丝八卦的光芒。

人精笑嘻嘻地凑到叶瀚城身边,坐在那把挂着西装的椅子上:“哎?就是你喜欢的姑娘吧?要不然你也不会为了她把我扯过来,连十多年的兄弟情分牌都打上了。”

“管这么多干什么?”叶瀚城正色道:“和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当然和我有关系!”乔鸿嘉摆出一张认真脸:“看看你们俩进展到了什么地步,我好把握一下我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她呀!”

叶瀚城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你拿出面对甲方爸爸的态度就行了!”

“真没劲!”乔鸿嘉很丧气:“还说是好哥们,谈恋爱是好事,有什么不能说的?哦,我知道了!”

乔鸿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冲着叶瀚城挑挑眉:“你是不是还没追上人家?”

叶瀚城一时之间内心情绪极其复杂,不知从何说起,脸色阴沉下来,沉默不语。

见他这副样子,乔鸿嘉也知道他肯定遭遇挫折,不忍心再拿他开涮,只是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爱情真是磨人的小妖精。”从头至尾都保持花花公子人设的乔鸿嘉突然吐出了这样一条至理名言。

两个人相对无言,房间里沉默了几秒。花花公子的手肘搭在椅背上,注意到了那套挂着的西装,忍不住拉开看:“好好的你多带一套衣服干什么?走秀啊?”

他的手速实在太快,叶瀚城来不及阻止,又怕伸手去抢会弄坏了衣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乔鸿嘉取出那套西装,眼冒精光地感叹:“哇哦,这套衣服真好看啊!”

这家伙十分不把自己当外人地脱掉外衣,套上那件西装外套。虽然他比叶瀚城略高一点,但作为一个演员体型偏瘦,尺寸倒也合适。穿上之后乔鸿嘉得意地看看自己,问叶瀚城:“怎么样?好看嘛?”

叶瀚城气得百爪挠心:“你给我脱下来!”

他可怜巴巴地看着,又不敢上去硬扒,那小眼神无助极了。越是这样,乔鸿嘉越想戏耍他:“怎么了?这么小气干什么?不就是件衣服吗?”

“这是阿夏亲手给我做的西装。”叶瀚城觉得自己快背过气去了:“我就试过一次,都没舍得穿。你赶紧脱下来,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乔鸿嘉得意地在他面前晃:“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好看?想撕了我吗?小心别撕坏了衣服!”

叶瀚城无助地闭上眼睛,他实在看不下去这个烦人精嘚瑟的样子。乔鸿嘉拿出手机来,用前置摄像头观赏着自己的丰姿:“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嘛!多合适!”

欣赏完自己,这烦人精还研究着衣服的面料及做工:“这EY的制作水平真的不错啊!比他们给我拿来的这套还要好。我可是品牌体验官,难道最好的衣服不该给我穿吗?”

叶瀚城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你那件是工厂做出来的,我这件是阿夏亲手一针一线做的,能比吗?”

“那就是他们的不对了!”乔鸿嘉正色道:“我强烈抗议。这件衣服我要穿着出席发布会!”

“不行!”叶瀚城斩钉截铁地说:“快脱!”

他眼角瞥见还搭在椅背上的西裤,一把抢过来藏在身后,恶狠狠地对乔鸿嘉说:“你现在裤子跟这西装不搭,快把西装脱了!”

乔鸿嘉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谁稀罕穿你的裤子?什么搭不搭的,这叫混搭,你懂吗?我这样的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混搭不混搭叶瀚城不懂,但是乔鸿嘉这么穿着确实也不难看。要不是这套衣服对叶瀚城来说有特殊意义,他也就让他穿了。可这是阿夏给他做的,他视如珍宝的衣服,怎么能让这个混蛋给糟践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安桥敲了敲门,带着林维夏走进来。

看到衣服穿在乔鸿嘉身上,林维夏吃惊地张大了嘴。她看看数日不见、略有消瘦的叶瀚城,似乎明白了他一直不跟她联系、两人之间逐渐变得客气和冷淡的原因。他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对她痴心一片,他在冷落她,疏远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怎么会让别人穿她特意做给他的衣服?!

乔鸿嘉看到林维夏,微笑着迎上去,礼貌地伸出手:“Estella,你好,我是乔鸿嘉,是瀚城的好朋友。很遗憾我们一直没能见面。”

这个一直没正形的家伙此刻倒是摆出了一副彬彬有礼的绅士嘴脸。叶瀚城的嘴角不禁抽抽了一下。

“你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林维夏跟乔鸿嘉握了握手,打量着他身上穿的西装:“这件衣服,你穿着也挺合身呀!”

她这么说,无非是希望叶瀚城给她一个解释。乔鸿嘉眼看着自己的恶作剧可能会让叶瀚城难堪,正想说是他强抢民服,叶瀚城却抢先开了口:“鸿嘉是EY的品牌体验官,他应该穿EY最好的衣服。在发布会上一定会有记者提问,我觉得这是个推广品牌的好机会。”

他不是没看见林维夏眼里隐藏不住的失望,也知道她一定会生气。正因为这样,他才一改之前的态度,承认是自己把衣服让给乔鸿嘉的。尤其……他看到林维夏穿的那套裙子,分明跟这套西装是情侣款。

叶瀚城只觉得自己的心脏一阵疼痛,他分不清那是物理上的疼,还是自己真的心疼,或许兼而有之。做一件违心的事原来这么痛苦,尤其面对心爱的人,却要选择与她相反的路,不仅如此,还要推开她已经渐渐靠上来的心。

也许可以接着这个机会给她一点暗示,她是个聪明的姑娘,一定明白什么意思。趁着两个人还没有走得多么近,就这样停在原地,也是一个好办法。

想到这里,叶瀚城觉得自己真的是个人渣。过去他对她说的那些矢志不渝的情话,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都变成了锋利的刀,划着他的脸和他的心。

林维夏可不是好糊弄的人,叶瀚城这套说辞听起来冠冕堂皇,可是并不合理:“这套衣服可能会因为乔先生而熠熠生辉,但是并不适合推广。因为这西装仅此一套,不会量产。我相信乔先生的带货能力,可是如果粉丝们想要买同款,那该怎么办呢?不生产吗?粉丝会失望,生产的话,抱歉,这款设计不是出自公司设计师之手,恐怕到时候会伤了我们创意总监的颜面。”

“可以说是你为乔先生特意量身定做的高定款。”叶瀚城若有所思,避开林维夏的眼睛:“高定价格不菲,粉丝不会跟着起哄。虽然你不是设计师,但你之前也为我母亲设计过礼服,并无不妥。”

“高定自是不敢当,我们公司还没有能力承担这样的业务。”林维夏冷冷一笑:“董墨女士的礼服是经过创意总监授意的,但是这套衣服,公司里的高层并不知道。我也不想当众炫技,被人说不务正业。”

乔鸿嘉听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感觉自己好像是惹了个大麻烦。可是他有点纳闷,本来三言两语就能解决掉的问题,叶瀚城为什么突然变了态度,要搞得这么复杂?

这件穿在身上无比舒适的西装此刻有变成猪八戒珍珠汗衫的趋势,他实在是不想趟这趟浑水,于是想要把衣服脱下来。谁知他刚抬起胳膊,叶瀚城就脱口而出:“不许脱!”

这下尴尬了,饶是乔鸿嘉见多识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看看叶瀚城,又看看面色铁青的林维夏,最后把目光转向站在房间一角装蘑菇的安桥。安桥垂着头,表示自己并不存在。

林维夏觉得简直莫名其妙,叶瀚城这是在干什么?对自己有意见的话,可以私底下沟通,为什么要当着别人的面说这样的话!而且这是公事,不是私事,他原本不是这样公私不分的人呀!

她走近叶瀚城,强忍住怒火:“叶先生,我是甲方,希望你尊重我的意见。”

叶瀚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总之意思已经传达到了,不必执著于此,于是他垂下头:“好。”

听到这句话,乔鸿嘉如蒙大赦,正想脱掉这件倒霉的外套,聂榆阳突然走了进来。

她一进门,就感觉出来叶瀚城和林维夏之间有点不对劲,心里十分意外。怎么,这对整天蜜里调油的小情侣闹不愉快了?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她压抑着好奇心先跟乔鸿嘉寒暄了一下,说自己是他的头号粉丝云云,之后才装作轻描淡写地问:“刚刚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

“哦,没事没事!”乔鸿嘉赶忙脱掉西装。

聂榆阳之前在成衣室看到过林维夏的效果图,知道乔鸿嘉身上穿的这件,是林维夏做给叶瀚城的“谢礼”。这时候她大概明白为什么林维夏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了。突然间她灵机一动,有了想往这把火上浇点油的冲动。

“别脱啊,这件衣服真好看,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吗?”聂榆阳瞟了一眼沙发上乔鸿嘉之前的外套:“那件我认识,是我们公司最新的设计。看来这件也是喽!不好意思啊乔先生,我们公司每年出很多款式,再加上我对男装记得不太清楚,没认出来,真是见笑了。”

巧舌如簧的乔鸿嘉一时语塞,他该怎么说?这衣服是林维夏特意做给叶瀚城的?即便这是事实,这话也不该由他来说。他求救般地看向叶瀚城。

叶瀚城也十分尴尬,他没想到聂榆阳这个搅屎棍竟然如此及时地出现了。阿夏跟聂榆阳不对付,他虽然想疏远阿夏,但也不愿成为聂榆阳手里用来攻击阿夏的枪。

“乔先生身上这件,不是公司的设计。是我作为礼物送给叶先生,聊表心意,谢谢他为我们公司危机公关的事情前后奔波。”林维夏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隐瞒的,干脆大大方方承认。

乔鸿嘉赶紧补上一句:“是我刚才看着太好看了,抢过来试穿的。Eatella你别误会。”

现在再说这句话实在没什么意义,林维夏的脸仍旧绷得像铁板一块。聂榆阳心里乐出花来,她拿过那套西装仔细摸了摸料子:“确实是用料最好的。考虑到成本和公司品牌路线,我们平时不会用这么高端的面料做成衣,成本太高。不过以后可以出这样的高端产品线。”

“小夏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这衣服当然算是公司的设计。我看乔先生穿上确实好看,不如就穿着这套出席发布会吧。也算为我们品牌壮壮声势,相信叶总不会介意的,对吧?”

聂榆阳笑颜如花地看着叶瀚城,叶瀚城不知怎么回答,怔了怔。林维夏却觉得聂榆阳没安好心,出口阻止:“这不太合适吧?公司的设计师都不知道这个设计,突然拿出来这套衣服,大家会胡乱猜忌……”

“这有什么关系!只要公司好,他们开心还来不及呢!”聂榆阳看看时间:“好了,我们下去吧。签约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纪景在楼下等,我们过去跟他会合。乔先生你再整理下造型,把这套衣服换上,一会儿现场见。”

说罢她拉着林维夏向门外走去,想是怕她在这里会横生枝节。林维夏现在见到这套衣服就闹心,觉得再坚持不许乔鸿嘉穿,一是会得罪人,二是显得矫情。于是她干脆想,不就一套衣服嘛,既然收礼的不喜欢,她还当什么宝贝!想到这里,她甚至开始嫌弃自己身上这套衣服,觉得当初设计什么情侣款简直是自取其辱!

签约发布会就是走个过场,乔鸿嘉和聂榆阳当众签了他作为EY品牌体验官的合同。聂榆阳还当众打趣问乔鸿嘉有没有兴趣做EY的品牌代言人,乔鸿嘉看了看台下第一排坐着的叶瀚城的脸色,自然是笑眯眯地说愿意。

这就算是口头承诺了,也可以解读为合作意向。媒体记者们举起长枪短炮对着乔鸿嘉就是一通拍摄,现场闪光灯闪个不停,晃得人睁不开眼。

丁雅美作为媒体代表也参加了这场发布会,她看见林维夏坐在台上,一脸闷闷不乐,心里有点犯嘀咕。

做副总这么多年了,她大风大浪也见过,再有什么情绪,也不会带到工作当中,今天这是怎么了?一副神游太虚的样子。

这时终于有人问起了乔鸿嘉身上所穿的西装。提问者自称是某时尚杂志社的记者,她问乔鸿嘉穿的是不是EY最新的设计。

乔鸿嘉一怔,他知道这套衣服背后的故事,但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合适。这时聂榆阳笑盈盈地替他回答:“你说得没错,这件衣服就是我们EY明年早春系列男装的主款设计!”

听到这话,林维夏愣了。坐在一旁全程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存在感的纪景诧异地看向聂榆阳,眉头紧锁。

他比叶瀚城高半个头,一边说着一边欺上前来,张开双臂就要拥抱叶瀚城。叶瀚城忙不迭地往后退,试图推开他:“乔鸿嘉,你给我滚远点!”

退到墙根无路可退,乔鸿嘉还是得逞了,他一手叉腰一手扶墙,给叶瀚城来了个壁咚,坏笑着望着他:“躲什么躲?好不容易见一面,还不能发个福利?”

“那你甭管。”乔鸿嘉淡淡一语带过,转移了话题:“还不快把你的助理叫进来,万一有急事呢?”

经他提醒,叶瀚城赶紧打开门,安桥果然在走廊里站着,低头一直在手机上打字。

“安桥!”叶瀚城喊了她一声,冲她点点头,示意她进来。

叶瀚城恶狠狠地瞪着他:“小心我咬你!”

“是你犯规在先,赖不着我。”叶瀚城没好气地说:“我说过再也不想听见这三个字。”

男子笑盈盈地站起身:“这样喊不是很亲切吗?来来来,抱一个!”

“得了吧你!像你这种玩法,我还真吃不消。也不知道你们家陶陶怎么受得了你。”

听到“陶陶”两个字,乔鸿嘉脸上戏谑的神色一下子收敛了。叶瀚城正背对着他在饮水机接水喝,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