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现代言情 > 魔尊:宠妃要娇养

第44章 镜中世界二

  • 作者:山海醉
  • 类型:现代言情
  • 更新:07-12 19:31:46
  • 字数:4616

等被发现时,房中一片狼藉,那些被扔进去的男人个个身首异处,现在外面都说轩辕痕被男人上了,醒来之时,恼怒才把人都杀了。”说道最后知夏还有些害怕,也幸好公主是皇上与帝后唯一的女儿,这些阴私之事并没出现在公主身边。

轻依坐在软榻上,懒洋洋的听着,皮肤白如雪,晶莹剔透,粉面玉腮,弯弯的柳叶眉,细柳般的腰身,一身青衣美得显得有些空灵以及脆弱,便是在修仙界也是难得一见的美女,不笑之时更显得空灵脆弱,以及给人疏离之感。

当听到知夏说轩辕痕被男人上了,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

赫连瑛眼神狰狞的看着这个昔日自己疼惜的庶妹。

她恨,恨自己有眼无珠,母亲死了,外祖父一家落得砍头的地步,这一世她活的如此荒唐,输得如此彻底。

反正是怎么狗血就怎么来。

整整三年时间。

夺嫡之战愈演愈烈,就在几天老皇帝病逝。

“谁让你说那谁家小姐了,那中了药的轩辕痕呢?”轻依更感兴趣还是这个。

“轩辕痕中了药,可那轩辕鸿也是狠,竟然扔了十几个中了药的男人,到了其房间中,还把门直接锁上了。

最后胜利的是三皇子,最后那些皇子下场无一例外,不是死得死伤得伤。

而因为轻依是女的,并不能影响到皇位,又因为是帝后唯一的女儿,在这场夺嫡之战中并没有事。

令轻依奇葩的就是这三皇子慕容铭了,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位皇子,原本没有显赫的外家,却因为赫连家的大小姐赫连瑛喜欢他,硬是靠着显赫的家世,家中强大的军事助力,帮他登上皇位。

可那慕容铭简直不是个东西,过河拆桥不说,竟然与她的庶妹赫连蕊狼狈为奸。

比如某某某突然喜欢上了哪家的小姐啊?又或者是谁偷看了哪家小姐洗澡了,或者又是谁跟谁本是很好的,但是最后背后插刀呀等等。

是她太蠢,她恨更恨自己,错把豺狼当良人。

一般同样被关进天牢的苏轻依简直听得目瞪口呆,这作死的节奏简直666。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重龙城幻境中醒来,这个赫连蕊会怎样?

不过这些都是咎由自取,这幻境倒是挺有意思的,把人心中最丑陋的一面都挖出来了。

“还有你,轻华公主,还以为自己还是公主啊!哼!当初不是看不起我吗?现在呢?还不是我的阶下囚。”赫连蕊转头看着轻依道,那洋洋得意的模样,轻依很想说,到时候从幻镜醒了,她还能笑得出来不?

轻依没有说话,或者说,她根本不想搭理这人。

转头看着赫连瑛,她挺佩服这赫连瑛的,可惜眼光不好,竟然会看上慕容铭那人?

她很想说,到底得多眼瞎呀。

当看着他

她现在苟延残喘的模样,挺可怜她的。

她想,这幻境最悲催的可能就是她了。

先后砍掉了四肢,拔掉了舌头,不仅毁了容,毒哑了喉咙,想来身上,更是伤痕累累,可赫连蕊还觉得不解气般,把她的躯体扔于倒满了酒的木桶内残喘着,身上的伤口,那清澈的酒直接染成鲜红色。

最毒妇人心,她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慕容轻依你知道嘛,我最为痛恨的,便是你这一双眼睛了,明天,过了今天你就跟那贱人一样吧,哈哈。”看着轻依眼神同样闪着怨毒,看着她那张脸,恨不得现在就拿起把刀,直接把它刮花。

轻依缓缓的转过头,看着内心早已扭曲得不成样的赫连蕊,吐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原来你还知道我长得比你美呀!你就算嫉妒也没用,像我这么漂亮眼睛,你是嫉妒不来滴,毁了赫连瑛又如何,你长得还是没她好看,真不知道慕容铭是不是眼瞎,怎么会看上你呢!”赫连蕊的长相只能算清丽秀美,跟绝色美人还是有点差距的。

而赫连瑛长相明媚大气,气质端华,常年养尊处优的贵气,那不动自威的气势,都不是赫连蕊可以比的。

如此一个风华绝代美人,从小泡在蜜罐里长大,竟然会败给最低级的甜言蜜语。

这未必不是好事,经历这一场事,相信以后看人都会擦亮眼睛了。

“不过这样也好,贱人配狗,天长地久。”轻依缓缓的说着,一点都不怕赫连蕊,赫连蕊早已经气得面容扭曲。

恨不得现在就划花她的脸,可是不行,现在这贱人还不能死。

“怎么?也想划花我的脸?可惜你还没那个胆子。”

“在嚣张有任何,到时侯还不是得死。”只要等慕容墨寒来救赫连瑛,趁乱弄死慕容轻依嫁祸给慕容墨寒,到时候以慕容墨寒杀死嫡出大公主为由,正好可以光明正大杀慕容墨离。

那些老皇帝留给慕容轻依的势力还不是到铭哥哥手里。

“听说那裴家的女儿一直喜欢轩辕痕,十几天前,一狠心,中秋那夜给他下了春药,可那轩辕家的轩辕鸿也是个狠的,在知道轩辕痕被裴姝思下药后,一怒之下把裴家小姐裴姝思给截了,直接生米煮成熟饭。

这事闹得人尽皆知,就算裴家小姐不嫁也得嫁了。”想那裴姝思也是个秀外慧中京中数一数二的贵女,竟是如此下场。

“哈哈,赫连瑛啊!赫连瑛往你聪明一世,还不是败在我手中,成了我的踏脚石。”一声声的嘲讽着赫连瑛的无知与愚昧,手中的刀一刀地划着赫连瑛早已不成样的脸。

赫连瑛嘴里发出一声呜咽,她看着眼前的女人,心中的恨意弥漫于全身,可惜喉咙早已被毒,也根本发不出声音。

赫连蕊柔柔的说道:“姐姐恨吗,你可知道你那母亲到底如何死的,你以为真的只是生病?姐姐你真蠢。那哪里是病,不过是被我母亲下了慢性毒药而已。姐姐怎么不说话呢?哦!我忘记了,姐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免不得免不得令人唏嘘感叹。

眼睛都瞪圆了,还有这操作?

“快说,怎么回事。”

家中因没有防备,又因赫连蕊满门皆灭。

赫连蕊妒忌嫡姐,不仅把慕容铭所作所为的肮脏事都告诉了赫连瑛,并把自己组合诬陷她与人通奸的事一一的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在那疯狂大笑着。

时.光’小"说.网 y、ou‘x、s。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