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魔尊:宠妃要娇养

第42章 云宫

  • 作者:山海醉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19:31:45
  • 字数:4220

一想到这个轻依又沮丧了。

不管如何,今天这局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自己做的,并没有错。

拿过他身上的储物戒指,却发现储物戒指中的神识烙印还在着,这才想起只要主人没有魂飞魄散,神识就不会消失,而修为到了合体期就是魂飞魄散神识也不会轻易消失。

不可能。

要知道在那天地巨变时他们可都是在这结界内。

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

哎!

就算知道是幻境又能如何,自己对阵法之道根本就不怎么懂。

秘境中什么最多?

当然是幻境跟禁止咯。

还没从沮丧中回过神来。

轰隆轰隆巨响,天地失色,整个天地都为知颤抖,巨大的树一个个倒下,妖兽灵兽嘶吼着,尖叫声此起彼伏,妖兽与树木如幻化成风,整个天地为知巨变,被这突如其来变化,轻依还搞不清楚情况,原本带在脖子上的玉坠发出淡淡的光芒,将轻依整个人笼罩其中。

当一切变化离去,周围哪里还是森林,天空阴森森的,地上随处可见尸骨残骸,断刀残刃,可以看出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了,甚至轻依脑海里突然跳出太古神魔战场,太古哪是多么遥远的存在,连上古离现在以有一亿多年,可就是这样遥远的存在,空气中确有着着令人压迫的杀气,令人颤栗,连地上的土都是暗红色,可以想像到底得多惨烈的战场。

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所过之处一片荒芜,只有一阵阵的狂风吹过。

不管脸上多么淡定,手中握着的匕首正轻轻地颤抖的诠释着心中的不安。 系统小说网 www.kuwx.net

就算没有在外面,但那强大的气魄至今压在所有人心头。

苏云雨眼神闪烁着看着,苏轻依那本应该死了的人。

站在宫殿底下的人儿抬头静静的看着上面,所有人都在想能上来吗?

要知道就算飞到上面也进不来云宫,当初所有人能进来可是因为江流影有着令牌才能进入这结界内。

可这结界内的云宫却有着一扇门阻挡了要进去的所有人,众人用了百般手段无人能打开。

原来影江流令牌能打开的只有云宫外的结界却进不了云宫内。

也不知三月前谁触动了机关或者发生了什么,原本好好的令牌突然碎了,外面也风云突变天地大变。

幸好当时大部分人都在结界里面的。

万子云看着那女子,认出是在登天梯时以筑基期的修为却能够与自己同时达到80台阶的那女子。

心中有些惋惜,可惜了。

在他看来,没有令牌根本就进不来。

更何况那唯一张的令牌已经碎了。

除非她也有一张令牌,却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可心中却又有些期待她能够出现奇迹。

不仅是他心中如此想,大多数人的心中都是如此想的,认为不可能,却又希望她能够创造奇迹。

毕竟众人已经被困在这三个多月了。

“师兄师兄是竟然是轻依啊!”有些迟钝的白千玺现在才认出来。

“是不是我看错了,师兄,你快看看。”有些不敢确定的道。

“恩!”程子庚点了点头淡淡的道,眼神专注的看着下面。

“天啊,没想到她这么厉害,师兄你说她能不能上来,肯定能的,她这么厉害,毕竟外面那狂风可是厉害了。”一得到程子庚的确认,便开始叽叽喳喳了起来。

直接开始了话痨属性。

众人:“……”

原本静静看着众人,因为白千玺一直说着,众人也慢慢地交头接耳了起来,

直接把疑重的气氛打散了几分。

程子行满头黑线看着还在叽叽喳喳的二师兄白千玺,咬牙切齿的道:“你能闭嘴吗。”就不能静静的看着吗?

看看,搞得现在众人皆跑过来问你到底跟她是啥关系。

白千玺越解释越乱,简直语无伦次。

程子庚看不下去了,挡在白千玺身前冷冷的回复众人道:“点头之交而已。”

众人还想问些,可看着程子庚与程子行强硬的态度,又想着能不能活着都不一定,也歇了在问的心思。

白千玺还想说什么,程子庚警告着瞥他一眼,立马怂了。

“没想到是她。”成月道,显然轩辕痕几人也认出了苏轻依。

万众瞩目,连对一切冷漠万不于心的影江流同样目不转睛得注视着。

轻依顿了顿向前一步,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那那什么?

一朵云彩乘着人缓缓地飞了上来。

众人第一个是高兴,说明有救了,随之是无尽的贪婪嫉妒羡慕等等。。

不管好坏都有,当然坏的比例更多。

轻依也愕然,其实她会到这里隐隐之种向是有种召唤。

乘着云朵飞震撼感一点不比他们低。

她想,她现在应该是出名了吧!

出名不可怕,就怕出名有仇家哎!

这秘境也太安静了吧!

“或许这根本不是森林而是幻境呢?”在轻依脑海里的星紫突然幽幽的道。

面前出现一座飘殍着的宫殿,抬头望去上写着云宫两个古朴大字,结界内是密密麻麻的人,她想,来秘境的人应该都在这了吧!

“天啊!下面竟然有人在。”一句话,吸起所有人的注意,当看到那一步步走来的人儿,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怎么可能?

被星紫一提醒,轻依恍然大悟。

既然抹除不了,轻依也不费神了,在附近中找了一处山洞疗伤,转眼以在这森林中一月,身上的伤也好了七七八八。

走在小道间,仔细的观察着周围,越看越觉违和。

不知走了多远,

更不是走了多久。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