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好,我的傲娇先生

第5章 生

  • 作者:海蓝不见鲸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20:18
  • 字数:3820

她知道,黎鸢是想靠近她一点,把她当成亲人,而她的母亲,亦不例外。

沐北妈妈死的日子,距离清明节的日子不远。她的墓地最终被沐北安排在了暮城。

沐北想,这里是妈妈土生土长的地方,来的时候应该和走的时候一样,才能入土为安。

偏偏也就是这张脸,蒙蔽了她的眼睛,破碎了她的家庭,让她在懵懂无知的年纪尝遍了漂泊的滋味。

如今,这个人神采奕奕地站在她的面前,她怎么能不去恨。

大抵上感受到清明死祭时,亲人分离的痛苦,连同这天空都变得灰暗起来了。

黎鸢看了一眼天气,临出门前带了一把伞。

往年沐北来墓园的时候,临近黄昏,加上墓园的地址偏僻,那时候来的人已经熙熙攘攘,但还算被打扫得干净。

沐北定了闹钟,起的很早,和往常一样做了早餐。黎鸢似乎知道沐北今天要早起拜祭,所以也比往常要早一些。

仿佛看透心思似的,沐北没有问黎鸢这一天的目的,带着拜祭准备好的百合花和一些纸钱钞票,出了门。

今年沐北来得时间特别早,墓园里只有看守的老大爷,早早地坐在一个水泥砌的狭小房子里。

黎鸢跟在她身后,沐北笑了笑,总是走几步停一下。

“这路怎么这么长啊”黎鸢抱怨。

“明明是你懒,很久不运动才这么累的。”沐北伸出手,拉着黎鸢一步步爬上墓园的阶梯。

清明的这几天,暮城像个垂死的老人,毫无生气。天气变化的异常得快,不多时,阴云便笼罩在暮城的上空。

“按照辈分来说,我算是你叔叔,叔叔拜侄女的母亲有什么问题吗?”苏南沉了沉色,清澈而又不失磁性的声音响起。

“你也配做北北的叔叔?那母猪还能上天了不成?”黎鸢小碎步地跟来,因为跑的有点急,再加上苏南的话,胸口气的剧烈得起伏。

当年的所有事情,在场的五个人都见证了事情的原委,苏南选择知情不报,陆鸣选择帮他隐瞒,傅玖岑选择瞒天过海。不是沐北回家和黎鸢看到所有的真相,想必他们五个人之间注定会成为一辈子的朋友。

只可惜,人心难测,所有看似接近为你好的人,都带着自私的目的。

“叔叔?我沐家做人坦荡光明,没有你这种帮凶弑人的好叔叔。别在我妈妈的坟前假惺惺,脏了她的来生路。”

沐北最后那几个字咬得极重,听在苏南的耳朵里极其刺耳。

苏南知道,他和她之间横的那座高墙,在五年的时间里,变得更高耸,更难以跨越。

陆鸣在一侧看不下去,有些想息事宁人,还好此时墓园只有他们五个人在场,他才松了一口气,“沐北,今天是你母亲的忌日,就算你不想见到我们,可是你也得为你母亲的安宁着想一下。”

沐北神色一动,冷然开口:“我和我妈妈,从五年前就是净身出户,于苏家、于秦家没有任何关系,麻烦你们从今以后别再来打扰她。你们配不上赎罪!”

沐北推开他们一步,出于礼貌没有把他们放在她妈妈坟前上的花扔掉,而是挪到一旁,放上了她自己准备的百合花,她跪在她妈妈的墓前。

花开百合,百年偕老。后来,当沐北看到刺心的一幕时,才知道妈妈呢喃的那几个字,有多讽刺。

沐北一寸一寸地摩挲着墓碑的棱角,看着妈妈灰白的照片,别过脸,喉咙莫名地干涩发哑,眼里有一种死寂的冲动压抑着她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天空灰灰尘尘的,带着几朵黑压压的云层,渐渐聚拢在墓园,不多时,几滴雨打在沐北黑色的礼服上。

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过去的记忆如同火山喷涌的熔浆,一发而不可收拾……

奇怪的是,每年妈妈的墓前在她之前都有人把属于她妈妈的那块墓地打扫干净,摆上三束鲜花。

其中有一束她清楚谁送的,另两束她至今也没能猜出来是谁送的。

“咦,小北,有人比我们早来看干妈。”黎鸢惊喜地出声,眉头确是不符合语言地开始发皱,“不过那个人,看起来……很眼熟。”

沐北没有接下黎鸢的话,在黎鸢还没有跟上的时候,快步走向前,冷意带着三四月料峭的寒意打破了沉静的氛围:“我母亲的墓,好像和你们不相干。”

苏南侧脸微扬,不同于那天晚上带给沐北的感觉,他的脸比五年前更成熟刚毅,干净而又不失柔和,眉宇间却多了一些生人勿近的清冷,从沐北的角度看,他的脸就像世界上最伟大的雕刻家雕刻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轮廓立体而又分明。

今年和以往不同,沐北早些时候就来了暮城,所以可以不用担心时间。

每年的清明节,她都会偷偷回来祭拜。只是每年她都会因为朝城和暮城的相隔太远耽误很久,来的时候早已经接近黄昏。

那时候墓园人都已经走光了,沐北才带上妈妈最喜欢的百合花走上墓前。

黎鸢腮帮子一鼓,不服气道:“哪有!”

沐北失笑,懒得再去理她,径直走向墓园的中心后方。远远地看见前方一席黑衣的三个人,愣了愣。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