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好,我的傲娇先生

第2章 见

  • 作者:海蓝不见鲸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20:17
  • 字数:5280

她有些迷离的眼睛沾着泪意,吸了吸鼻子:“我们都是彼此唯一的唯一,我可以放弃爱情,放弃一切,可我不能放弃你啊,小北。”

来的人,基本上都是高中和班长大人熟络的同学。沐北和他们并不算熟悉,也不想插话,安静地坐在一旁,听他们说曾经的回忆,偶尔听的累了,就夹些菜往自己嘴里送。

酒过三巡,饭桌上的气氛依旧不减,黎鸢已经有些醉了,整个头有气无力地搭在沐北的肩膀上,两侧的脸颊红红的,嘴里呢喃着一些我听不清楚的话。

陆鸣浓眉一挑,不仅没有让开,反而将双手张开,撑在门框两侧,显然不想让我出包厢的大门。

“沐北,好歹我也是你从小学到初中毕业九年的同学,我来了,你这么快就急着走?”

酒席人数不算特别多,她扫了一眼整个坐席,没有预想中陆鸣的身影,心下放松了很多,揪着衣角的手慢慢垂在身侧,表情也开始变得自然。

“我知道,我知道……我没有怨你,是我不好,一意孤行,才会耽误了你。”

古人道,酒后吐真言,也不过是黎鸢这样罢了。

“北北,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啊?”

黎鸢忽然凑到沐北的跟前,食指戳了戳她的脸颊,有些不开心地问道:“是不是怨我瞒着你,不告诉你这件事啊?”

她从不告诉我她的烦恼,她的心事,还有她的爱情。直到今天,我才清楚我不够了解她。

沐北一直以为,黎鸢是没有遇到那个她命中该遇到的人,所以才会忘了自己还在青春年华。现在的她才明白,她的爱情不是没有遇到,而是成了她和苏家恩怨之间的陪葬品,还未开始,便已终结。

饭局的喧嚣还在继续,室内晕黄的灯光柔和了每个人的陌生。黎鸢靠在她的肩头,如同蝶翼般长长的睫毛低垂在眼皮之上,眼角处有些润湿。

沐北张了张口,想要得出什么答案来,看她这般难受的样子,却是狠不下心来,什么话都没问出口。

夜间六点,沐北和黎鸢如约到了班长大人订婚的酒店。

沐北眸色带着疏离,直视他那带着欣喜的眼睛,几不可见地冷笑道:“真抱歉,五年前我出了一场车祸,很多人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陆鸣的表情有些挂不住,黑色西服被两只手支开的距离撑得泛着褶皱,借着走廊强烈的灯光,他的轮廓被雕刻的更加精致。陆鸣不同于秦暮之硬朗的五官,秉承了母亲江南女子的柔和,偏偏生成了一副温润如玉的样貌,也难怪黎鸢被这副皮囊迷晃了眼。

“这么多人你都记得,偏偏只有我被忘了?”他顿了顿,“沐北,你看着我告诉我,是因为我还是因为……其他?”

陆鸣压抑着内心的不满,迎着目光看向沐北,似乎想要看清她的内心,她的情绪,还有那藏在心底紊乱的感情。

沐北头一偏,躲过他目光里的追问。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还是不肯原谅我。我……”

身后,班长大人惊讶的声音传来:

“陆鸣,我还以为你这个大忙人抽不出空,不来了。”

陆鸣还保持着刚刚的姿势,见到班长大人过来,也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看他的样子,是铁了心的不让我出去,哪怕知道我最讨厌被强迫。

“如果班长大人怪我的话,不如今天我做东,请大家去暮色酒吧好好聚一聚吧。”

陆鸣略带委婉的语气,让人找不出拒绝的理由,班长大人想也没想就爽快地答应了。

“沐北也一起去吧。”班长大人走到我身边,右手搭在我肩膀上,笑着说道:“我记得你初中的时候,男生中关系最好的就是陆鸣。这一次,不会不卖面子吧?”

“我恐怕不能去暮色酒吧了,黎鸢现在醉得不省人事,我必须安全送她回家。”沐北刻意看了看身侧已经沉沉入睡的黎鸢,似乎是感应到她的目光,黎鸢蹭了蹭我肩膀褶皱的衣领。

“还有,五年前的那次意外,已经让我忘记了很多人很多事,五年后的今天,我更加不记得自己有过这样高攀不起的富贵人家的朋友。今天真的很谢谢班长大人的款待,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班长大人没有料到,沐北竟会这么果断的拒绝。

她一时间没了话,却也找不到挽留的理由。等待她犹豫的分分秒秒,沐北只觉得分外煎熬,仿佛每一步都走在尖刀上,步步胆战心惊。

不明白为什么,她总觉得陆鸣在我离开时出现并不是一个意外,更觉得现在堵在门口的他是在为那个人的到来拖延时间。

想到这里,沐北心里不免紧张起来,心口加速跳动的心脏仿佛印证了她的猜测一般,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

可是……

看着眼前这个睡的跟猪一样的冤大头,即便是有心想要离开,沐北也走不了多快。

“真不能再多留一会儿吗?”

班长大人放下搭在沐北肩膀上的手,语气几分希翼,她听着有些动容,却不能答应她。

陆鸣的出现,本就使她顶在风口浪尖上,时间的流逝,无疑成了危险的催化剂,多呆一分便多了一分危险。

她等不得,也呆不得了。

沐北点点头,顺带又说了一声抱歉。

恰巧此时,陆鸣手机的短信提示音惊扰了三个人的气氛,他别有深意地看了沐北一眼,黝黑的眸光中似乎有一丝光亮的情绪,然后让开了出口。

沐北心下松了一口气,扶着黎鸢东倒西歪地走在酒店过道的长廊上,一路明媚的灯光仿佛劫后余生的喜悦,映衬着她的心情,甚至忽略了离开时陆鸣那别有深意的眼光。转角的电梯口处,我按下旁边向下箭头的按钮。

一楼,二楼,三楼……

啪——

银灰色的电梯门打开,一道欣长的身影毫无意外地落入沐北的眼帘。

笑容,顿时僵住,归于沉寂宁静的心又再次如同波涛般汹涌翻滚……*********************

她喜欢陆鸣。

手中的湿巾在众人的喧闹声中掉在了地下,沐北也没了心思再捡起来。

浓重的阴影斜射附在她的身上,熟悉的气息将沐北身体中某些重合的记忆唤醒,脚步,顿时止住。

她侧过头,黎鸢的半张脸被掩在浓密的长发之下,长而卷的睫毛轻颤,似乎没有意识到来人究竟是谁。

沐北扶住黎鸢的手倏的一紧,眼睛看向被擦的锃亮的大理石地板:“麻烦让一让。”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黎鸢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陆鸣的。到底是她太疏忽她的存在,还是以前的沐北眼里只有苏南的存在?

她不禁笑了笑,拿起桌上的湿巾,敷在黎鸢如同火烧般的脸颊,离得她近了,才听清了她一直呢喃不清的话。

黎鸢说——

大约八点钟,这场满腹心事的订婚酒宴终于结束了。

几乎在班长大人喊出结账的那一刻,沐北才从格格不入的压抑气氛中松了一口气。拖着醉醺醺的黎鸢,她推开了金色条纹镶边的包厢大门。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