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好,我的傲娇先生

第6章 命

  • 作者:海蓝不见鲸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02:20:18
  • 字数:4368

秦沐北在街口等到那些小混混走了以后,才背着书包将鼻青脸肿的苏南扶了起来。

秦沐北从小就有脸盲症,第一次遇见苏南的时候绝对是意外中的偶然事件。

苏南考上的那所高中是苏父花钱买进去的,他偶尔才会去学校上学,三天两头在学校外面逛网吧打架,十足的混混儿味道。

秦沐北记不得人的长相,但对声音确是特别敏感。她记得那天晚上的那个人,当时被打的痕迹都在脸上,让她无法看清他的长相。

但是最后走的时候,她格外留意了他的声音,很像春初流水融化时那种清澈不含杂质的声音。

她生活的家庭属于小资家庭,爸爸妈妈都是大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生活还算过得舒心。

她的家离学校不远,苏南这么重的伤她也没钱给她治疗,但是她的爸爸妈妈是医生,这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当天夜里,秦沐北谎称这个人是她同学,回家的途中被路过的小混混欺负了,沐北的妈妈才为苏南擦了药,替他处理了伤口。

在街角的墙边大叫了一声:“警察来了!”

那几个小混混听到秦沐北的呼声,纷纷看了眼四周,仓惶逃走,临走前还揪着苏南的领口留下了几句警告:“这次算你走运,你等着。”

但从进家到苏南离开,他的整个人都是冷淡的,只是临走之前,道了一声谢,并且像是犹豫了很久才说:“我就住在你家对面。”

秦沐北:“……”

这世上的巧合真多。

秦沐北从来不相信能和小混混纠缠在一起的会是什么好人,只是出于同情心才救了苏南,妈妈曾经跟她说过,救人,只是为了给自己的善意留存一丝余地。

沐北不叫沐北,她有姓,姓秦。

秦沐北坐的是四五排的窗边,苏南那一种清澈磁性的声音传入秦沐北的耳朵时,她抬眼的瞬间,和苏南那双凌冽倔强的眼神交汇,仿佛时间静止,万物无声。

阳光照在秦沐北的半个脸颊,苏南刚好看到远在金色的她,他想,阳光正好,微风不倚,刚好在这样的季节遇上了这么一个人……

这世界上所有的巧合,大概都集中在那一年里,那个学校里。

尤其是,她和那个叫苏南的。

从第一天救他开始,好像后来的一切都与他挂上了关系,那时的秦沐北看着阳光正好的窗外想,会不会她以后的一生也会跟这个自己名字相反的人挂上关系?

答案,在后来的生活里,不言而喻。

苏南的转班,给原来沉寂的班增添了一些嘈杂的声音。

高中的男生女生,到了男女情动的年纪,见了苏南这样的,难免也会唏嘘几句。

现在正值夏末,下午两点钟的太阳格外强烈,照在教室的地板上,秦沐北看向苏南的时候,地板反射的金色光芒印入苏南不太成熟却棱角分明的侧脸,连同眼瞳都变得熠熠生辉。

恰巧此时,苏南像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黑瞳略微动了个方向,向她看来。

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很久很久以后秦沐北都记得,像是她坠入一片汪洋大海,被晒的有些温度的水清晰地洗礼每个器官,温和而舒畅。

那时候的她心中有了很久就能预知的征兆——苏南,也许会成为她心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意外。

秦沐北没有想到的是,苏南在全班那么多空位的情况下,选择了离秦沐北最近的座位,她的旁边。

也就意味着,以后,苏南将是她的同桌。

秦沐北有些窘迫,也有些惊讶,将手肘旁边过同桌的书都移到了自己的桌前,顺带嘟囔了一句:“真巧。”

苏南目光淡然,没有丝毫的惊诧,相比较她的反应淡然太多。秦沐北看着他的反应,反倒更加尴尬了。

一下午,他们这个角落里异常的安静。就连前桌陆鸣的翻书页声都像是被放大了很多遍,听得干净而没有尾音。

苏南不同于他们,秦沐北不自觉地将目光偏向他,太安静,太冷然。第一次在街角看到他的那刻,她看到的是他的倔强和一种透着来自心底绝望的眼睛,即使被几个人拳脚相加,他也只是疼的出声,连喊着救命的心思都没有。就是那样子的苏南,秦沐北才动了恻隐之心,才头一次多管了闲事,救了他。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接,苏南好看的眉头微微拧紧,才将一双清亮的黑瞳放在身侧的秦沐北身上。

说来也巧,眼前的这个女孩,在他觉得绝望的时候救了他,偏偏把他带回家之后,又住在他家的对门。

他向来不会道谢,也不会交流,只是今天在这样的班级里看见了她,他想莫名地亲近她,或许对他来说,以后坐在她身边,总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九月中旬的这个季节,日落的并不晚。余晖落在秦沐北的小腿上,为她整个人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色。

本该这样唯美的季节,秦沐北开开心心地放学回家,却在街角小卖部看到了一双凌冽又不失倔强的眼睛,透过街巷的距离,震慑了她的心。

隔了几天,黎鸢告诉秦沐北说,隔壁班来了一个很帅的男生,叫苏南。

秦沐北倒是觉得不以为意,至少她自己清楚,这些优秀颜值高的男生不会看上自己,更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苏南很快就调来了他们班,而且她更没有想到的是,那个被黎鸢说的很帅的人,就是她前几天救的小混混。

她转头,那个巷子里,几个穿着痞里痞气的混混把苏南围在中心。秦沐北看不清当时苏南的状况,却好像能感受到他的无助和心如死灰,她不由自主地向前。

苏南在学校露面的时间很少,对于秦沐北来说是面生的。

秦沐北上高二的第一个月,才算是她和苏南真正的第一次照面。

这天夜里,秦沐北看着苏南安然的开了对面的门,睡的格外的香。

*****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