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好,我的傲娇先生

第3章 你

  • 作者:海蓝不见鲸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20:17
  • 字数:4378

“不必,谢谢。”果断干涩的拒绝,毫无回旋之地,言语又抢在思维之前开了口。

目光交错的瞬间,所有的话都变成了冷峙无言的缄默,过道繁华如许的琉璃灯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颜色,成为了灰色格调的陪衬背景。

怎么演绎,怎么故技重施,都不及这一刻来得猝不及防。

“嗯,我怕。”

秦暮之简单的两个字,却让她心里莫名地有些发酸。一个怕字有多卑微,沐北心里最清楚不过,她不该辜负他的。

没有想象中街角的擦肩而过,没有酒吧中迷乱的狗血剧情,有的却是电梯里意外的相遇。

沐北不假思索地拒绝,低垂着眼帘,看向自己八厘米高的红色高跟鞋,动作却转而指向一旁的楼梯口。

侧身,转90°脚,一步一步远离有苏南的地方,动作一气呵成。

犹豫徘徊的时间,苏南先开了口,无疑又给我增添了许多紧张的因子:“电梯门就快要关上了。”

他微微低了低头,单手停留在电梯的按钮处,眸色一片深沉。电梯的灯光从后方打亮他背部的轮廓,从逆光里沐北看不清他眼中酝酿的深沉究竟是怎样的情绪。

高跟鞋与地面的敲击声在静谧的电梯口显得格外突兀。

她从来不喜高跟鞋,鞋尖的摩擦偏偏在这时生出了撕裂皮肤的痛感,每走一步,就好像烈火焚烧脚尖,钻心的疼。

是有多怕自己外泄了软弱的心,才会遇见了他就选择狼狈地临阵脱逃,明明五年前那肮脏的历史里受伤害最大的是自己,明明该这么做的人是他,为什么如今却变成了自己做贼心虚。沐北,说白了,终究是你太懦弱。

有些可笑,有些讽刺。

沐北从未想过,会在这样的场景下遇见苏南。

抓着黎鸢的手紧了紧,脚步不受控制地顿了一下,沐北余光微瞟,做了个短暂的停留,离开了星程酒店。

她心里清楚,碰见苏南不是意外,以后也更加不是,只是今天这一照面都这么难,以后该怎么办?

离沐北不远处,秦暮之倚靠在车辆旁边,右手不停地摆弄着左手腕处的机械表,看着我驮着黎鸢,小跑着伸手过来,帮我接过了黎鸢。

一路上话并不多,大抵都是问我在酒宴上吃的怎么样,和老同学叙旧怎样,仿佛苏南的出现,对于他来说并不存在。

可很多事情,不是不说就代表不存在;很多人,从消失到偶然遇见不是不提起就代表他在你心里没有痕迹,比如苏南的出现。

沐北和黎鸢的住处,是秦暮之一手帮忙找的,他也自然认识。临下车前,他叫住我,欲言又止的话从口中脱出:“小北,我不想等太久。”

“嗯,我知道。”沐北犹豫了很久,才勉强说出这几个字。

曾经的秦暮之,做事稳中有进,不温不火,如今苏南只是出现了,便让他乱了分寸。到底是自己以前太在意苏南了,还是他太看重她对苏南的用心,五年了,他在变,她应该也在变。

这么多年,沐北不愿意面对过去,只是无法想象一种交错关系的伦理竟然可以肮脏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五年前,那一场背叛到底毁了多少人,甚至说,后来的几年里,沐北努力忘掉过去,可是见了姓苏的人,全身的毛发都好像随着一个姓氏紧张发汗,胃里有什么陈旧的东西从血液之中翻涌而出。直到现在,亦是如此。

“暮之,你太紧张了。我和他,你应该知道的,再也不可能了。”不仅仅关于两个人的爱情,更多的是两个家庭所带来的裂痕。

他似乎看开了些,从一开始的眉头紧皱很明显地松了松,“好,你早点休息,我明白了。”

像是得到了很大安抚似的,隔着一个不太清晰的车窗,沐北隐约看见秦暮之唇角的一丝弧度,心下放松了很多,转身扶着醉酒的黎鸢上了楼。

秦暮之走后,另一边巷口的街角,白色车灯贯穿了整个街道,在寂静的古老巷子显得格外刺眼。车内的人,远远地看着沐北消失的门口,小心翼翼地摩挲着耳边那颗在黑夜中曜曜发光的蓝钻,若有所思地呢喃着几个字——“沐北,你回来了,真好。”

紧接着,白色车灯缓慢的开始移动在这条小路上,寂静的夜,只听见车轮碾压地面石子的沉闷声音。过了不久,街道上便又恢复了夜的宁静。

沐北从来不相信什么巧合,今晚的事情她更加不相信遇见苏南只是偶然。只是看着床上那张晕红的侧脸,嘴边吐着不清晰的话的黎鸢,却有一种沉重负罪感。

这个夜晚,好像信息量太大了。

包括黎鸢,包括她不想见的那个人。

周末的这两天,经过那一晚的折腾,很快就过去了。而黎鸢在那一晚过后,对于醉酒之后发生了什么一概不知,沐北也并没有告诉她苏南的出现,很多时候,她不愿意将沐家和苏家的恩怨连带着黎鸢一起连累。

毕竟,黎鸢不应该是我和苏南之间的祭品,而是沐北唯一能够依靠的亲人,朋友。

沐北从来都没有亏待自己亲人的说辞,自昨天那句黎鸢酒后说出来的惊人秘密以后,她就更加珍惜和黎鸢相处的一些时候。

她说的没错,如今暮城还剩下的,就是她们之间彼此,她不可能再失去这么一个好朋友了。

逃避?

退却?

她有些惊讶:“你怎么过来了?”

秦暮之很直接地说:“接你回去。”

沐北试探着问了问:“你知道他会出现?”

还是面对?

是自己太傻,总相信时间会让自己忘了他。可现在,又是现实给自己一个清醒的一巴掌。

沐北,原来遇了他,无论练习过多少次的假面相逢,都抵不过这一秒的措手不及。该怎么做?

正当沐北准备驮着一头醉酒的小母猪下楼时,秦暮之突然来了电话。

秦暮之:“我在楼下。”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